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201章 这王八蛋下手可真狠啊

魏国公府内。

秦世子躺在软榻上,端着一盘葡萄吃的惬意,完全没了刚刚受伤严重的模样。

“世子,乾坤帮都是一群男人,他们抓了沈姑娘不会……”

秦楠站在一旁忍不住插了句嘴。

秦离非斜了他一眼,“秦楠,我发现你挺关心沈听雪啊,你不会看上她了吧。”

“世子,属下没有。”

秦楠脸色一变。

“你看上别人,我肯定帮你弄来。”

“但你看上她没用,我打不过容战。”

秦离非塞了颗葡萄在嘴里,“乾坤帮的人胆子小,就算抓了沈听雪也只是关起来,不敢怎样的。”

“而且容战那人手眼通天,很快就能查出沈听雪的去处,直接去要人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啪!

秦离非将墨玉令扔在了地上,“这下可以还回去了,沈听雪都被人抓了,我快死了,还怎么去挖沈听雪的眼睛。”

秦楠弯腰捡起墨玉令去办事了。

怪不得世子故意让人通风报信给乾坤帮的人,原来是为了这事。

半个时辰后,秦楠急匆匆回来,“世子,定北王来了。”

砰!

秦离非惊的打翻了桌上的果盘,嗖的一下跳下软榻,朝着内室跑去,“快出去拦一拦。”

“王爷,我们世子正在……”

“滚!”

秦楠挨了一掌,半刻钟也没能拦下。

容战一进门便踹翻了凳子,掀翻了桌子。

屋内乒乒乓乓的声音,吓的外面的婢女小厮脸色煞白,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秦离非躺在床上,裹着被子,脸色苍白,头发散开,看上去跟鬼一样。

然而,容战却是一脚将人直接踹下了床。

“容战,你这个王八蛋……”

秦离非被踹在墙上,又掉在地上滚了滚,吐出两口血来。

容战这一脚蓄了内力,如果不是他内力也不错,大概这一脚就能让他上西天了。

“雪儿呢?”

容战脚踩在秦离非的胸口。

秦离非闷的喘不上气来。

这王八蛋下手可真狠啊。

“又不是,不是我让她被抓的,我的人还帮着去找了呢。”

“容战,你讲不讲理,你拿脚,你拿开……”

再不他妈拿开,他就死了啊。

秦离非被踩的胸骨都要断了。

然而,容战却没打算放开他,逼着他将当时的情况仔细陈述了三遍。

“定北王,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放开我儿子!”

鲁阳郡主闻讯赶来,看到儿子都快被踩死了,瞬间气疯了。

只是她还没扑过去,就被人拦住了。

魏国公与韩氏以及秦轩也赶了过来。

秦轩跪在了地上,“王爷手下留情,饶兄长一命。”

韩氏也跪了下来,“王爷,一定是误会,一定是误会,求您留情啊。”

“定北王!”

魏国公见此也怒了。

“就算我儿子做错了事,你,你也不该这样赶尽杀绝。”

容战嗤笑一声,松脚将秦离非踢开,神色冷厉的看了魏国公一眼,“若让本王知道他与这事有关,本王屠了国公府!”

魏国公脸色一变。

容战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

他感受到了那种漫天杀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就算曾经身为武将的他,面对容战身上那种疯一般的杀意也挡不住。

他说屠了国公府,并不是玩笑话。

魏国公转身看了一眼昏死过去的长子,轻轻叹了口气,眼中满是担忧。

希望这孩子别犯糊涂。

“好你个容战,王爷又如何,我就怕了你吗?”

“把我儿子打成这样,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也不会让敏太妃那个女人好过的!”

鲁阳郡主发了狠,一张嘴胡说八道。

魏国公怒斥一声,“闭嘴。”

“简直大逆不道,胡说八道些什么,还不赶紧去找大夫来给离非看伤。”

“难不成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疼死?”

魏国公这么一骂,鲁阳郡主才回过神来,虽然胸中怒火旺盛,但也没精力再与夫君吵闹,着急的去照顾儿子了。

沈止也带人出了将军府,一路出城去追了,路上正好碰到容战出城。

容战先一步派出去的人,已经传了消息回来。

他们找到了那群人的踪迹,但是却被阵法困住了。

沈止不会破阵,瞎蹦跶也没用,只能跟着容战去找人。

对方手段不算太高明,但是这样层层叠叠的布阵,也成功拦住了容战的人。

翻过几座山以后,赵炎便带着沈听雪换了个方向走。

他们这些人常在江湖上走,各种大道小道都知道的清楚,认识的人也多。

所以,纵然赵炎本事也并非逆天,可还是成功的甩开了容战他们,带着沈听雪先回了乾坤帮的分舵。

沈听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她被扔在了柴房里。

“啊啊啊!”

刚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条蛇爬进了柴房。

上次在家法祠不好的回忆,又被勾了出来。

九姑娘吓的哇哇大叫,喊声震天,惊动了分舵内所有人。

众人正在吃饭,被她这一声吼吓的差点把饭喷出来。

恰巧赵炎的一个小弟,端着吃的过来送饭,还以为沈听雪怎么了。

打开门便看到那个漂亮的小姑娘,瞪着那条爬进去的小蛇大喊大叫。

小弟:“……”

“拇指粗的蛇你也叫唤?”

“拿开,拿开,你们要杀我就杀,别用蛇咬死我。”

“……”

“谁要杀你了。”

那小弟上前抓住蛇,随手扔了出去。

沈听雪瞧了一眼,蛇还在院子里,顿时吓的脸色惨白,“它它它,它还会爬进来的。”

小弟翻了个白眼,“都死了怎么爬进来啊。”

“你死了会爬吗?”

“胆子这么小,怎么做秦离非的女人的。”

小弟将饭菜放到沈听雪脚边,“快吃饭,我看着你吃,吃完我端走盘子。”

白米饭外加一个小菜,吃的还算可以,至少不是囚犯的待遇。

囚犯都是吃馊馒头的。

沈听雪也没多想,拿起来便吃。

她没那么傻,非要抗争饿着自己。

只是刚吃了口米饭,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你说我是谁的女人?”

“秦离非啊。”

小弟皱眉看着她,“不然我们抓你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