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262章 是了,这才是他二哥

呵呵。

沈钰彻底打消了反抗的心思。

沈澈叹了口气,“二哥,小九都跟你学坏了。”

“我听说小九前阵子让杨寻把刘氏的侄子的衣裳扒了,在南城门挂了一天,这肯定是跟你学的。”

“是吗,我们小九这么厉害?”

沈弈惊讶道:“不愧是我妹妹,够嚣张,我喜欢,哈哈哈。”

沈澈冲着沈弈翻了个白眼,“可她喜欢的是她的十三。”

沈弈:“……”

他想捏死容战了怎么办?

三人来了半个时辰,拍卖会才正式开始。

沈弈打开窗子,趴在窗前好整以暇的往下看去。

刚刚他们来的时候还没这么多人。

如今下面却已经没位置了,二楼的人也很多,许多人也都打开了窗户,等着看即将出场的第一件珍品。

很快第一件珍品展现出来,是一颗质地不错的夜明珠,个头比较大,光芒也算不错。

沈钰对这种玩意没兴趣。

不过这种东西拍下来送礼,倒是不错。

起拍价不低,天下第一阁的东西就没便宜的。

等拍到第四件的时候,沈弈来了兴趣,挑眉看向沈钰,那意思是你看着办吧。

沈钰叹了口气,“你自己看着拍吧。”

“为什么我看着拍,是你帮我拍。”

“因为你现在是初五,要我喊价吗?”

“哦,也是。”

沈弈点了点头,开口便是一个极高的价格,压下了所有人,一锤定音拿下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噗呲……

沈钰一口茶全喷了出去,他一脸惊恐的看着神采飞扬的二哥快哭了。

“二哥,不能这么喊价啊,要不了这么多的,你要一点点的往上加价。”

“哦,我知道,但我嫌麻烦。”

“那是我的银子!”

沈钰真的想打人了。

如果他能打得过眼前这人,早就掀桌了!

“是你的银子啊,若是我的银子我就不拍了,怎么,你有意见?”

沈弈回头,吊儿郎当的看了他一眼。

五公子感受到了威胁,认怂的摇了摇头,“没有。”

等东西送上来,看着最终的标价。

他还是想站起来反抗的,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

又拍卖了几件东西,沈澈看到了自己喜欢的,开口就想喊价。

沈钰凉凉的看了他一眼。

沈澈吞了口唾沫,“五哥,我想买……”

“想买自己拿银子。”

“我穷。”

沈澈叹了口气,可怜巴巴的看着沈钰,扯着沈钰的袖子撒娇,“五哥,求求你啦。”

沈钰吓的站了起来,耍开袖子怒道:“干什么呢你,给我站好,别用小九那一套。”

“你以为你是小九?”

他差点恶心吐了。

“那你给不给我买?”

沈澈皱眉,一脸的不开心。

“买买买,给你们买,我真是怕了你们了,两个祖宗。”

五公子气的踹了一脚凳子,一套上好的茶盏摔在了地上。

没多久,天下第一阁人过来收拾,重新送了一套茶具过来,顺便放下了一份一百两银子的账单。

沈澈瞧了一眼。

一套茶具一百两,抢钱呢,怪不得五哥脸都黑了。

六公子完全没意识到,沈钰的脸并不是因为那一百两的茶具黑的,而是因为他们那几万两的宝贝黑的。

二公子好不容易逮住一个坑弟的机会,只要看到感兴趣的便拍,自己喊价不亦乐乎。

他还刻意模仿了初五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像,可本来也没人记得住一个随从的声音。

六公子下手没那么黑,要的东西比二哥少多了。

这样一对比,他还是个好弟弟。

其实他也想要的跟二哥一样多,这不是怕被揍吗?

之后沈钰也拍了几件自己喜欢的东西。

他的预算超支了整整五倍,非常后悔叫这两个魔王来。

他是嫌弃自己的银子太多,没处花了吗?

天下第一阁的东西多,一直到晚上才拍到后面。

后面三件都是这次最值钱的珍宝。

而雪刃蚕丝的起价更高,江重华三万两从沈思如那买下来,起价竟然开出了十五万两。

这个价格一出,大厅以及二楼都没人出声,全都惊叹的看着,又喜欢又可惜。

这么件珍宝,天下暗器榜排名前三的暗器,谁不想拿来转手卖了。

而对于江湖人士,更希望这件暗器为自己所有。

只是十五万实在太贵了。

沈钰没出声,脸色有点冷。

沈弈骂道:“为什么一定要拍卖,我把江重华抓来揍一顿拿走不就完了?”

“本就是咱们家的东西,凭什么还得买回来?”

沈钰叹了口气,“你一个人还想端了人家天下第一阁?”

