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武侠:我只想练武 > 132 悍然出手,不过尔尔朱无视

132悍然出手,不过尔尔朱无视

“失败了?”

国宾馆,一座别院之中。

有两人正在交谈,正是乌丸和那利秀公主。

只是那利秀公主的口中说出的,却是纯正的爷们儿声音。

“碰到了硬茬子,曹正淳加强了防卫,我们只能在宫中绕来绕去,我跟几个属下碰到了一个小子,那小子武功高强,不在我之下,其他人更是碰到了咱们那晚围杀的牧择……一次性被活捉了许多!”

乌丸面色难看,开口解释道。

“那依你看来,你的那些人,能否抗住东厂的酷刑呢?”

乌丸和利秀正在交谈,忽然一道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两人匆忙起身,看向身后,见来人身穿黑衣,头蒙黑纱,腰间佩戴着一块儿玉佩,当即跪了下来。

他们只是听命于柳生但马守,柳生但马守的上面是谁,他们并不知道,只知道那人的打扮,跟眼前这人一样!

这人腰间的玉佩,就是他的身份证明!

“见过大人!”

两人齐声说道。

“我在问你,你说你的那些属下,能否抗的过东厂的酷刑?”

这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朱无视。

他今晚为了让乌丸等人能够顺利进入皇宫,启动了不少皇宫的暗子,这些暗子,全都会死!

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现在却告诉他失败了?

失败了也就算了,还有五个人被抓住了?

这让朱无视接受不了。

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走着,他的计划堪称天衣无缝。

只是执行计划的人,实在拉跨!

他今天晚上实在受不了了,便亲自前来。

这两人受过训练,绝对不会供出柳生但马守,按照他的想法,这两人本来就会是丢掉性命的弃子。

会被他麾下三大密探或者被曹正淳给杀掉。

可现在他忍不住了,他要亲自要了这两人的性命!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的便是这两人!

“这……不能!”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摇头。

自己的属下他们自己清楚,若是让他们直接去死,他们会毫不犹豫,可是东厂的酷刑……他们是真的坚持不下来的。

相比于酷刑,死亡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被人一点一点的折磨,却又不会让你死去。

精神和肉体都会承受不住。

“很好!”

朱无视冷声说道,双手径直伸出,乌丸和利秀毫无反抗之力便被朱无视抓住了头顶,内力源源不断的从头顶百会穴涌出,进入了朱无视的体内。

朱无视眼神肃杀,双掌重重一拍,乌丸和利秀的天灵盖被打的粉碎。

摔在地上,没了气息。

“浪费米饭!”

朱无视看着地上的两人,冷声说道,说罢便是一怔,他冥冥之中感觉这并不是他的台词。

不过都无所谓了!

朱无视紧了紧身上的衣裳,径直走了出去,一跃而起,门口的侍卫根本没有发现他曾经来过。

“桀桀桀!这五个小崽子,嘴巴还真硬!”

第二天一早,藏经阁中,曹正淳坐在牧择对面,手持信件,嘴角露出了恣意猖狂的笑容,他就说没人能够受得了东厂的酷刑!

不过一晚上的功夫,这五人便全部招了。

哼!

一群软骨头!

死士虽然不怕死,但是也害怕被折磨啊!

由此可见,让死士掌握一种可以爆裂经脉的武功是多么重要!

曹正淳决定了,等会儿回了东厂,他就翻一翻卷宗房。

看有没有这种武功,不然的话自己的死士被人抓住之后,口中的毒药被人扣了出来,直接严刑逼供,那自己的人岂不是要凉凉?

还是得双重保险!

“那群人已经招了,咱家这就带人去抓乌丸还有那利秀公主,然后顺蔓摸瓜,抓了那朱铁胆!”

曹正淳压低了声音,开口说道,说罢便想要出门,可刚一开门便跟一个小太监撞了个满怀“你活腻了不成?!”

曹正淳单手伸出,抓住了那小太监的肩头,将其扶正,还好他武功高强。

“督主,乌丸和利秀死在了国宾馆!”

那小太监根本来不及告罪,当即说道。

“什么?!”

