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114章 中毒

沈止觉得妹妹挺厉害的。

废话不多说,直接掏心窝。

刘氏若知道大概是不想活了。

“你想要就要。”

容战笑看着拿了纸笔正在他衣角上画画的小姑娘,“家分不了,本王让玄风把他们扔出去。”

“钱要不回来,本王让玄彻去抢。”

玄风玄彻:“?”

王爷,您不可以这样坑下属!

“啊,我的脸,啊!”

醉芳阁内突然传来一声怒吼,这一声怒吼夹杂着无数内力,使得整个府中的人都听到了。

“初三,去看看。”

沈祁神色淡淡的吩咐。

片刻后,初三开心的小跑回来。

“公子,公子,大小姐脸烂了。”

“什么,沈思如脸怎么烂的,被人打的吗?”

沈听雪听这话却是来了兴趣,抓着初三追问。

“属下也不知怎么回事,刚刚去打听了下,说是大小姐一早就脸疼,身上还一股子恶臭味,那味道…就像茅厕里的味道。”

“然后,整个脸便成了绿色,如今大夫人派人去请大夫了。”

“绿色,这么好看!”

沈听雪瞬间乐了,“我想去看看。”

“小九。”

沈祁无奈拦住沈听雪,“不用看了,她中毒了。”

“中毒,三哥你……”

沈听雪诧异的看着沈祁。

“不是我。”

沈祁摇头,“我可没招惹她。”

“我知道了,是十三!”

沈听雪突然想起那日宫宴上的事,转头看了容战一眼。

沈思如也是一身恶臭的味道。

只是事情过去之后,没人再提,谁能想到那几滴不明液体其实是毒。

“此毒名曰艳色,中毒之后,毒液能留于皮肤数日,若皮肤不破,毒不入血液便无事,若皮肤破了,毒入血液,便为真正中毒。”

“这毒不伤及性命,但味道恶臭无比,如同腐尸,中毒的地方会呈现各种颜色。”

“如今是绿色,明日大约是紫色,后日就是蓝色了,之后是黑色、黄色、白色等。”

沈祁神色淡淡的解释。

这毒虽然不伤及性命,但其实挺毒的。

你一日不解毒,身上就臭的让人无法忍受。

而且沈思如倒霉,若伤的是别的地方也就罢了,看不出来。

可现在伤的是脸,想想之后紫色的沈思如,蓝色的沈思如,黑色的沈思如,还真是挺…艳色的。

艳色之名,名不虚传。

“哈哈哈!”

沈止捂着肚子笑起来,幻想一下沈思如变了脸色的画面,实在憋不住笑。“

“哈哈哈!”

沈听雪也笑起来,越想越乐,只觉心里畅快的很。

“十三!”

沈听雪高兴的扯着容战的衣角,“你太厉害了!”

“沈祁,沈祁你给我出来,沈祁!”

正当沈听雪幸灾乐祸的时候,沈思如找上门了。

闻此沈听雪眉头一皱,气的又要踹桌子,但是想了想这是三哥院子里的桌子,到底没舍得踹。

“她喊谁的名字呢!”

沈思如没能进来,外面有初三拦着。

只是她似乎不甘心,与初三打了起来。

而且听动静,她不是自己来的,应该带了不少高手。

沈思如在江湖上颇有地位,师傅也是江湖上的名人。

因此,她手中有几个江湖上的高手,并不奇怪。

沈祁皱了皱眉。

沈听雪已经出去了。

她怕沈祁的人吃亏。

不过沈思如似乎也没打算伤人,看到沈听雪出来立刻停了手,“沈听雪,沈祁呢,让他把解药交出来!”

沈思如脸上戴了面纱,只是面纱也不能完全遮住脸,还是能看到一抹绿色的。

而且现在沈思如身上臭的很,真是辛苦初三与她打斗了,再打下去没被打死,可能会被臭死。

“你中毒跟我三哥有什么关系?”

沈听雪翻了个白眼,“这屎盆子别往我三哥头上扣,你们全家怎么都这么不要脸呢。”

沈思如气的浑身颤抖,“我不与你争执,你把沈祁喊出来,我要解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怎么不客气,想拆我三哥的院子啊。”

沈止提了剑出来,“看清楚,这里是将军府,我爹的地盘,你耍什么横!”

八公子现学现用。

闻此,沈思如嗤笑一声,“将军府一直是我娘在管,你爹的地盘,可笑!”

“那就分家啊。”

沈听雪摊手,“我已经与你娘说了,等我爹回来就分家。”

“该给的,你们必须一分不少的给我们,这将军府是先帝赐给我爹的,想继续住没门!”

沈思如一愣,脸色冷了下来,“想把我们赶走,不可能的。”

这将军府她住惯了,可不会随意让出来。

“沈祁呢,给我解药!”

