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九天觅 > 第111章禁器青玉剑

路亚露出冷笑之色,他看了一眼乌压压的那群瞧热闹的散修,客气中带着几分睥睨道:“各位道友,今日我百草峰与此人有些恩怨了解,希望各位速速退避,以免误伤。”一众散修大哗,乱哄哄的向周围散去,此地的正中央方圆千米的范围却只留下了宁不凡、柳天、以及乔家三人。乔山几次想要带着一双儿女退走,但不知怎的犹豫再三之后最终留了下来。只是三人脸上的苍白之色更浓,乔山的双腿更是控制不住的颤抖。路亚看着宁不凡五人,眼中露出冷漠之色。他转首看了一眼跟他同来的修士以及王朝,露出和煦的笑容道:“马师弟,王师弟,此番还请二位速速出手,以免夜长梦多。”

路亚很明白五行之体的资质,但是他更加的明白,此次冲突无论怎样解决只怕都会在对方的心里留下一些芥蒂。与其被动地等待对方日后寻仇,不如今日趁着此人尚未加入北海大派而将其出手灭杀。无论什么惊人的体质,只要其尚未成长起来,又有什么可怕之处?当然,他此番果决出手还有另外一个层面的原因。近几日他答应了魔欲门,成为其附属的势力,若真的就这般算了,门派的颜面上也不好看。

王朝和那名马姓的修士答应了下来,他们冷漠的看了宁不凡一行人一眼,同时发出一声叱呵。两道金色的长芒与两道翠绿色的光芒破空而至,交叉成一道多彩的剑网,向宁不凡一行人斩来。柳天和乔家父女三人早已在宁不凡的传音之下退到了这片空地的边缘之处,他的眼中露出了炙热的火焰。同时,他的心中也不无几分悔意,区区数块灵石之事居然演变到了如今生死之战,不得不说,全是自己之故。

若非自己强自出头,宁不凡也不会出手,事情也不会演变到此版的境地。这短短一瞬间,柳天想到了很多。在飘云谷之时,无论自己闯了什么祸,最终都是父亲出面解决。到了如今,闯下这般祸事,却只能宁师弟一人去面对,他的心中突然多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欲望,若是此劫能过,日后定然努力修行,一定要变强。

宁不凡独自一人矗立在半空之中,不知何时,又有两个风火轮托在其脚下。风火流转眼,一股若有若无的暴虐力量流散而出。此番争斗是他遭遇的最为凶险的战斗之一,只是这一次乃是生死之战,若是自己战败,只怕就没有以后了。想到此事发生的缘由,他的心中平添了几分怒火。再想到自己的双亲,那神秘之人留下的百年之约,原本平静稚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任何阻止自己去寻觅父母,想要斩杀自己之人都是自己的生死之敌!

宁不凡纵声长啸,无尽的天地灵力滚滚而来。而此时,他灵窍气海内的而一个白玉小瓶轻微颤抖了一下,轻到连宁不凡都没有察觉到。白玉小瓶发出一股隐晦的波动,原本应该被引来的七彩灵气蓦然变成了五种。浓郁的五行灵气围绕着宁不凡盘旋,最终没入了他的灵窍之内。

而他的手中,却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莹白色的玉盒。这个玉盒极为普通,只是它的表面之上却有十余种淡青色的符文烙印。更为古怪的似,这是玉盒的正面,竟有一个淡金色的符篆覆盖其上。宁不凡露出肉痛之色,这是当日妖岭山脉之战时,他不顾颜面抢来的青玉剑禁器,威能尽显之下可以堪比聚灵初期修士全力一击。此时情况危急,只得将其拿了出来。

虽然他那次还获得了一柄混元伞法宝,但自己多次试过,以自己如今的法力却是无法催动的。而这柄青玉剑禁器,却是自己最大的依仗了。若是此战失利,这么此地便是自己一行人的埋骨之地吧。宁不凡长吸一口气,他体表的五彩灵气氤氲蒸腾,一口浓郁的灵气自他的口中而出,喷在那枚淡金色的符篆之上。

淡金色的符篆剧烈的颤抖起来,似乎随时都要脱离玉盒一般。宁不凡见此,面无表情的掐了一个古怪的法诀,而他的口中更是连喷数口灵气。“铮”的一声轻鸣,淡金色的符篆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接着便化为一团烈焰,剧烈的燃烧起来。如此同时,这个玉盒表面的符文光彩大放,而盒盖也是自主的冲天而起,露出了其内的四柄手指大小的青玉小剑。

宁不凡伸手掂起一枚青玉小剑,手中施展了一个艰涩的手诀。而青玉小剑则“嗖”的一声飞天而起,瞬间暴涨至米许大小。随着宁不凡手诀的催动,四柄青玉小剑前后飞起,散发着绝强的威压,围绕着宁不凡的四周飞腾环绕。远远看去,像是为其围绕了一个硕大的青玉腰带一般。

随着这四柄青玉剑的出现,原本还风淡云轻的百草峰掌门面色大变,他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口中喃喃道:“居然是堪比聚灵期老怪出手的禁器!”他的脸上露出苍白之色。原本宁不凡展露五行之体,他还并未觉得什么。任何体质的修士想要成长起来,都需要漫长的时间。宁不凡身上的服饰告诉他,此人并非北海弟子。一个散修的五行之体即便战力不俗,也算不了什么。为了避免此次宁不凡在此次收徒大会上被大派招走,路亚更是决心将其灭杀。一则是这种后患决计不能留,自己也不能将希望放在他的身上。再者,百草峰刚刚成为魔欲门的附属施力,自己需要立威!

而宁不凡却是拿出了一柄禁器飞剑,这让他心中生出不祥之意。此子绝非散修,他虽然修为尚未达到聚灵期,但该有的见识阅历还是有的。即便是普通的聚灵期修士也不会拥有这等禁器的。因为这种禁器对于聚灵期修士来说有些得不偿失。虽然全力激发此种禁器的威力堪比聚灵期修士的一击,但是炼制此宝耗费的灵材太多,比炼制一般的法宝所需还多。更何况,每柄禁器都有使用次数的,一件足以炼制成法宝的仙材炼制成禁器这说明了什么?此子极有可能来自大派,这件禁器是门派高层赐给天资超绝的弟子用来防身之用的。

路亚的脸上透出几分灰白之色,此人只怕真的有些来头,要知道就算是缥缈峰的核心弟子,其本身也没有门派赐予禁器防身的。不过事已至此,多想也没有用处。即便现在自己立即罢手,也不可能了。路亚身为一派掌门自然有其不凡之处,只见他面色转变数次之后,脸色渐渐的恢复了正常。而他单手一挥间,一把莹白色的玉盘出现在他的手中。只见他念念有词了一阵之后,这件玉盘散发出莹莹的青光,盘旋在他的头顶。一抹抹荧光的光膜犹如瀑布一般,笼罩在他的前方,将他护佑在内。做好了防护手段之后,路亚目不转睛的关注着这场斗法,看其神色,似乎随时都要出手的样子。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