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280章 做戏做全套

“小姐。”

沈烨转头看着沈听雪道:“我没来过几次上京,小姐可愿带我转转,到处看看?”

杨世南急道:“小姐,我这是第一次来上京,还没出去转过呢。”

“……”

“那…你们俩先吵吧,谁吵赢了谁来找我。”

沈听雪灰溜溜的跑了。

可怕,太可怕了。

她怎么闻到一股争风吃醋的味道。

这两位哥哥几个意思?

“大哥,大哥,世南哥哥与沈烨哥哥是吃错药了吗?”

沈听雪扯着大哥的袖子,一脸惊悚的模样。

看到院子里争执的那两人,沈辰也颇为头疼。

看样子爹对容战还是不满意,所以杨世南与沈烨还想争一争。

“吵什么呢,吃饭去。”

一声怒喝传来,沈成廷出现在院中。

那两个争吵的人立刻老实,乖乖的跟着沈成廷进来用饭。

沈止是最后一个到的。

他与沈听雪一样都喜欢赖床,突然这么早起实在不习惯,又揉眼睛又打哈欠,结果被沈将军三句话便骂的彻底醒了过来。

用过早饭,沈成廷又嘱咐了众人几句,一行人才入宫。

昨日和周家那点冲突,沈辰回来便同沈成廷说了。

马车上,沈成廷开口道:“一切按照我说的做,不必怕他们周家。”

他转头看了一眼女儿,声音温和了许多,“只要爹还在一日,沈家军还在一日,必不能让我女儿受委屈。”

他手中的兵权,能保家卫国,护着百姓,自然也能护着自己的女儿。

“爹爹真好。”

沈听雪扬眸,梨涡浅浅,挽着爹爹的胳膊,靠在爹爹身上像小时候那样撒娇,“小九不怕,有爹爹和哥哥们在,小九什么都不怕。”

沈成廷叹了口气,拍了拍女儿的脑袋,“若你娘还在,你就更不用怕了。”

一声轻叹,却是无限悲凉。

没什么比阴阳两隔的感情更伤人。

沈成廷与白词成婚十余载,没红过一次脸,没闹过一次别扭。

世间最美好的感情莫过于此。

只可惜白词早逝,而身为镇南将军的丈夫,却连回来看她一眼的功夫都没有。

那时候正赶上边疆战乱,几个小部落联合起来侵犯北启的疆土。

沈成廷在前线带兵打仗,病重的白词一直强撑着,却还是没能撑到丈夫回来。

等沈成廷料理完一切,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一座已经长出青草的新坟。

“爹。”

沈听雪吸了吸鼻子,也有些难受。

娘亲最疼她了,然而娘亲都没等得及她长大。

“没事了,不想了。”

沈成廷淡淡一笑,转移了话题。

沈辰却在想白词离世的场景。

娘亲武功高,身体一向不错,可那一年突然就病了,苦撑了三个月等爹,最终也没等到便去了。

娘亲离世的时候,他们兄弟都在。

那时候只有他与二弟三弟已经懂事,四弟他们还小,一个个哭成了泪人。

小八和小九更是拉着娘亲的手不肯放开,最后哭昏过去。

那时候他与二弟也曾怀疑过,可查来查去并未查到什么。

爹爹回来之后,也查了一番,之后……

“大哥,你怎么啦?”

沈听雪见沈辰一直愣着,以为他是因为娘亲的事伤心,立刻跑过来打算安慰哥哥。

谁知忘记了自己在马车上,猛地起身脑袋狠狠撞了上去,而且力道太大马车都给撞晃了。

“啊,好疼!”

沈听雪疼的叫了一声,伸手去摸脑袋,结果脑袋有点懵,猛地抬头又撞了。

马车再次狠狠晃了下。

“有刺客,有刺客!”

正在打盹的沈止,瞬间睁开眼睛差点跳起来。

“……”

沈辰伸手拉着妹妹坐下,伸手轻轻的揉了揉妹妹的脑袋,“怎么样,疼的厉害吗?”

“小九,你…哈哈哈。”

沈止清醒过来,瞧见沈听雪被撞成那个傻样,顿时捂着肚子哈哈哈大笑,“小九,你好傻,哈哈哈哈。”

“滚下去。”

沈成廷一巴掌拍在沈止后脑勺上,把沈止给拍老实了。

沈听雪疼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她头上戴着两支簪子,撞上的时候被簪子硌了下,感觉脑袋都要裂开了。

小丫头急忙过去帮沈听雪拆发饰。

这时在马车外骑马的杨世南着急的问了一句,“小姐没事吧,伤的严重吗?”

沈烨也急道:“小姐,要不要先去医馆看看?”

沈听雪:“……”

好吧,她没事了!

沈听雪他们入宫比较早,到的时候许多人还没到。

“爱卿快快请起,你们都起来吧。”

仁帝瞧见沈成廷,立刻变成了一位和蔼可亲,甚至还有点热情的皇帝,把沈听雪吓的不轻。

然而,沈成廷没起来。

沈辰没起来。

其他人更没起来。

沈听雪开始酝酿情绪,努力往外挤眼泪,打算在大哥告状的时候,哇的一声哭出来。

做戏做全套嘛。

“沈爱卿,这是怎么回事?”

