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145章 十三,你太厉害了

沈听雪打开院门,才发现刘氏与老夫人等人早就走了。

一行七八个人,走的干干净净,连影子都看不到。

玄彻似乎明白沈听雪在想什么,立刻解释道:“我们爷还没走近,刘氏她们就跑了,跑的非常快,大概连何为礼仪都忘了。”

容战出现的那一刻,刘氏与老夫人似乎有默契一般,连商量都没商量,便齐齐的跑了。

两人现在学乖了,只要看到容战便跑,比起之前没脑子的嚣张好了许多。

容战看着扯着自己衣角的小姑娘,唇角一勾,下意识的揉了揉头发,又捏了捏脸,捏完之后才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他慢慢抬头,正对上沈祁与沈止幽幽目光。

两位兄长神色不悦的盯着他一言不发。

尤其是沈祁,面色冷的很,十分不悦。

容战低头,下意识的看了自己的手一眼,突然觉得有点疼。

再想起沈祁善毒,定北王的心情就不太那么美妙了。

日子到底过的太慢了,还没到年底。

他一日不把小姑娘娶回去,一日就不能如此自在的伸手摸头揉脸搂抱。

“王爷坐下吧。”

三公子怕这位定北王继续抽风伸咸猪手,便开了口。

“咳咳咳。”

容战干咳两声坐了下来。

“十三,喝茶。”

沈听雪殷勤的给容战倒了杯茶。

“身上有伤还练剑?”

容战不赞同的看了一眼。

“好多了,王府的药和灵药似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沈听雪毕竟是练武的身子,有点内功底子,不似别的姑娘娇弱,恢复的快一些。

“容恒被打了五十大板,最近应当没精力找你麻烦了。”

定北王喝了口茶,状似无意的说起了容恒被打的事。

沈听雪瞪大了眼睛,“五十大板,皇上打的?”

“为什么?”

“我参了他一本。”

沈听雪搬了个小板凳在容战身边坐下,眼睛亮亮的等他继续讲故事。

沈祁:“……”

“我参他为了一己私欲兵围将军府。”

“可他非要说那两人是细作。”

“是他自己的人假扮的,我拿了证据给皇上。”

“十三,你太厉害了!”

沈听雪抓着容战的衣角,仰头看着他,眼睛弯成月牙,语气是满满的崇拜。

这样又软又萌的姑娘,简直让人无法招架。

玄风玄彻心里不适的齐齐转过头去。

欸,他们是该成家了。

容战看到小姑娘这样,眼睛亮亮的,里面仿佛有星辰大海,娇嫩的肌肤,嫩的几乎能掐出水来,他伸出手想捏一把。

只是手刚伸出来,便感觉到了一道冰冷的视线,仿佛要将他凌迟似的。

“王爷?”

沈祁忍不住开口,“茶凉了。”

这声音怎么听,怎么都觉得对方想戳死他。

于是,定北王只能故作风轻云淡的收回了手。

沈听雪没看到后面两个哥哥气绿了的脸,抓着容战的衣角笑着问,“皇上真舍得处罚容恒啊。”

“他不舍得也得舍得,如今他只能弃车保帅。”

沈听雪没明白容战什么意思。

沈祁却是瞬间明白了,如玉的面上,多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皇上为了掩饰自己的所作所为,推二皇子出来受罚,也算用心良苦了。

沈祁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攥紧,如玉的面上,依旧冰冷。

皇家猜忌便要牺牲他妹妹的清白与幸福,可真是个好皇帝。

容恒回到二皇子府之后,在太医的救治下很快醒了过来。

他醒后,并未安分的养伤,而是召出了府中所有的隐卫,冷着脸审问了一个时辰。

之后,近乎一半的隐卫被他命人当场射杀。

其中,多数是有些嫌疑的。

但其实真正的奸细,也不过一两个。

只是容恒素来多疑,再加上今日在容战手底下受的气,全都发泄在了这些隐卫手中,但凡有一点疑虑的全杀了。

二皇子府内顿时血流成河,尸体成山,浓烈的血腥味,甚至散发到了府外,让守门的侍卫都觉得不适的很。

隐卫头领本想求情,可看到自家主子这大开杀戒的模样,到底没敢吭声。

他知道主子今个心里有气要发。

只是这些为他卖命的兄弟……

一将功成万骨枯,战场上尸骨成堆,尚且还可以理解,那些儿郎是为国而死。

可府中争斗,波及性命这种,到底显得残忍了些。

三里山。

“应该是这,这有本世子的记号,挖!”

秦离非带着人找了半天,总算找到了自己做的记号。

他毫不客气的拍了拍手,自己拿了铁锹亲自挖了起来。

秦楠看的目瞪口呆。

可他怎么觉得这是偷啊……

沈听雪的金子埋的非常深,秦离非与秦楠挖了好久才挖出来。

秦楠弯腰将那个红色的箱子抱了出来。

箱子看着也不大,但非常的沉。

“世子,这里面有多少银子?”

“不知道,没看清,你打开看看。”

“不够我再挖一箱,她肯定藏了很多。”

起初,秦世子来挖沈听雪的财宝,心里还有点过意不去。

但真正挖出东西来之后,那种愧疚感早就飞了,剩下的反倒是有点兴奋,甚至还想再挖一箱。

秦楠打开了箱子。

一箱金灿灿的金子,差点晃花了两个人的眼。

“世子,金子……”

秦楠惊呆了,居然是一箱金子。

秦离非沉默片刻,果断道:“这边的坑继续挖。”

于是,主仆两人很快挖出了另外一个箱子。

打开也是金灿灿的金子,第二次晃花了主仆两人的狗眼。

秦楠沉默了。

秦离非也沉默了。

原以为九小姐埋的也就是点银子,没想到竟然是一箱金子。

他们缺的那些,最多半箱金子就够了。

“世子,都拿走吗,不给九小姐留一点吗?”

沉默许久,秦楠忍不住开口。

他觉得这样挺不厚道的。

也许人家值钱的东西都换成金子了呢。

世子都挖走了,这不是断人后路吗?

万一以后将军府没钱了,九小姐需要钱救命,那等于世子把人家的命都拿了。

“不留吧,她银子那么多,这两箱金子也许是故意留在这的,哪个穷人挖到就算哪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