原点小说 > 怨种太子江湖事 > 第38章 蝗虫入药

四月出师,拜别言明煦之后,言钦雅就带着一堆的暗卫厨娘小厮回到了平州。

回到神医谷,言钦雅先向师父说明这幽州的疫病。

药老躺在摇椅上,眯着眼,随口道:“幽州地处极北,常年风雪连天,按理来说会习惯突发大雪的情况,也不至于说有简单的风寒就转变成肺炎了,还极具传染性?通常肺炎可不会传染啊!”但若是传染,这种肺炎就极难治愈。没道理就这十天半个月的就基本全部治愈了啊!

言钦雅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给自己倒了杯茶,道:“我也怀疑有问题,但是我在幽州的时候没有出现任何的不对劲的地方,我让人封闭家门,任何人不得出门,也没有人出来闹事,最后也只有在配置药方的时候出现一个倒卖银花的,最后要了北凉十座城池当作赔偿,我看也不像是动过手脚!”

“幽州十九城中定凉城是距离北凉最近的城池,同时也被排除在九城之外。传言道,九城之中有座影楼,专门做刺杀的营生。这些年有些安静啊!”药老瞥了蹲在门口晾晒药材的秦沛一眼,不作声色。

言钦雅轻呷一口药茶道:“这影楼很强吗?我这么这些年都没有听说过呀?还有怎么选址在幽州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你以后去幽州赏雪的时候说不定可以见识到呢!”药老想起什么,继续说道:“我听说定州那边出现有大旱与蝗灾的征兆了?”

“对,这才四月初,定州那边就传来消息今年可能大旱,并且伴随蝗灾,不过我爹已经着手安排下去了,没有人阳奉阴违的话,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这段时间平州的降水也挺多的,我怕今年是大荒之年啊!”在得知定州大旱的时候,药老派人去看了下黄河的水位,如今的水位已经到往年六七月才有的水位了,搞不好这平州会有水患啊!

开年有幽州暴风雪加疫病,三月有定州大旱,六七月可能迎来平州水患,今年可真是个大荒之年啊!

幸好言明煦手中要粮有粮,要钱有钱的,不然这死的人不知道多到哪儿去了!

秦沛在一旁安静的整理药材,只是会时不时的看向他们这边,在听到影楼的瞬间心跳几乎停止,不会幸好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只是从手下那边传来的消息,这定凉城的疫病不是由一位带着狐狸面具的神医解救的吗?可是师父不是回京过年吗?这应该不是他吧?就他那娇生惯养的模样,经得起长途跋涉和幽州的凌寒吗?不会是他,肯定不是他!

“沛沛,你在做什么?药材都被你弄成碎渣了,这还怎么用?”言钦雅看着将药材快要捏成渣滓的秦沛,疑惑道。

秦沛回神,连忙将手里的药材丢下,连连抱歉道:“师父,刚才走神了,这些药材我会重新上山采一份回来的!”说完,就连忙带着剑,走出庭院,向后山走去。

言钦雅不解,问道:“师父,他怎么了呀?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也没有说非得要他去山上采,这些年他弄坏的药材还少了?他怎么一副我欺负他的模样呀?”

感觉沛沛好奇怪哟!当初捡回来,原本是说等伤好了就放回去的,只是他又有那边两分医术天赋,又那么可怜,才勉强收作徒弟的,如今怎么这样呀?

“没事,男人嘛,总有那么几天的,不用管他,你玩你的就是!”药老满不在乎道。

虽然不明白言明煦那小子怎么会让影楼的少主待在他宝贝儿子身边的,但他身边有暗卫,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差错,只是他这一口一个沛沛的叫着,真的好吗?秦沛可比他还大六七岁呢!

兜兜转转,已是端午。

言钦雅窝在摇椅里面吃着从定州送来的各色瓜果,好不惬意。而秦沛则是强忍着恶心处理那些密密麻麻的蝗虫,虽然已经是晒干了的,可总能觉得一股难以描述的粘腻手感和恶臭。

他不明白,这么恶心的东西怎么能入药呢?

药老看着秦沛眼底的挣扎,嘴唇掀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再看看躺椅上的言钦雅,摇了摇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他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呢!

平州这边依山傍水的倒是没有感受到多少炎热,但是定州那边已经经历了一场恐怖的大旱与随之而来的蝗灾。

大旱让九成庄稼颗粒无收,而有经验的农家,提前灌浆与收割,多少有一点粮食,更多人指望着蝗灾生活。

漫天飞蝗黑压压的一片,只是这次大家眼里都没有恐惧,反而是满眼期望,这天上飞的可都是银子啊!云庄管事说了,这些蝗虫全部都收了,新鲜的一个铜板一斤,晒干的可是翻了十倍呢!

这哪里是蝗灾,这是老天爷给的泼天财富啊!

秦沛强忍着恶心将那些晒干的蝗虫全部研磨成细粉之后,找了个罐子装好,贴上名字,在整齐的摆放在库房中。

终于弄完了这些让人作呕的东西,秦沛回到庭院,拿起桌上的果子恶狠狠的咬了一口,汁水盈满口腔。不愧是定州的水果,个个清甜汁水充沛,也未免也太会享受了一些。

秦沛看着躲在廊下乘凉的言钦雅,不禁在思考他的身份。像他这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身份肯定不简单。可是他父亲好像也不是什么很出名的人啊?影楼记录了世间出名的富豪与官员,没有见过他父亲啊?

可是像言钦雅这样肆意挥霍的人,没有个富庶的家庭也不合理啊?

药老见秦沛目不转睛的盯着言钦雅,连他走近都没有发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将蝗虫弄好了,可以去将其他药材拿出来晒一晒,过两天像是会下大雨,别到时候受潮了!”

“哦……哦!好的,弟子马上就去!”秦沛连忙从猜测中回神,不由得大惊,这老头怎么走路没有声音啊?我应该没有说些什么吧?

药老看了看秦沛慌张的脚步,再看看廊下假寐的言钦雅,摇了摇头,老了,到底是老了,都看不清这些小年轻在打些什么如意算盘了!不得不服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