曹正淳接受不了,一把拽住了那小太监的衣领。

“千真万确啊督主,那乌丸和利秀死在了国宾馆,今天一早才被护卫发现!”

那小太监高声说道。

曹正淳脸色多少有点儿挂不住了,快步走向了国宾馆。

曾几何时,他距离扳倒朱无视就差了一步之遥。

只要能抓住乌丸和利秀!

只要能抓住!

可现在,这俩人没了!

就在他即将出发抓他们之前,没了!

他曹正淳敢肯定,这绝对是朱无视干的!

朱无视,咱家诅咒你生儿子没屁眼!

曹正淳运转轻功,很快便到了国宾馆之中。

乌丸和利秀的尸体就这么摆在地上。

说实话,他很懵逼,若是牧择情报没错的话,朱无视练成了吸功大法。

根据秘籍记载,吸功大法吸人功力之后,中招者一身血肉精华都会成为对方的养料,中招者尸骨无存,只会剩下一身的衣裳。

可眼前这乌丸和利秀,怎么尸体如此完整?

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回督主,属下已经查验过了,死于魔教化功大法之下!”

很快一个锦衣走上前来,躬身说道。

曹正淳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不屑一笑,他明白了!

这朱无视,真有你的。

想诱导他以为这乌丸和利秀乃是死在魔教的化功大法之下?

真是痴心妄想!

他曹正淳,可是开了天眼的存在啊!

牧择,就是他的眼,呸,他的天眼!

忽然有些奇奇怪怪了呢。

曹正淳轻轻点头,示意来四个人抬起两人的尸体。

一行人直奔皇宫而去。

“哟!神侯也在啊!”

御书房内,朱无视正在跟正德皇帝交谈,曹正淳便慢悠悠的从外面进来了,见到朱无视的时候,曹正淳还特意惊讶了一番。

“好了,曹公公,闲话之后再叙,你查到什么了?”

皇帝开口问道,威严十足。

若是曹正淳能够查到朱无视……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哪怕有些牵连!

只是可惜,曹正淳要让皇帝失望了!

“回陛下,那乌丸和利秀,在臣去之前的前一个晚上便被人击杀!并且臣的东厂审问那五人,得知幕后的主使,就是那乌丸和利秀公主!准确的说,是假的乌丸和利秀公主!”

曹正淳说着,看向了朱无视。

“假的?牧大侠之前送来的信息,都是真的?”

皇帝眉头紧皱,开口问道。

曹正淳脸上带了笑意,只要你夸牧择,那我们就是好朋友!

“回陛下,多亏了牧大侠告知这一消息,不然的话,奴才也不会加强皇宫巡逻,若是不加强皇宫的巡逻,也不会发现那乌丸和利秀企图通过皇宫内应,将太后掳走!”

曹正淳得意道。

什么叫做慧眼识英才?

他就是!

想当初,牧择身上只有几根草的时候,他就觉得牧择绝非池中之物!

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那你可否查到那乌丸和利秀是谁派来的?”

皇帝继续问道。

“回陛下,奴才查过了,那乌丸和利秀死在了魔教的化功大法之下……”

曹正淳说着,一旁的朱无视终于忍耐不住,当即开口“回皇上,臣属下的段天涯也曾经跟乌丸交手,发现其身上怀有魔教武功,如今这人又死在了魔教的化功大法之下,臣以为,这魔教,不得不查!”

“咱家知道神侯很急,但神侯您先别急!”

曹正淳笑着说道。

“回陛下,若是我们信了那乌丸和利秀是魔教中人,那咱们可就中了那幕后之人的奸计了了!”

“魔教的化功大法虽然厉害,却也并非什么不传之秘,江湖上,会这门武功的,并非少数!”

“其中不少都跟魔教毫无关联!”

“若是我们将矛头对准魔教,实乃不智啊!”

曹正淳的分析条理清晰,皇帝也是不停地点头。

朱无视面无表情,可心中却是恨不得将曹正淳杀死上百遍。

这曹阉狗怎么性子都变了?

若是按照曹正淳以往的性格,早就开口请求发兵将魔教一举铲除,然后再跟他争夺功劳了。

这还是曹正淳第一次的分析,实在离谱!

