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194章 自杀

“小九,先看宋家怎么处理此事吧。”

沉默许久的沈祁叹了口气,无奈开口,“若宋家不需要魏家做什么,你再动手不迟。”

“你想怎么做,哥哥都允你。”

沈祁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也是惊讶不已。

所以,三公子是允许自家妹妹杀人的?

这也太可怕了。

但仔细想想又觉得沈家人不愧为将门之后,行事不拖泥带水,而且很重义气。

这事八成是因沈姑娘所起,因此沈姑娘想为宋姑娘报仇。

其实出了这种事,一切都是魏家做的,沈姑娘也没必要担责。

可她还是愧疚的很,一心要为宋姑娘讨回公道,这般重情重义也实在难得。

换做别人遇到这种事,就算因为自己肯定也会躲的远远的,不敢担责任的。

沈听雪看着跪在那的魏小公子嗤笑一声,“如果宋小姐出事,我就先把你娘杀了泄愤!”

“三哥,我们回去吧。”

沈听雪推着沈祁离开。

沈止屁颠屁颠的跟上,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其余人则忙着收拾了剩下的东西才离开。

魏昌明转头看着沈听雪离开的方向。

看着那女子冷漠的背影,魏昌明闭了闭眼睛,嘴角轻轻扯了下,露出一抹绝望的笑容。

原来沈姑娘自始至终就没喜欢过他,更没同意过亲事。

是他自作多情,昨晚一晚上没睡,兴奋的可笑。

沈姑娘那样明媚张扬的女孩,又怎么会看上他这种废物呢?

连娘亲算计什么都不知道,还平白害了别的姑娘。

好好的一场聚会闹的不欢而散。

魏小公子与宋诗这事很快传了出去。

凉亭附近的人本来就不少,除了那些夫人,还有来来往往的商贩。

有的商贩挑着货物去给先前预定的客人送货,也都目睹了这一切。

而且魏夫人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事,也让人引了不少过路人来。

所以,这事压根瞒不住,很快便传的人尽皆知。

宋诗回去之后闭门不出。

还是宋瑶觉得不对劲,让人撞开了门才发现宋诗打算上吊自杀。

幸亏发现的及时,不然宋诗这条命就没了。

张姨娘抱着女儿哭的难受。

宋夫人在一旁连连叹气,“诗儿,你这孩子怎么能如此呢?”

“你若真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怎么办,我们这辈子还能安心吗?”

“这事错不怪你,就算真要自杀,也是那魏家夫人自杀,你怎么能如此糊涂?”

宋远志更是气恼道:“就算你一辈子不嫁,我宋家养着你难道还养不起了?”

“魏家卑鄙无耻,做下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我女儿就算不嫁人了,我也要讨个公道!”

“魏侍郎如何,他还能大的过皇上,欺人太甚!”

宋远志虽然官职低微,可他对自己的孩子们都是极为疼爱的。

如今大女儿受了这样的委屈,这口气他忍不下。

宋夫人嗤笑一声,“魏家想一手遮天不可能,我明日就回娘家让父亲做主。”

宋夫人的娘家人脉关系比宋家强。

宋夫人属于下嫁。

“长姐。”

宋瑶抱着宋诗难受的直掉眼泪,“我陪着你不嫁人,你别做傻事好不好?”

“那个男人值得吗,他不值得你这样做,你凭什么要为一个不值得的男人丢掉性命?”

宋诗神色麻木的一句话也不说话,她已经麻木到眼泪都没有了。

对于一个普通的庶女来说,以后的日子依靠的便是夫君,所有的希望与期盼都放在了夫君身上。

如今遇到这种事,便等于毁了自己所有的希望与期待。

宋家为了这事,原本欢乐的氛围瞬间变得沉重无比。

家里的小厮婢女也都安静规矩的很,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沈听雪回了将军府,总觉得不放心,便又骑马来了宋家。

她在外面站了许久没进门,让人给宋瑶传了句话。

彼时,宋诗的情绪已经安静下来,没再打算自杀,只是整个人颓废的很,一句话也不说。

宋瑶与宋翎守着宋诗。

宋家其他人商量此事到底怎么处理。

宋远志打算明日就去魏家讨个公道。

至少魏夫人必须要给他女儿道歉。

“小姐。”

管家进来低声对宋瑶道:“沈姑娘在门口站了许久了想见您。”

“怎么不让雪姐姐进来?”

宋瑶皱眉,转头看了宋翎一眼,“二姐,我一会就回。”

宋翎点了点头,“你去吧。”

“瑶瑶。”

宋瑶刚出门,沉默许久的宋诗突然开口。

“长姐。”

宋瑶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宋诗,难受的想哭。

长姐那么好的人,怎么就偏偏遇到了这种事?

“这事与沈小姐无关,让她不要放在心上,亦不要觉得愧对我。”

宋诗声音沙哑,有气无力的开口。

宋瑶点了点头,“长姐我知道了。”

宋瑶也没怪过沈听雪。

她唯一怪的只有魏家。

宋瑶脚步匆匆的出了门。

沈听雪在宋家门前走来走去。

往日活泼明媚的小姑娘,此刻脸上却尽是忧愁,眉眼冷厉,身上的戾气有些重。

“雪姐姐,怎么在这站着?”

宋瑶上前一步,拉住沈听雪的手,“我们进去说。”

沈听雪摇了摇头,“我不进去了,你姐…怎么样了?”

“雪姐姐。”

宋瑶凝眉,“这事不是我长姐的错,也不是你的错,是魏家人的错。”

“魏家人不要脸,该愧疚的是他们!”

“但这事终究因我而起,你姐姐只是为我做了替罪羊罢了。”

沈听雪叹了口气,语气里满是愧疚。

宋诗那么好的姑娘,温柔似水,善良热心,若没有这事她会找个很好的夫君,平平安安的过下半生。

“那也是魏家人的错,他们凭什么这么算计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宋瑶越想越气,咬牙切齿道:“就因为她是侍郎夫人,便能随便欺负人了?”

魏夫人的确自大过了头。

为了儿子不惜想出这种龌龊的手段。

容战之前已经警告过魏侍郎,不想魏侍郎脑子不好使,根本管不住自己的夫人。

“雪姐姐,我出来的时候,长姐也跟我说了,此事不怪你,让你不要愧对她,否则我姐心里也是不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