“二哥,你冷静点,你最近在江湖上干了太多大事,已经快从武林正道人士变成大魔头了。”

一旁的沈澈眼神微微闪了下。

沈弈不以为然,“大魔头就大魔头,谁也不能欺负我们家小九,欺负小九就弄死他。”

“我跟赤靑谷的账还没算完呢,等何慧琪好了我再去把她打一顿,让她慢慢养伤。”

“下次她好了,我再去打,看我不玩死她。”

“……”

沈钰沈澈皆是点了点头。

是了,这才是他二哥。

何慧琪为了沈思如这个闺中密友,差点杀了沈听雪,而且折磨沈听雪的时候还用了非人的手段。

九姑娘可是八个哥哥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哥哥们疼着宠着都来不及,你差点给弄死,不找你麻烦找谁麻烦。

等了足足一刻钟,才有人开口,“我加一千。”

开口的人是他们旁边雅间的人。

那几人来了之后,什么都没拍,等到了雪刃蚕丝才开口,明显就是奔着雪刃蚕丝来的。

沈钰眯了眯眼睛。

许多熟客他都见过,但是刚刚那些人他没见过。

而且他们虽然是本地口音,但长相却有几分南岳人的感觉,总觉得怪怪的。

“我再加一千。”

对面雅间的人也开了口。

恰巧,对面人开着窗子。

沈弈抬头看了一眼。

但对方很快关上了窗。

“南岳人?”

沈弈微微一怔,“对面是南岳人,不是北启人。”

沈钰也是一愣,“我怀疑旁边也是南岳人。”

“那三人应该是隐卫,武功不比皇家隐卫差,难道是南岳皇室派来的人?”

只是南岳人为何会是本地口音,莫非从小便住在北启。

而对面则一听便不是北启口音,虽然北启话说的流利,但音色不同,语气也不同,一听就是外地人。

“加五百。”

这次是个熟客,沈钰认识。

“我加八百。”

“两千。”

“十七万!”

对面一口气加到十七万。

旁边雅间立刻道:“十九万。”

众人大惊,银子太多了当大白菜往外扔吗,一加加两万。

江重华显然没料到这个烫手山芋能值钱到这个份上。

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端着茶盏的手甚至有些抖。

天下第一阁这些年生意做的虽然不错,可还没哪件珍宝如此值钱。

更何况,别的珍宝他收的价格还偏高一些。

而收雪刃蚕丝他只花了三万两。

若最后能到二十万两,他岂不白赚十七万两。

江重华都想感谢沈思如那个蠢货了。

这么值钱的东西,三万两就出手了,真是蠢到家了。

“二十万!”

对面又加了。

隔壁立刻道:“二十二万。”

其余人已经不吭声了。

这个价那不是要命吗?

“二十四万,对面可能为了撑门面,也开始两万两万的加。”

“二十六。”

“二十八……”

沈钰没喊价,他麻木的看了沈弈一眼道:“二哥,你还是把天下第一阁端了吧。”

太坑人了!

这么贵不是坑他银子吗?

沈弈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我只带了初二,没带别人,怕…端不了。”

再说了,天下第一阁建阁已有几百年,江湖上的朋友众多,要动得掂量掂量。

而且人家正常卖东西,他也不能说端就端,不太好不太好。

“那不买了吗?”

沈澈好奇道。

“不想买了,太贵。”

沈钰已经不想听外面那两拨傻货加价了。

“可小九一直在找。”

沈澈叹了口气,“如果她知道五哥有钱不给她买回去,你说她会不会哭,像是小时候那样能哭三天不出门。”

沈钰抖了抖。

小时候……

靠,不行,得买!

“二哥,喊价。”

沈钰咬了咬牙。

“喊多少?”

沈弈笑看着他。

“随你。”

“好的。”

沈弈点了点头,而后中气十足豪气冲天的喊了一声,“五十万!”

万籁俱寂,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此刻什么词语也形容不了大厅一瞬间安静下来的样子。

众人皆是努力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着。

可惜沈弈已经关了窗子,他们什么也看不到。

啪!

是茶盏落地的声音。

沈钰气疯了,狠狠瞪着沈弈,“二哥,你疯了。”

“没有啊,不是你让我随便喊的吗?”

“你当我银子很多是不是?”

“是啊,你银子一直挺多的啊,再加个五十万也没事。”

二公子不以为然。

五公子挽起袖子。

六公子着急的劝,“五哥别冲动,你打不过他。”

一句话宛若一盆冷水浇在了沈钰头上。

他所有的怒火瞬间泄掉。

好气,好想打人,却又打不过。

他要气死了。

砰!

敲锣声响起,一锤定音。

五公子终究是为了妹子一掷万金,买下了新年礼物。

“恭喜白公子。”

江重华连下人都没用,亲自送了雪刃蚕丝过来,难掩激动,“白公子,咱俩必须喝一杯。”

呵呵……“

我不用毒酒毒死你,那是我钱多没处花。

旁边雅间三人,在听到沈钰拍下雪刃蚕丝之后,脸色顿时变了。

为首的男子脸色十分难看,压低了声音道:“没办法了,只能硬抢了,按照原计划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