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291章 一顿操作猛如虎

婆子被拖下去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怎样的错误,秒怂。

“小姐,我错了,别卖了我啊,小姐……”

“堵住嘴,烦死了!”

于是,那婆子再也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沈听雪又踹了一脚地上昏死过去的刘氏,眉头紧皱,“愣着干什么,拖走!”

刘氏很快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九姑娘一顿操作猛如虎,立刻解决了刘氏这个大祸害。

刘氏被人直接扔到了马车上,带着她那为数不多的财产去了新宅子。

沈镰一家在府中作威作福,鸠占鹊巢多年,如今总算走了。

沈听雪顿觉连空气都是焕然一新的。

红袖倒是有些本事,让沈镰顺利送走了老太太。

刘氏反而比老太太难缠。

不过她一个没用处的大嫂,就算闹又有什么用。

竟然好意思说自己是公主的母亲,拿公主母亲的身份来吓唬人,还吵着要去告御状。

然而,吵了许多次,直到被扔出将军府,也没能进宫告御状。

沈依依现在在西陵,都要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心狠手辣活下去,哪里还有什么能力保护远在故国的母亲?

更何况,沈依依早把自个的母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纵然知道她被欺负,也懒得搭理她。

之前刘氏写了很多信给沈依依,沈依依收到信之后,看都没看便全都扔进了火盆里。

“雪姐姐好厉害的!”

宋瑶许久才回过神来,兴奋的拍手,看向沈听雪的眼神更崇拜了。

“小菜一碟。”

沈听雪眼眸,颇为得意,“对付这种无赖也好办,打一顿就行了。”

宋瑶疯狂点头,“嗯嗯嗯,雪姐姐说的都对。”

噗嗤……

站在院子里看热闹的沈止,听到宋瑶这话差点没笑死。

就他妹妹那个德行,竟然还能骗着人家小姑娘崇拜无比,这小姑娘脑子不太好使啊。

“八公子,你笑什么的,我说的都是很有道理的!”

宋瑶听到沈止笑她,立刻不开心的叉起了腰,坚决坚持自己所说。

雪姐姐就是很厉害,很厉害,狠狠的厉害!

沈止翻了个白眼。

等什么时候,你被你的雪姐姐坑了,就不会说她厉害了。

他这妹妹瞧着怪可爱的,其实心可黑了呢。

沈听雪对沈止挥了挥拳头,“八哥,有什么毛病打一顿就好了。”

比如总喜欢在喜欢她的小姑娘面前拆她的台,让她做不成老大。

沈止本想冲出去把妹妹揍一顿。

但是想想上次自己被打败的惨痛经历,他到底没敢出手,怂怂的别过脸去。

吃过饭之后,沈听雪叫人将沈镰一家原本占据的院子,全部收拾出来,该扔的都扔了。

老太太那边她打算改一个大花园,还想养点东西,小猫小狗小兔子之类的。

沈止知道以后,打算求着妹妹给自己圈出一圈围栏来养鸡。

宋瑶跟着沈听雪整个将军府里跑,也不嫌累。

每次沈听雪有什么新招,宋瑶就跟着点头,还说自己回去也要建个花园。

宋家没将军府大,她只能建个小号的。

沈听雪还打算把沈依依与沈思如的院子好好收拾一番改成厢房。

以后她请夏婉和宋瑶来玩,晚了还可以住下来。

宋瑶又是拼命的点头。

晚上回去的时候,沈听雪还一股脑塞给她许多东西。

没办法,她这的东西已经塞不下了,很多也用不着,便都给了宋瑶。

虽然都是新的没用过的,但贸然送给别人,也许会触霉头,宋瑶却很高兴,还嚷嚷着要分给兄弟姐妹。

沈听雪带着宋瑶忙了一天,累的小腿发酸,用过晚饭之后,便回了飞雪苑躺在竹塌上,拿了本话本瞧。

瞧着瞧着,便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小腿被人轻轻按着,感觉十分酸爽。

沈听雪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便见受人敬仰的定北王殿下,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一旁,将她的双腿放在膝盖上,然后慢慢的帮她捏着小腿。

“十三?”

沈听雪眨了眨眼睛,眼中满是惊喜。

“醒了?”

容战笑看着她,低头亲了下,“听说你今个蹦跶了一天,想必腿肯定酸,我帮你捏捏。”

其实,也有几分占便宜的打算。

当然定北王不会明说。

“酸!”

沈听雪点头,叹了口气,“好歹我也是个练武之人,太弱了。”

“不弱,有我在,不需要武功太高,能跑就行。”

“也是。”

“对了十三,周家……”

“爷,沈将军往这边来了。”

沈听雪正想跟容战唠唠嗑,吐槽一下周家干的那些不是人的事。

玄彻的声音突然响起。

容战面色一僵,手中的动作瞬间停下。

沈听雪歪头看着,“十三,你怎么办,要不然你说你是来…喝茶的?”

