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私奔 > 同学聚会&小号&怀孕小乌龙(真爱至上,美梦都实现。...)

【同学聚会】

年底, 宋嘉茉收到陈赐转发来的消息。

说是李威生日,顺便办一场同学聚会,把关系好的都叫上。

那天她有主持,到得晚了点, 衣服都没换, 就匆匆赶去轰趴别墅。

刚拉开门,众人的视线纷纷聚拢过来。

她里头穿着礼服, 外面随便套了件黑色羽绒服, 和陈赐的是情侣款。

女款羽绒服总归是要短一些的, 只到她膝盖, 下半身全都是冷的, 她禁不住跺了跺脚。

很快,陈赐走过来,脱下自己的男款, 给她穿上。

男款到她脚踝, 他半跪在地, 帮她拉好拉链。

“还冷么?”

她没来得及开口, 起哄一声接着一声,快把屋顶掀翻。

“我靠!陈赐, 你真行,是真行。”

“hello?我走错了吗?我好像来的是李威生日party不是虐狗屠杀现场吧?!”

“妹控变妻控, 兄弟们, 我可以!”

“赐哥,当时篮球队没发现你是这样的人呢?”

“……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大家又闹腾了一会儿,她被尹冰露拉去做烘焙, 一边打奶油,尹冰露一边分享自己的门后文学, 并频频对她挤眉弄眼。

宋嘉茉:“……”

刚把蛋糕送进烤箱,她半靠在门上,遥遥去看客厅的陈赐。

很奇怪,她也不是特别会分辨人,但每次只要想找他,不管人群中他在哪里,总是一眼就能看到。

他身上正穿着她那件小号的羽绒服,拉链拉不上,半敞着,露出里面的白色高领毛衣。

他半靠在沙发上,鼻梁高挺,手里捏着副扑克牌,手指修长,模样随意。

她看了会,忽然见他拿起手机。

随后,她的手机震了下。

陈赐:【我很帅?】

她脸腾地一红:【……你有病。】

聚会当然少不了喝酒,她爱情和事业都圆满,自然是被劝酒的热门选手,没喝几杯就有些上头了,坐在沙发上休息。

李威半醉半醒,正在一边疯狂哔哔,和宋嘉茉介绍篮球队的每个人。

“这个我们叫他休休,因为他之前寸头,特别像一休哥。”

“这个是小壶,因为第一眼见他就戴着毛线帽子,简直就像个开水壶。”

她迷迷瞪瞪,眨了眨眼,无辜道:“那你叫李威,是因为长得像威猛先生吗?”

李威:“……”

下半场的李威疯了,逮到人就问:

“我长得像威猛先生??我长得像威猛先生吗?!?!”

到最后自己也接受了这个设定,给宋嘉茉发来好友申请,备注四个大字:

【威猛先生。】

聚会凌晨才散场,她醉得不轻,是被陈赐背回去的。

路上,陈赐来了些兴致似的,问她:

“那我呢,我为什么叫陈赐?”

“因为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美梦。”

她断断续续地将话说完,嘟囔道:“不想醒。”

陈赐垂眼笑,将她往上颠了颠,低声回。

“嗯,那就不醒。”

这一辈子,都不用醒。

【小号&无人机】

某个午后,又说到小号的事情。

陈赐问她:“你这串乱码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她清了清嗓子,“那时候发现了一点点喜欢的苗头,就觉得……我该不是有毛病吧。”

wgbsybb,我该不是有毛病吧。

陈赐失笑:“你还自己骂自己?”

“那怎么了,那时候觉得自己喜欢上哥哥,本来就很离谱好吧。”

说话间,陈赐翻着她的小号,没一会儿就到了底。

陈赐:“我的腰很细?”

“……”“是比我想的,要细一些……”

陈赐:“你还做春——”

宋嘉茉含糊其辞,一把蒙住了他的嘴唇。

她急切地转移话题:“你知道吗,我那时候参加十佳社团,赢了个无人机当奖品,但是一直没机会给你。”

陈赐顺着她的台阶下:“什么样?”

她从柜子里找出来,还是被保存得很好。

傍晚时,陈赐带着她的无人机,去公园试试手。

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它仍旧很灵敏,就像一份新送出的礼物。

宋嘉茉道:“我那时候还觉得,如果你能用无人机——”

说到这里顿住。

陈赐转头:“怎么?”

她笑了下:“忘记了,好像是觉得,只要你能这样站在我身边,就好了。”

所幸兜兜转转间,时间的洪流仍然没有冲散他们紧握的手。

她少女时代那个漫长的美梦,依旧没有尽头。

相爱的人总会相爱,所有不平坦的路,也终会变成坦途。

这是她来迟了一点的,却仍旧闪闪发光的十七岁礼物——

真爱至上,美梦都实现。

【《热恋你》联动小番外:怀孕小乌龙】

近日,宋嘉茉变得有些嗜睡,并且开始容易疲劳。

终于,那天她九点多就躺进陈赐怀里,并且开始昏昏欲睡时,听他低声叫:

“宝宝。”

“……嗯?”

“明天去医院做个检查吧,我觉得你好像怀孕了。”

她下意识想要反驳,可觉得他是医生,感觉应该挺准,灯光又配合地变暗,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睡了过去。

次日拿到报告单,她很是满意。

“没怀孕嘛,”她说,“怀孕是不是不能吃山楂了?我今天好想吃,那我赶紧——”

正在她拆开塑封袋时,陈赐也将压住的报告单抖开,仔细检查后,压住了她蠢蠢欲动的手。

他低道:“这不是你的孕检单。”

“是吗?”

她垂眼去看,果不其然,姓名栏写着陌生的三个字:林洛桑。

“这名字好眼熟啊,”她说,“是那个歌手吗?我好像听过她的《遥枝》。”

只是近些年的发展好像沉寂了,已经许久没听过林洛桑的消息。

——但她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个转机后,女团解散,林洛桑单飞,没用太久,又重新登顶女歌手。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乌龙兜兜转转绕了一大圈,正确的报告单拿了回来,显示确实是怀孕了。

她靠在床头,委委屈屈地念叨:“可是我好想吃山楂啊……”

陈赐没说话,拆开包装,自己吃了两片。

她正想说你不是不爱吃这个吗,猝不及防,他的唇压了下来,舌尖辗转,探进她的软肉里。

半晌后分开,他声音有些低。

“尝到了吗?”

宋嘉茉:“……”

山楂味儿没尝到,只尝到你这人,好像是挺不要脸的。

【全文完】

【阮絮番外挑时间放作话,作为免费番赠送,届时文案通知,感谢支持正版。】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