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259章 容战逛青楼去了

小白团子小时候很调皮,调皮程度大概是八个哥哥加起来都比不上的。

小白团子饭量好,吃的多,跑的也多,每天要花去大把的时辰消食。

偏偏小家伙太胖,小短腿跑的不太利落经常摔跤。

哥哥们不在的时候,抱着剑的小男孩便会扔了剑去扶小白团子,伸手帮她擦脸上的灰尘,帮她吹吹受伤的手掌。

小男孩……

看着沈听雪瞬间冷下来的脸色。

韩白吓的直咽唾沫。

他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是吧。

他…还能活着走出将军府吗?

问画寻茶也没见到沈听雪这样过。

她们也不敢吭声。

小院的气氛瞬间僵硬了许多,似乎无形中有什么压着。

韩白默默的退后了两步,低声道:“好久没见含烟妹子了,我…去春风拂柳看看?”

说完他见沈听雪没什么反应,立刻扛着大刀溜了。

吓人,太吓人了,老大生气的样子不太像人。

过了许久,沈听雪恢复正常,轻笑一声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但问画寻茶总觉得刚刚那一刻,主子真的悲伤极了。

红袖又在跟沈镰说分家的事。

她各种晓以利害,又拿出沈听雪给她的银子,大言不惭的说靠自己也能过好日子。

沈镰到底是动摇了,打算去跟刘氏说分家的事。

刘氏掌管中馈多年,要分家还得刘氏帮忙,看看能不能从二弟那多分一些银子出去。

如今他们与沈听雪闹成那样,也的确不好继续在将军府住着。

而且以他那个弟弟对女儿的宝贝程度,分家一事肯定没法商量。

既然早已成定局,不如趁着现在多捞点。

刘氏又在老夫人那炫耀沈依依是公主这事。

沈依依在西陵已经与淳于达成亲,还修书一封送了回来。

刘氏无人炫耀,只能去跟老太太炫耀,听的老太太脑壳疼。

然而,沈镰过来之后说了分家的事,老太太与刘氏顿时气炸了。

“不分!”

沈老夫人一巴掌拍在桌上,中气十足的怒骂,“我是将军府的老夫人,还要在这颐养天年,我为什么要出去?”

刘氏也道:“怎么,沈成廷是来信了,还是沈听雪那个贱货又闹了?”

“白词死的那么早,我辛辛苦苦撑着这个家,帮他们把儿子女儿养大,现在就想这样赶我出去?”

“简直做梦!”

“要出去也是他们出去,我为他们做了这么多,这座将军府必须赔给我。”

刘氏不依不饶,“要么把将军府给我,要么让我继续领着他们的俸禄,或者给我白银三十万两,否则我是不会分家的。”

“怎么,二弟堂堂镇南将军,要耍无赖还不想赡养亲娘吗?”

刘氏冷笑连连,“为了抚养他几个儿女,我连自己的孩子都顾不上,他如今却想赶走我有良心吗?”

“我可是慧荣公主的母亲,有直接入宫面圣的权力,他若敢让我分家,我就入宫面圣告御状。”

“什么玩意,我呸!”

刘氏早已懒得掩饰自己泼妇的本质。

沈老夫人亦是一样。

婆媳两人骂骂咧咧的,各种难听的脏话不要银子般的往外飘,骂的沈镰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红袖教给沈镰的那些话,愣是一句没说出来,铩羽而归。

而被刘氏拿出来当挡箭牌的沈依依,此刻正陪着淳于达宴请东辰的摄政王。

东辰摄政王来访,东辰的皇帝已经设宴招待过摄政王。

而淳于达与这位摄政王似乎私交不错。

沈依依很高兴自个的夫君还有些本事。

据说这位东辰的摄政王,一直把持着东辰的朝政。

东辰那小皇帝就是个傀儡,所以东辰的天下其实是在这位摄政王手中。

墨君衍端起琉璃盏,喝了口烈酒,神色淡淡的瞧着淳于达身边的沈依依。

沈依依被瞧的有些不自然。

莫非…这位摄政王看上自己了?

可他已经四十了,虽然容貌依旧俊美,甚至比淳于达还要俊美许多,而且身份尊贵,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这样的男人比淳于达更讨姑娘喜欢。

但她怎么可能再嫁给墨君衍为妾?

自己的媳妇被人这样看着,淳于达也有些恼,但恼归恼并不妨碍他怂。

面对这位权势熏天的摄政王,他还是不敢放肆的。

“六皇子身边这位就是从北启来的公主?”

墨君衍收回了目光,继续品着面前的美酒。

淳于达点头,“正是本皇子的皇子妃慧荣公主。”

“本王听说她并非北启皇帝的女儿,而是那位镇南将军的侄女?”

