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116章 八个哥哥

沈弈忍了又忍,才没直接砍人。

“我告诉你……”

沈弈话还没说完。

那人便跪了。

“二公子求您一定要收下啊,小的第一次为王爷办事,若办砸了,小的哪里还有脸活啊。”

沈弈看着跪在地上的人,真想一剑砍了。

那人与张永一样舌灿莲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

沈弈最后忍着怒火收了。

与此同时正在到处乱逛的四公子沈珏也收到了信与东西。

四公子拆开信,一眼看到最关键的一句话,“本王心悦小九,小九也心悦十三……”

这都什么跟什么!

须臾,沈珏皱眉看着那些东西,还未来得及开口。

砰!

送东西的那人跪下了。

沈珏吓了一跳,退回去三个字愣是给逼了回去。

“求您收下吧,我是带着任务来的,您若是不收,我小命不保啊。”

“可是……”

“四公子,上天有好生之德,您救我一命啊。”

那人哀嚎的厉害,仿佛只要沈珏说出个不字来,他就没命了。

沈珏揉了揉眉心,“我一个人也拿不下。”

“四公子,您住哪,我现在就给您送过去,您不用自己拿!”

沈珏:“……”

行吧,容战算你狠!

五哥沈钰收到礼物的时候,正在自个铺子里噼里啪啦的打算盘。

这个月收成不错,他很是欢喜。

“公子,有人给咱们送银子来了。”

初五欢欢喜喜的跑进来。

“哪呢,快请进来。”

听到有人送银子,沈钰的眼睛顿时亮了,整了整衣袍气定神闲的走了出去。

“五公子。”

来人带了七八个人来。

两个人抬一个箱子,一共抬了四个箱子。

“这是?”

沈钰看了一眼那几口箱子,眼眸半眯,莫非是银子?

他似乎闻到了钱的味道。

“五公子,您先看这封信。”

来人将信递了上去。

沈钰瞅了一眼,眉头微皱,“小九什么时候跟定北王勾搭上的?”

来人一怔,亏您还是文状元,勾搭一词慎用。

文武状元在沈家根本不值钱,就跟白米饭差不多。

沈辰考过文武状元,三年后沈弈考了,之后沈珏也考了,沈钰考了。

下面两位兄弟也都考了。

偏偏他们考了,又不想去做官,不是做游侠,就是做生意。

当今皇上气的不轻,你们不做官,次次来占名额干什么?

只是沈家公子都是凭着本事考的,也没人能说什么。

“所以,你这些是?”

沈钰看完了信,关注点还在箱子上。

来人急忙让人打开了箱子,笑道:“小小薄礼,不足挂齿,还望五公子莫要嫌弃。”

箱子里不是银子,而是金子,金灿灿的金子。

沈钰怔了怔,还…挺多啊。

“可是……”

他故作为难的开口。

然而,话都还没说完。

来人便猛地跪在了地上,“五公子,您可一定要收下啊,不然我没法交代。”

沈钰一脸愕然。

他没打算拒收啊,就是想客气客气来着。

“行吧,看在你这么为难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收了吧。”

“初五,收金子。”

六哥沈澈收到礼物的时候,正跟人吵架。

对方来势汹汹,口才较好。

沈澈一时吵不过,正恼怒着。

容战的人便到了。

带头的人看了一眼与沈澈吵架的人,立刻骂了起来,“我说你这人怎么如此不要脸,你刚刚说的那些我都替你恶心。”

“你觉不觉得……”

很快,对方败下阵来,狼狈而逃。

沈澈诧异的看着男人,颇为警惕,“你是谁?”

“六公子,定北王派小的来送些东西。”

“定北王…跟我有什么关系?”

六公子一点不记得自己与定北王还有什么交情。

“这是我家王爷给六公子的信。”

来人恭恭敬敬的捧上了信。

“不会有诈吧。”

初六担心有诈,便先自己接了信。

“没有没有,是为了九小姐的事。”

“小九又干什么了,她不会把定北王打了吧。”

沈澈一脸惊讶。

他知道容战与容恒不和。

只是前阵子三哥不是来信说,小九已经不喜欢那个二皇子了吗?

“本王心悦小九,小九也心悦十三……”

沈澈满头黑线。

看完之后,彻底气笑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后面那些人手里的东西,的确都是极好的,而且是他需要的。

“这些值多少钱,给小九的聘礼?”

沈澈抬了抬下巴。

“不是,不是,只是一点薄礼,绝对不是聘礼。”

来人急忙解释。

“但……”

“六公子啊!”

这人更绝,沈澈只是说了一个字,他就跪了。

“求六公子救命啊,这是我第一次接主子的任务,若是没完成哪里还有脸留下,求六公子一定要收下啊。”

“……”

看着那人跪在地上哀嚎,沈澈瞧了初六一眼,“定北王的人都是这么…执着吗?”

