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188章 他竟然要休了自己

沈家兄妹九个,几乎个个聪明绝顶,唯一除外的大概是沈止。

总之,沈祁十分嫌弃这个弟弟的智商,经常建议他去洗洗脑子。

只是八公子已经十五岁了,脑子早就长完了,再去洗洗怕是不太容易。

“那是谁,魏国公?”

沈止吃了一惊,“我知道了,容战把魏国公抓了威胁鲁阳郡主,怪不得那老女人跑那么快呢,着急回去给她夫君看伤啊。”

沈祁:“……”

“对了三哥,我约了人看鸡,我先走了。”

八公子顾不得弄明白三哥嫌弃的眼神什么意思,突然想起自己约了朋友买鸡,便赶紧出府去了。

反正鲁阳郡主那女人被气走了,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沈祁伸手扶额,皱眉道:“八公子最近的花销太大了,这个月的银子不用给他了。”

初三点了点头,“属下知道了。”

八公子一个月的银子还是蛮多的,结果都拿去斗鸡了。

而且八公子的眼光特别差劲,手气烂的很,花高价买来的鸡全部斗死了,还赔了一大笔钱。

“公子,八公子还有一箱金子呢,万一八公子缺钱了,拿金子去斗鸡怎么办?”

那一箱金子可不少呢,都被拿去斗鸡多心疼。

沈祁沉默片刻,点了点头,“你拿上小八库房的钥匙,带人把那箱金子搬到我院子里。”

于是,因为初三一句话,八公子那箱金子就没了。

魏夫人一直等着鲁阳郡主这边的消息。

在知道容战出手教训了鲁阳郡主,还把魏府的人打伤扔回来的时候,魏夫人躺在床上气的浑身颤抖,破口大骂。

“定北王有病,为什么要插手我们魏家的事?”

“他为什么一定要跟我儿子抢女人,身为堂堂王爷竟然如此无耻,如此恶毒!”

“他这是要我儿子的命啊!”

魏小公子的情况好不容易好了些。

魏夫人虽然挨了顿打,躺在床上无法出门见人。

可她心里最记挂的还是这事。

如今这事没成,万一儿子知道了,又像之前那般,岂不真要没命了?

魏夫人心里记挂着小儿子,早就忘记了矜持为何物,礼仪为何物,躺在床上怒骂容战。

魏侍郎得了消息匆匆赶来,也没能阻止魏夫人发疯。

“够了,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

“你再这样闹下去,就别怪我把你休了!”

魏侍郎再也忍受不了魏夫人发疯般的胡闹,丢下这话甩袖而去。

魏夫人瞪大了眼睛看着魏侍郎离开的背影,愣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他竟然要休了自己。

自己为的是什么,还是不为了这个家,为了儿子。

她乐意让沈听雪进门吗?

她根本看不上那个女人,只是儿子喜欢,她又能怎样呢?

不过,鲁阳郡主上门提亲没成这事,魏夫人没让人告诉魏小公子。

魏小公子还在养病,根本出不去,只要府中的人刻意瞒着他,他就什么都不知道。

“公子,秦世子被人打伤了,郡主这两日在府中处理此事,因此还没来得及去沈家提亲,您且先等等。”

小厮按照魏夫人说的哄着魏小公子。

“秦世子被人打伤了,严重吗?”

正在喝米汤的魏小公子,听了这话顿时惊讶了下,急忙关心的问了一句。

“好像是挺严重的,所以鲁阳郡主还没来及帮公子去提亲。”

“秦世子这事是大事,提亲的事不急。”

虽说不急,可魏小公子眼中的期盼,是人人都能看出来的。

魏国公府。

秦离非被容战打成重伤,魏国公着急的请来了太医。

虽说魏国公这人花心风流,子女也多,可他对秦离非这个嫡子还是极好的。

纵然秦离非平时吊儿郎当的,他也没过多的苛责。

“你说你,谁让你掺和魏家和沈家的事的?”

“定北王喜欢那九丫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非要去掺和,这不是找死吗?”

魏国公在秦离非房外走来走去,气的脸色发青。

从战场上退下来之后,他就没再领什么有实权的差事,这些年就做了个闲散的国公,拿着朝廷的俸禄养养女人,逗逗鸟。

就算支持德妃与五皇子,他也没太大的出格动作。

他并非喜欢主动惹事的性子。

可鲁阳郡主非要跟定北王母子作对这事,实在让他头疼。

那定北王什么脾气?

人称小阎王,谁敢惹他。

“我掺和这事怎么了,再说了魏家不是你们家的亲戚吗,魏夫人亲自求上门了我能不管?”

鲁阳郡主狠狠瞪了魏国公一眼怒道:“你怎么不怪你那些亲戚惹事,魏夫人备了厚礼找上门来非要我出面,还说她小儿子因为沈听雪害了相思病快死了。”

“你平时不也很喜欢那孩子吗,我能不去走一趟?”

“行了。”

魏国公冷笑一声,“安如意,你那点心思真当我不知道?”

鲁阳郡主脸色微微一变。

这么多年了,他难得称呼她一次全名。

“你与敏太妃不和,只要见面必定斗嘴,你心里更是一直想除去你当年的好姐妹。”

“白词与敏太妃关系不错,而你与白词也有些旧怨。”

“因此,你不想看到定北王与九丫头在一起,你不想让你怨恨的人的儿女好过,所以才会答应魏家上门提亲。”

“你若只是走一趟也就罢了,你去了沈家嚣张跋扈,非要逼迫人家女儿答应,即便定北王在,你也不肯死心,不然定北王怎么会动手把离非打成这样?”

“你惹怒了那个小阎王,咱们的儿子岂能好过!”

其实,魏国公心里跟明镜似的。

他这位夫人哪里是因为抹不开面子,不得不去走一趟?

她是有自己的私心!

鲁阳郡主彻底被堵住了嘴,一时间愣在那里,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

她没想到魏国公竟然什么都知道。

“老爷,别气了,世子要紧。”

韩氏在一旁看了许久的戏,总算开了口,声音轻柔,让魏国公的火气瞬间消了几分。

“滚!”

鲁阳郡主却是一刻也不想看到韩氏。

她恶狠狠的瞪了韩氏一眼,目眦欲裂,“那是本郡主的儿子,用不着你来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