沈镰的名字没人知道,他这号人就跟蝼蚁一样。

因此外人听说沈依依,也只会提镇南将军的名号。

毕竟没人认识沈镰。

沈依依低头,乖巧的答了一句,“二叔正是镇南将军。”

“镇南将军有个女儿?”

“是。”

“叫什么名字?”

“沈听雪。”

沈依依虽然疑惑,还是回了一句。

沈听雪……

沈镰低声念着这个名字,的确是个好名字。

不知是白词取的,还是沈成廷取的。

“你会不会作画?”

墨君衍又问,问的沈依依依然迷糊。

这位摄政王难道真的看上她了?

“会。”

沈依依依然点头,乖巧的回答。

“嗯,那叫人准备纸笔,你画一张沈听雪的画像让本王看看。”

“……”

沈依依吃了一惊。

莫非这位摄政王想的是沈听雪,自己哪里不好,竟然比不上……

一时间沈依依的思绪又不知道歪到了哪里。

墨君衍见她没吭声,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连室内的气氛都冷了许多。

“王爷叫你作画呢,愣着做什么?”

淳于达狠狠瞪了沈依依一眼。

下人们早就准备好了笔墨纸砚。

沈依依吓得不轻,没敢再推辞,急忙起身作画。

她的画技虽然比不上夏婉,却也是拔尖的了,因此能把人物画的惟妙惟肖。

她本来想把沈听雪画丑一点。

谁知那位摄政王好像能看穿她的心思似的,声音凉凉的加了一句,“如实的画,若敢有任何修改,本王杀了你。”

嚣张,是真的嚣张。

如果不是因为这位爷是东辰人士,沈依依都快以为容战是他的私生子了。

沈依依冷汗淋漓的画完了沈听雪的画像,交给了墨君衍。

墨君衍接过来看了一眼,惊讶的直点头,“像,可真像她娘,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怪不得沈成廷如此宝贝这个女儿。

看到她就能想起小词。

可惜啊沈成廷那个愚蠢的,这辈子只能对着一座墓碑伤神了。

沈依依明白了,怕又是一位白词的爱慕者。

她那个婶婶可真会勾引男人。

“王爷,妾身这位堂妹脑子不太好使,还喜欢勾引男人……”

啪!

沈依依挑拨的话还没说完。

墨君衍一掌拍在桌子上,桌子震裂,瓷器纷飞,一桌子美酒佳肴就这样被毁了。

淳于达吓了一跳,皱眉怒喝,“滚下去跪着,不会说话就给本皇子把嘴闭上。”

“殿下。”

沈依依叫了一声,不可思议的看着。

她刚嫁到西陵来,淳于达一直对她宠爱有加,也暂时没宠幸过别人。

如此才能让她在西陵的地位慢慢稳固下来,无人敢欺她。

可今日却为了摄政王莫名其妙的发脾气罚她,这不是明晃晃的打她的脸吗?

“滚出去!”

淳于达见她还不动,又是一声怒喝。

眼瞧着自己再不走,就要被侍卫拖出去了。

沈依依咬了咬牙,压住一腔的怒火,放低了姿态,“妾身告退。”

淳于达让人收拾了一地的狼藉,又让人重新上了酒菜。

“王爷消消气,我这皇子妃年纪小,不会说话,开罪了王爷,王爷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墨君衍收了那幅画,没再说沈依依的事,转而提起了别的。

淳于达也就跟着转移了话题。

沈听雪的山水间开张不过几日,客人便成倍的增多,许多官员府上的管家都去山水间定制了茶具,还有位官员定制了一整套花瓶,大大小小足足有三十六件。

山水间的掌柜的送来账本的时候,沈听雪都惊呆了。

“怎么这么多单子?”

短短十日,她买铺子的本都要回来了。

掌柜的笑着解释,“似乎是定北王跟诸位大人一起吃饭时,提了一句咱们家的瓷器好,让管家来定了一百套。”

“所以便有许多人来问,还有人要跟王爷定一样的茶具的。”

沈听雪抽了抽嘴角。

她就说嘛,即便在亭子那边招揽了一波客人,也不至于生意这么好。

山水间的掌柜的还没走,玉娘便带着账本过来了。

“主子,这个月的客人比上个月还要多,而且还多了几位出手阔绰的客人,一掷千金呢。”

玉娘笑着摊开账本。

沈听雪瞧了一眼这个月的总进项也是吓到了,比上个月多出了三倍?

春风拂柳刚开没多久,便在上京打出了名堂,惹的不少花楼嫉妒。

如今客人居然还在持续增多,而且速度太诡异,沈听雪皱着眉头,觉得此事肯定有异常。

“怎么会这样,可查过原因?”

玉娘点头,“这还得感谢王爷。”

“……”

“容战逛青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