仁帝皱眉,十分不解,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

他早知沈家会来这么一招,昨晚已经想好怎么办了。

“皇上,犬子昨日将周太傅的公子打了,臣带全家人来请罪。”

“周太傅家的哪位公子?”

“回皇上的话,是周家二公子周修染。”

沈辰拱手行了一礼,“昨日臣带小妹外出,小妹买了盒胭脂,不想中途竟被周太傅的女儿周倩蕊抢去,那周倩蕊抢了胭脂也就罢了,周家二公子竟然辱骂小妹,还动了手。”

“臣情急之下,不得已反击伤了周公子,特来跟陛下请罪。”

“皇上,哥哥都是为了我,不怪哥哥,若皇上要罚就罚臣女一个人吧,都怪臣女没事买什么胭脂,买了就买了,为什么看到周小姐,没恭恭敬敬的赠给周小姐呢,都是臣女的错。”

沈听雪虽然没哇的一声哭出来,但好歹挤出了两滴眼泪,一边抹泪一边认罪,听的众人愕然不已。

仁帝差点给气笑。

所以这是请罪,还是咒骂周家人不讲理?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沈成廷已看着儿子诧异道:“那周家二公子还骂了人?”

仁帝:“……”

沈辰点了点头,正要开口,沈听雪却点头道:“周家二公子嫌弃我没把胭脂主动赠予周小姐,所以骂我犯贱!”

仁帝:“……”

他不想说什么了。

沈成廷的脸色瞬间变了,“所以这就是你们兄妹说的,把人打了要认错?”

“你们之前怎么没跟我说,那周家小儿骂人!”

沈将军则得知事实后,瞬间怒了,已经改口周家小儿了。

沈听雪吓的哆嗦了下,“以前,以前周小姐也是这样抢我东西的,上次她抢了我的兔子灯,我没给,她便带人冲到府中要打死我,祖母还让我赔两条腿给周小姐。”

“所以,所以惹了周小姐不高兴,就是我错了。”

众人:“?”

好一个小可怜。

“皇上!”

沈成廷怒不可遏,“您还是让臣带女儿去边疆吧,臣没想到就因为这孩子母亲不在了,臣也不在京中,他们便可以如此肆意糟践欺负臣的女儿。”

“臣还以为是他们顽劣打了人,所以特来跟皇上请罪,不想这孩子被欺负的明明是别人的错,却还要揽到自己身上认错啊。”

“皇上,求您恩准臣带女儿离京。”

“沈爱卿,你先起来,起来。”

“臣不起来。”

“……”

“你先起来,你是我北启的功臣,为我北启立下汗马功劳,就凭你的军功,谁敢欺负你家姑娘。”

“起来起来,朕肯定会为你们做主的。”

仁帝气的都想骂人了。

他也没打算轻易放过周家,这一个个的长跪不起什么意思,让朝臣看看他是怎么欺负功臣的?

仁帝见沈成廷还是不肯起身,只好上前虚扶了沈成廷一把。

沈成廷急忙起身。

仁帝瞧了一眼还跪着的沈辰等人道:“你们兄妹也起来吧。”

“皇上,臣刚刚回京便惹下此等祸事,实在愧对皇上的重用,无颜起身。”

沈辰抱拳一礼,这话说的不卑不亢。

看的仁帝脑壳疼。

“不怪哥哥。”

沈听雪在一旁抽抽搭搭抢着认错。

沈止麻木的跪在后面。

此刻他只是个优秀的背景板。

“你又没做错,何错之有,有错的是周太傅家那傻儿子。”

“朕记得你跟你父亲上战场的时候,还是个少年,如今也长大了。”

“你与你父亲都是北启的功臣,不可再闹了起来吧。”

仁帝笑看着沈辰,语气温和,与平常那个严厉的皇帝天差地别。

如此也显出他对沈家父子格外不同。

“谢皇上。”

沈辰又行了一礼才起身。

沈听雪与沈止,以及杨世南、沈烨也就跟着起身了。

周太傅今日出门也很早,本来就是打算早早入宫,先带着女儿认个错,尽量把事情描述的无关痛痒一些。

人都喜欢先入为主,谁先说谁占的先机便大。

周太傅本打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如意算盘,结果……

周家的马车在路上坏了,四个轮子突然崩裂。

周倩蕊等人全都从马车上掉了下来。

“啊!”

可怜的周小姐脸先着地,摔在地上像个大乌龟一样。

而且这又是人多的闹市,所以就挺滑稽。

周倩蕊还没起来,一人拎着鸡蛋走过没注意脚下一滑,一大篮子鸡蛋便全都砸在了周倩蕊脸上。

那人见闯了祸,迅速跑的没影了。

而周倩蕊脸上全都是蛋清与蛋黄,还有不少蛋壳。

“哈哈哈。”

围观的百姓,也不知谁哈哈大笑一声。

而后便有不少人跟着笑了起来,场面十分尴尬。

“啊啊啊,都给我滚!”

周倩蕊气的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