“解药我有。”

初八推着沈祁出来。

沈祁神色漠然的看着沈思如,“但这毒不是我下的,纵然我有解药,也不会给你的。”

艳色这种普通的毒,沈祁并不放在眼里,也坦言自己有解药,但我不给你怎么办?

“沈祁,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沈思如捏着手中的剑,身上的杀气叫人骇然。

“吃罚酒怎样!”

沈听雪也拿了剑出来,“以为你武功高是吧,来啊,打架啊!”

打不过她身后还有人呢,怕谁啊!

当然,后面那话她是不会说出来的。

闻此,沈思如看了一眼自己带来的那几人,皱眉道:“你们上,今日我要见血!”

“是!”

几人齐齐应声,然而刚动手,还没一展雄风。

砰砰砰!

两道剑光闪过,那几人便全都滚在了地上。

沈思如脸色一冷。

下一刻,便见容战闲庭信步的走了出来,玄风玄彻立在两侧,刚刚收了剑。

“容战!”

沈思如目眦欲裂。

“大胆!”

玄风怒喝一声,“王爷的名讳也是你可以叫的,不想活了?”

“十三,她欺负我。”

沈听雪看到沈思如那疯狂的样子,眸光一闪,而后便转身奔到了容战身边,扯着容战的袖子可怜巴巴的告状。

还…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定北王终于伸出了咸猪爪,伸手摸了摸沈听雪的头,“不怕,我在呢。”

沈思如直接气吐血了,面纱也掉在了地上,露出了那张颜色鲜艳的绿脸。

“毒是本王下的。”

容战这个罪魁祸首自己认了,“瑶光琴是本王拿的。”

“什么!”

沈思如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解药本王没有,想在这里要解药也不可能,你自己看着死在哪里比较好。”

容战低头笑看着沈听雪,这一句话仿佛就是很随意的一句话,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沈思如浑身颤抖,气的双拳紧握,“王爷,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凭什么这样袒护沈听雪。”

“凭本王喜欢。”

容战缓缓抬头,目光玩味的看着沈思如,“不明白吗,小丫头是本王心悦之人,是本王未过门的王妃。”

“谁敢伤她一分,本王便将那人剥皮抽筋喂狗。”

“所以……”

容战抬手,手中的暗器飞了出去。

沈思如甚至连躲的本事都没有,就见那枚暗器扎入了锁骨,锥心的痛,蔓延全身。

“滚!”

沈思如倒在地上,看了容战一眼,最终还是带人离去了。

对上容战要杀人的眼神的时候,她才知道。

她这次是真的惹怒了容战。

只要她再多说一句,哪怕再多个表情,容战都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杀了她,别人是不敢的,毕竟她是官家小姐。

但容战敢,容战就是个活阎王,只有他想不想做,没有他敢不敢做。

沈思如虽然嚣张,可她还是要命的。

丢了命,也扳不倒沈听雪。

留着命,反而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沈思如那么聪明,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十三,你太厉害了!”

看着沈思如带着几个高手,夹着尾巴离开,连吭一声都不敢,沈听雪便觉得心情好的很。

沈听雪扯着容战的衣角,低头看自己刚刚在他衣角上画的乌龟。

他一定没发现,否则肯定会生气的。

其实,容战早就看到了。

在他衣服上画王八……

算了,她高兴就好。

“你高兴就好。”

定北王一语双关。

沈祁的目光落在沈听雪的画上,怔了怔,没说话。

倒是沈止凑了上去。

“小九,你画什么呢……”

“王八?”

沈听雪手一抖,立刻放下了容战的衣角,“没有,你看错了。”

“怎么可能,你就是画的王八啊。”

“我画的你!”

传旨太监已经回了宫。

皇后特意将那太监召了过去问话。

“你传旨以后,那沈依依如何?”

“回娘娘的话,那沈二小姐似乎是不怎么乐意,坐在那都不肯接旨,还是她娘给了奴才一些赏钱,让奴才将圣旨给她了。”

传旨太监如实回答。

刘氏给再多的钱,他都不会背叛主子的。

刘氏是什么身份,皇后是什么身份……

闻此,皇后瞬间笑起来,“给她个庶妃还不乐意了,恒儿,这女人胃口可是大的很,她谋求的是什么,侧妃?”

“母后,她求的是正妃。”

容恒嗤笑一声,“她一直就是奔着正妃的位子来的。”

皇后怔了怔,而后笑的更灿烂了,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

“就她还想做正妃,她是怎么想的?”

“她以为她是镇南将军的女儿了?”

沈依依实在是自不量力,她的身份太低,父亲没什么重要的官职,想做正妃是不可能的。

这些皇子选妻子,哪里是看的漂不漂亮,聪不聪明。

他们看的是女子背后的势力,看的是女子娘家能不能帮他们。

比如沈听雪,就算脑子一直不清醒,想娶她的大有人在。

她身后是将军府,是她父亲手里的二十万沈家军。

而沈依依聪慧漂亮,会谋算,懂人心,却也没资格成为正妃,背后的势力太弱,要她做正妃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