“那按照曹公公的意思,这事情,究竟跟谁有关呢?”

皇帝继续问道,曹正淳闻言,看了一眼朱无视,刚想开口,一旁的朱无视便再度抢先“回皇上,以在下之见,若乌丸和利秀公主是假的,那就说明真的乌丸和利秀应该在当日遇袭身亡了,那么这假的乌丸和利秀,应该跟当日的那些刺客,有莫大的干系!”

“哎呀,神侯真不愧是……事后诸葛亮啊!奴才佩服!”

曹正淳笑着说道,不轻不重地小小嘲讽了一番。

朱无视面不改色,眼下他得卖出更多的人来,坐实自己忠臣的身份!

不得不说,朱无视属于入戏太深了!

“陛下,牧择曾经说过,当日出手袭杀他的人,有一部分,用的是东瀛的武功,并且在上忍之上,而我大明,有上忍身手的,唯有巨鲸帮有!”

朱无视继续说道。

曹正淳也不准备继续戳破柳生但马守的身份,他要悄悄的发财,打枪的不要!

不过,这就不代表他曹正淳不能在其他的方面恶心一下朱无视“皇上尚且都成为牧择为牧大侠,神侯却直呼其名,莫非神侯觉得自己还在皇上之上啊?”

朱无视闻言冷冷的瞥了曹正淳一眼。

“陛下,微臣麾下,有一人,名为段天涯,曾经前往东瀛学艺,微臣建议,不如让段天涯前往巨鲸帮调查一番!”

朱无视继续说道,直接无视了曹正淳。

曹正淳心中气愤,踩着小碎步便到了皇帝的身边“陛下,若是那段天涯一年查不出来,陛下还得等他一年不成?因此,奴才建议,咱们是否顶个期限?不如……就定一个月吧!若是那段天涯查不出来,陛下仁慈,虽然不会要他性命,但小惩大戒,不如便将其交给奴才,让奴才,将其净身!”

曹正淳咬牙切齿的样子让朱无视眉头紧皱,他很想把段天涯换成归海一刀。

他几乎将段天涯看成自己的亲儿子了,日后他若是继承大统,倘若他跟素心无后,他会选择将皇位传给段天涯。

当然,前提是段天涯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曹公公,你未免逼人太甚了吧!”

朱无视冷声道。

身上气势迸发,曹正淳丝毫不退,他这些时日,彻夜研究葵花宝典,小有所成,正想拿朱无视试试招,看成就如何,若是实在不行,他就选择将体内的天罡童子功的真气转化为葵花真气!

两者都需要净身修炼,转化速度十分迅速,甚至用不了七天的时间!

他倒要看看者朱无视的水分,竟然连牧择都不是他的对手。

吹牛!

“好了,皇叔,曹公公也是想要激励天涯一番,毕竟有压力,才会有动力,难不成皇叔不相信你手下的实力?”

皇帝笑道。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事情在皇帝的口中盖棺定论,即便是朱无视也无法反驳。

藏经阁中,曹正淳生动形象地跟牧择叙述着当时朱无视的表情。

在知晓一切的曹正淳还有牧择的面前,朱无视所作的一切就好像是街头被戏耍的猴子一般。

俩字儿,小丑!

还朱无视,屁!

不过尔尔!

“牧择老弟啊,山西五毒已经到了京城,咱家准备借口闭关,带着山西五毒亲自前往巨鲸帮一趟,将那柳生但马守抓住!”

曹正淳目光锐利,他是行动派,知道了柳生但马守和朱无视密切相关,他自然不会错过。

“多带些人手,柳生但马守的女儿柳生飘絮有着柳生但马守的九成五的实力,你面对的,相当于是两个柳生但马守,山西五毒,可不够看!”

牧择道。

曹正淳慎重地点了点头。

心头,还真是暖暖的!

被人关心地感觉着实不错。

曹正淳看向牧择,眼中再度闪过了一丝遗憾之色,若牧择是太监,那该多好啊!

他现在就可以将东厂或者锦衣卫交给牧择,两人齐心,对付那朱铁胆还不是手到擒来?

你说,留着那烦恼根作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