他都没好意思说不要脸。

跪下求他收礼物,不然就要死。

所以,这礼物他必须收咯,不然呢白白害死一个无辜的人。

最后是七公子沈容,沈容善医,师从医圣,医术了得,堪称在世华佗。

他之所以自小学医,最大的目的是为了沈祁的腿。

容战的人找到沈容的时候。

沈容正在救治病人。

那人伤的很重,气息微弱,几乎没有,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血流了一地。

而那只有16岁的沈家七公子,一身素衣,手拿银针,面色从容的缝合伤口。

“七公子。”

来人拱了拱手。

“何事?”

沈容没抬头,继续缝针。

“定北王派在下送封信给公子。”

“定北王?”

沈容迟疑了下,“我与王爷似乎并未有什么交集。”

“是,王爷是为了九小姐的事。”

“小姐?”

沈容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你们王爷不会想拐我们小九吧。”

来人怔了怔,无奈笑道:“瞧您说的,不是拐,是,是……”

“是什么?”

“您看了信就知道了。”

“我没法看,初七读信。”

“是。”

初七接了信,第一句就是,“本王心悦小九,小九也心悦十三……”

在场众人:“……”

这…怎么感觉写信的人不是他们王爷呢?

沈容缝完了针,初七也读完了信。

“所以,你们王爷喜欢小九,来信告诉我有什么用?”

“七公子,王爷给每位公子都去了信,镇南将军也是有的。”

“那每个人都送了东西。”

“是的。”

“你们王爷竟然这么有钱,不会是从国库里偷的吧。”

“那肯定不是的。”

来人讪讪一笑,这七公子明明就一副温和儒雅的样子,怎么说话这么呛人。

“虽是我需要的名贵药材,可是……”

砰!

“七公子救命啊!”

“……”

于是,七公子最后也被逼收了礼。

几日后,玄风收到了下面人传来的消息。

“爷,那些东西沈将军与几位公子都收了,无一落下。”

闻此,容战点了点头,唇角微勾,“收的这么痛快,是不是代表他们已经接受本王了?”

“应该…是吧。”

是吗?

玄风也不知道。

但他知道的是,他们的人只要出手了,几位公子不想收也得收。

容战没告诉沈听雪这事。

一直到哥哥们被迫收了礼物回了信。

二哥气的在信中骂容战不要脸。

四哥嫌弃容战脸皮厚。

五哥说容战太麻烦。

六哥说容战心机深。

七哥说容战脑子有坑。

而后,沈成廷与沈辰的信也到了。

沈大将军的信写的够多,够重,沈听雪看到信鸽的时候,觉得信鸽快累死了。

沈成廷信里说女儿被骗了,还说容战使诈,不收不行,他已经琢磨着卖了几个哥哥帮她还债。

还说让她一定要稳住,别以为容战是这个世上长的最好看的男人。

他在军营里已经帮她物色了几个有本事又俊秀的。

等回京的时候一起带着,她喜欢哪个就嫁哪个。

至少得对比对比,不能就这么决定嫁容战。

沈听雪瞧着信,有些难受。

上一辈子也是这样的,爹爹说只要她不嫁容恒,就给她找一堆好看的来给她相看,直到她看上为止。

她最后其实也没嫁给容恒,只是跟在他身边无名无分的呆了十年。

说是妾室,连府门都没正式进过,其实什么也不是。

不过也幸好,上一辈子她虚度的只是青春,并没与容恒发生什么,否则她会觉得很恶心。

沈辰的信正常许多,大体说了容战派人送礼的事。

看到十万两白银的时候,沈听雪沉默了。

她知道容战有钱,但是这么有钱她还真是出乎意料。

沈听雪怀里揣几封信去找沈祁。

沈止这会还在夫子那上课,被初三初八看着,想跑也不行。

“三哥,你看我收了这么多信。”

“你看爹给我写的,他要给我找面首。”

沈听雪将信瘫在了桌上。

沈祁怔了怔,无奈扶额,“不是面首,别瞎说。”

“最多带两三个人来给你相看。”

“可我都决定嫁给十三了,爹再帮我找人那不是面首吗,十三知道了会生气的。”

沈祁:“……”

“只是容战…怎么这么有钱?”

沈祁发出了与妹妹,还有亲爹一样的感慨。

“好有钱的,大哥说咱们军中的将士,一人多领了半两银子呢,高兴坏了。”

“嗯,将士们不容易,每月军饷也不多,半两已经让他们很高兴了。”

沈祁叹了口气,眉眼满是忧虑。

他虽然不能上战场,可他也心疼那些将士。

“三哥,虽然十三也不是外人,但如果我们自己能给将士们多添点衣物,多发点军饷就好了。”

沈听雪小时候同父亲去过边疆。

那里环境苦,尤其是冬天,天寒地冻,风又大,非常难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