可已经这么晚了……

“雪儿,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乖。”

容战起身,在沈听雪唇上又亲了下,而后打开窗子跑了。

玄彻还贴心的善后把窗户给自家爷关好,免得大将军看出端倪。

等沈听雪反应过来的时候,容战早没影了,安静的就好像他从未来过似的。

沈听雪:“?”

当然这么晚了,沈成廷根本没打算打扰女儿休息,他路过飞雪苑去别的院子了。

可怜的玄彻当晚被扔出去站了两个时辰的桩。

定北王怕岳父大人怕的要死。

还有一个月便是新年,若想年后成亲,一个月内必须将亲事定下来。

因此溜回去之后,便开始反思提亲的事。

一大早,夏尚书与周太傅便在朝上吵了起来。

夏婉与周成珂这事越传越离谱,夏尚书派人查了下,竟然是周家派人暗中散播流言,就为毁掉他女儿的名声。

所以夏尚书一早就开始对周太傅发难,还找到了一些证据。

然而,周太傅那边也没打算退让,坚持称梁氏答应了此事。

总之二人你来我往,吵了十几个回合。

可惜朝中周太傅的爪牙太多,个个都帮着周太傅说话。

虽然也有帮夏尚书说话的,在人数上却完全无法与周太傅的人比。

仁帝被两人吵的头疼,气的扔了茶盏,骂了两人一顿。

但最终罚的却是夏尚书。

“夏爱卿,你家女儿这事本轮不到姨娘做主,一个小小的姨娘都能在尚书府兴风作浪了,你这是想宠妾灭妻?”

“臣不敢。”

“行了,这事终究还是因你姨娘而起,回去好好把你后院那些个姨娘庶子庶女管教管教,堂堂礼部尚书连自家姨娘都管不好,岂不让人笑话?”

“朕就罚你俸禄三个月,让你涨涨教训吧。”

“臣谢过皇上。”

事情以夏尚书被罚三个月的俸禄揭过。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皇上这是对夏尚书不满,以此敲打。

明明是周家不讲理,夏尚书不在,就敢把礼物留下,单方面定下了这门亲事。

可惜知道是一回事,敢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没人愿意得罪周太傅,被罚俸的夏尚书回去便病了,只能告假,没再去早朝。

梁氏还没醒来,这一遭苦肉计做的漂亮。

每个大夫的说辞都差不多,梁氏是真的服了毒掺不得假。

夏夫人也就没办法追究梁氏的责任,这口气只能忍了。

沈镰的住宅距离将军府很远,处于一个闹市区,平日里很吵,能听到外面小摊贩时不时的吆喝声。

这是一个三进三出的院落,比起将军府来说实在寒酸,可比起普通人来说,又实在不错。

红袖将老夫人与刘氏安排在了西边的两个院子里。

怀孕四个月的她,虽然还是个姨娘的身份,可自从搬了新家,家中的中馈的大权便牢牢的掌握在了她手中。

“放我出去,你们居然敢把我老婆子迷昏了,从将军府带出来,你们是不想活了吗?”

“送我回将军府,这种破地方我可怎么住啊。”

老夫人坐在院子里,拍着双腿,泼妇一般叫骂。

因为老夫人对将军府太过执着,死活不肯从将军府出来,一定要留那份体面给自己。

红袖便说动了沈镰,给老夫人下了药,直接送到了这。

之后的事则是红袖一手操办。

老夫人在院子里骂了许久,紧闭的院门才打开。

她急忙起身想要冲出去。

然而,还没等她冲出去,便立刻有两个粗壮的婆子过来,扭住了她的胳膊。

随后红袖带着两个丫鬟,扶着腰走了进来。

老夫人看到红袖顿时目眦欲裂,“红姨娘,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是不是你给我儿出的主意?”

“是啊。”

红袖笑的灿烂,“您不肯乖乖听话,那就只能把您迷昏了。”

“你放肆!”

“是你不识抬举!”

红袖反唇相讥,“一个下贱的外室,也敢以正妻自居了?”

“将军府本就不是你该住的,镇南将军压根没将你放在眼里,你还想赖在将军府不走,这不是想害死我们一家人吗?”

“你想死我不拦着,可我跟我没出生的儿子还想活呢!”

“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骂我,你一个小小的姨娘,也敢教训我!”

老夫人被红袖气的浑身颤抖,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一个小小的姨娘,这是骑在她头上了?

她发了疯的挣脱开那两个婆子想去打红袖。

红袖厌恶的皱起眉头,厉喝一声,“给我扇她十个嘴巴子,让她长长记性!”

那俩婆子如今是红袖的心腹。

红袖这话一出,婆子们抡圆胳膊,便狠狠打了过去。

啪啪啪十个巴掌打完,老夫人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

看着老夫人眼中的恨意,红袖得意道:“还认不清形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