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十九章 讨个公道

“姑姑,您总算来了。”泣不成声的慕容鸢乞求道。

“先起来,乖侄女,不哭了,姑姑来了自会为你做主,断不会让你再继续让人欺负你。”慕容敏将慕容鸢扶起道。

“鸢儿,爹对不起你,爹一闭关就修炼了这么久才出来,这些年你受了不少苦吧。”慕容宇愧疚道。

“爹,女儿不苦,女儿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慕容鸢哭道。

“好,好,好,我的鸢儿长大了。”慕容宇抱着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女儿道。

“爹,姑姑。快帮我看看玄禹他到底怎么样了!”慕容鸢再一次乞求道。

“情况不太好,但好在还有救。呀啊混元真气。”慕容敏抬手将一道真气送入到玄禹体内。而玄禹体外的伤也在数息间治愈。

“咳咳咳娘,这是是哪里我这这是怎么了?”玄禹吃力问道。

“快别说了,快休息一下。”慕容鸢哭声稍止道。

“娘我我好好累啊我想想好好睡一觉。”玄禹说完,气息瞬间又弱了几分。

“鸢儿,是谁把我宝贝孙子伤得这么重的?”慕容宇问道。

“是是是玄易!”慕容鸢郑重道。

“此话当真,怎么说这都是他的亲生儿子啊。”慕容敏震惊道。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耿耿于怀当年的婚事,他觉得我玉蛟一族都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之辈,他认为我嫁给他之前早已失贞,所以他根本就不把我儿子当儿子看。而且,我抱着禹儿时在他伤口中感觉到了玄易的气息。”慕容鸢郑重道。

“哎,我说你这不是打我大哥的脸吗?”慕容敏的眼中略带一丝怜悯地看着玄易。

就算在蛟龙岛,大家都只知道慕容鸢是慕容宇最疼爱的女儿;慕容鸢的娘亲在慕容鸢还没有从龙蛋中孵化出来就去世了,而慕容宇因为深爱着妻子,也未曾动过要续弦的念头,所以慕容鸢是慕容敏这个姑姑亲自将侄女孵化出来并且手把手亲自带大的,别的不敢说,但是规矩这一条——慕容敏说第二,就绝没有人敢称第一!如今居然有人敢冤枉慕容鸢,这不是摆明了要往铁板上撞吗?!

“小婿,拜见岳父大人。”玄易拱手弯腰道。

“本座受不起,当年的戒指已不存在,你我两族再无瓜葛,我今日只是来带我宝贝女儿和孙子回家的。”慕容宇转身道。

“既然闹翻脸了,那我奉劝你一句,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玄禹嘲笑道。

“要不是鸢儿愿意,我也不会让他嫁给你这个畜生。实力?忘了告诉你,老夫当年可不是什么赤蛟龙,老夫是血蛟龙;还有,老夫最近又突破了,确切说我应该叫做——血玉蛟龙王才对!”慕容宇道。

“还有,是你自己将我玉蛟的血脉交出来,还是我亲自动手。”慕容宇道。

“小禹就在你身边,你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玄易道。

“这么说,就是要老夫亲自动手咯。净化之力”慕容宇伸手从玄易身上抽出一滴血注入玄禹体内。

“你对我做了什么?”玄易道。

“没什么,和你当年对鸢儿做的一样,不过是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你现在已经是一只土鳖了。”慕容宇大笑道。

“你”玄易一时气结。

“大哥,我觉得我们应该给他个教训,让他长长记性。”慕容敏道。

“好,这个提议好,我今日就代你爹好好管教管教你。”慕容宇道。

“还请龙王且慢动手。”一位老者道。

“来者何人?”慕容宇问道。

“老夫玄鹏,乃是玄易的叔叔。还请龙王手下留情,不然等我大哥回来看见玄易莫名其妙受伤了,该多不好啊。”老者道。

“你的意思是让老夫放过他?”慕容宇道。

“正是”玄鹏道。

“放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今日就算是你大哥亲自站在这,老夫也未必会给他面子。”慕容宇吼道。

“还请龙王能给晚辈几分薄面!”玄景诚恳道。

“胡闹,我还没死呢,什么时候轮到你站出来说话了,你还把我这个家主放在眼里吗。”玄易不满道。

“啪胡闹,还嫌丢脸丢的不够吗?”玄景一个巴掌抽在玄易脸上道。

“有意思,既然是玄景你来了,你的面子老夫自然还是要给的。来,说说吧,让我看看玄易在玄家到底有多少地位?”慕容宇笑道。

“你们听着,我们今日此行带走鸢儿之意势在必行,你们可愿意和我们一起走?”慕容敏悄悄向魏彪等人传音道。

“我们愿意,如今的玄家,让我等心中很是失望,还请前辈带我们一同离开,只是我们还有”魏飚恳请道。

“小意思,这个好说。”慕容敏传音道。

“请恕晚辈愚钝,还请龙王明说就是。”玄景道。

“你龙龟一族的阵法拓本,或者你用秘法卷轴也行。放心,我是为我的孙子要的。所以,你不用担心这些东西会外泄。”慕容宇道。

“阵法拓本?小禹身上有我给的六合令,里面记载着我这些年来对于阵法的参悟。至于秘法,我可以给三个,他们分别是:秘法·万物复苏、秘法·云销雨霁、秘法·女娲之泪。不知龙王意下如何?”玄景传音问道。

“好,就这么定了。”慕容宇道。

“还请龙王收好。”玄景推手道。

“好的,老夫这就带人走了。”慕容宇说着便布下传送阵将魏飚等人囊括在内。

“且慢,他们五个是玄家的人,你这不是抢人吗?”玄易大吼道。

“抢人??这话从何说起啊?老夫检查过,他们身上并无半点龙龟血脉,况且不是老夫抢人,使他们自愿跟我走的,不信你问问。”慕容宇道。

“你们当真要走?”玄易问道。

“是”魏飚等人齐声答道。

“来人,结阵。我真想看看你们今日如何安然离开。”玄易道。

“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献丑。”慕容宇说完一挥手,参加结阵的人全都大吐一口鲜血。

“老夫去也”慕容宇说完,兄妹俩便施法带着女儿孙子和魏彪等人的家眷撕开空间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