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296章 赐婚

四位老臣中,其中有两位已经八十多岁,早已致仕,在家颐养天年。

这次被突然召见,两人也是一头雾水。

难道是他们家的不肖子孙又犯事了?

结果来了之后,才知道是要他们一同辨认先皇笔迹。

四个人依次看了那封信。

两位老臣还佩戴了放大镜。

看完之后,四个人又凑在一起看了看,研究了很久。

活到这个年纪的老臣,早就成精了。

他们如何不明白仁帝的意思。

仁帝肯定不想答应敏太妃什么,担心这信是假的所以叫他们来辨认。

他们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能辨认的太快,免得惹怒龙颜。

所以辨认许久,四人才依次开口。

“回皇上的话,这信的确是先皇所写。”

“皇上,根据老臣辨认确实是先皇的笔迹。”

四人的答案是一样的。

仁帝气的险些把这四个老不死的直接杀了。

一个个竟然没胆子撒谎,都看不出他的意思吗?

看得出的确是看得出,可事关先帝的旨意,谁都不敢撒谎。

朝中认识先皇笔迹的又不止他们几个,万一敏太妃再拿着信找了别人去看。

那他们岂不成欺君之罪了。

所以纵然知道仁帝的意思,却也不敢乱说。

“行了,都回去吧。”

仁帝烦躁的挥了挥手,将四人赶了出去。

敏太妃神色淡淡的喝着茶,她倒要看看仁帝有没有胆子违背先帝的旨意。

仁帝这人虚伪至极,明明是个小人,可就喜欢装君子,生怕史官给他记一笔不好的事情。

所以这位皇帝陛下向来都是喜欢玩阴的,明面上必须装的大度、宽和,叫人感动的都要流眼泪了。

四位大臣走之后,御书房内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容战倒也不急,很有耐心的等着仁帝点头。

沉默许久,仁帝还是皱眉开了口,“这婚事的确不妥,朕的话你们都不肯听了?”

“皇兄,臣弟只喜欢沈听雪一人,这份喜欢无关其它,只是喜欢,所以臣弟非她不可。”

“十三弟!”

仁帝终究没忍住,气的摔了茶盏,“朕是为你好,你怎么如此不识抬举?”

“皇上,本宫用的是先帝留下的旨意,难道皇上打算违抗先帝的旨意不成?”

敏太妃也冷了脸。

不识抬举?

到底是谁不识抬举。

想强行塞给她儿子一个不喜欢的女人,还以为自己是个仁君,狗屁的仁君!

“太妃!”

仁帝恨的牙痒痒。

敏太妃冷眼看着他,“皇帝到底打算如何?”

“左右本宫将先帝的旨意摆在这了,皇上且看如何吧。”

仁帝没退让的意思,敏太妃更没有。

先帝的旨意砸下来,比泰山还要重。

仁帝扛不住这重量,他不可能违背先帝的旨意。

敏太妃这一招,完全把他逼入了绝境,再无法破局。

他先前也想过,就算容战再如何威胁,他绝不下旨赐婚,绝不叫两人在一起。

可却没想到敏太妃手中竟然还有先帝给的保命符。

先帝啊,先帝,疼容战胜过疼他也就罢了,竟然还如此荒唐的为一个女人着想,当真让他恼怒。

僵持许久,御书房内伺候的下人都快吓的昏过去了,仁帝方才开口,声音极冷,似乎是一字一句说出来的,“安福山,研墨,拟旨!”

容战求了一道赐婚的圣旨。

一个时辰后,圣旨送到了将军府。

仁帝下旨为容战沈听雪二人赐婚,于年后三月初八成亲。

日子有些晚了,所以沈成廷与沈辰被特许在京中多留几个月,等两人成亲之后才回边疆。

此外,仁帝还赏了不少东西下来。

虽说那位在容战走后,都把御书房给砸了,可该给的面子还是给了。

事情既然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仁帝就不可能在明面上落谁的面子,相反他更要装出一副仁君的模样,所以送到将军府的赏赐格外的丰厚。

沈听雪捧着圣旨傻乐,看了一遍又一遍,都快把圣旨盯出花来了。

不知道的看了她这模样,肯定以为她是因为要做王妃了所以高兴。

但其实王妃不王妃对她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人是谁。

只要是容战,无关乎他是不是王爷,心里都是高兴的。

沈成廷伸手在女儿额头上弹了一下,十分无奈。

“小没良心的,这下高兴了?”

“高兴。”

沈听雪宝贝似的抱着圣旨,狠狠的点头,“以后我跟十三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沈成廷皱眉,“你这孩子,瞎说什么。”

“就算那臭小子把圣旨讨下来了,接下来的事也得一步步来,若办的不合我心意,我可不让他进家门。”

“十三早就准备好了,肯定会合您心意的。”

话还没说完,定北王便上门了。

仁帝拟了圣旨以后,他与敏太妃商量了下,又找人看了下聘的日子,想在年前把所有事情办完。

年后就等沈听雪过门成亲了。

沈成廷与沈辰原本定下离开的日子是二月份。

只是三月初八前面的日子,都不是太好,有几个稍微好点的日子,容战看不上。

选来选去,还是选了最好的三月初八。

容战也有私心,他知道沈听雪好不容易才能见父兄一面,因此成亲的日子拖得晚一些。

沈成廷与沈辰就能再晚一些离开,他们父女好多团聚些日子。

这也是沈成廷上战场之后,留在上京最长的时候了。

“十三!”

沈听雪毫无顾忌的扑了过去,腻歪在容战怀里不肯出来,美的冒泡泡。

容战抱着小姑娘,满面春风,伸手揉着小姑娘的脑袋,笑道:“过几日我便来下聘。”

沈成廷别过脸去,这一幕压根没眼看。

他现在才知道就算带一叠面首回来都没用。

成亲并非一道圣旨就可以,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六礼一样不能少。

其实,有仁帝赐婚,媒婆就不必上门了。

但容战还是执意把所有的流程走一遍,也是对沈听雪的尊重。

媒婆容战早就找好了,中间人请的也是沈家的至交好友,早从战场上退下来的郑老将军夫妇。

对方是德高望重的长辈,郑老将军夫妇伉俪情深,感情甚笃,请他们过来也是为了添添喜气。

而且郑老将军自从退下去之后,从不参与这种俗事。

这次能出山,还是定北王亲自备了礼物去府上请的。

恰巧还有十几日是沈听雪与沈止的生辰。

兄妹出生在新年的前半月。

过完十五岁的生辰,过年十六岁成亲,按照年龄来说也是正好,不算早也不算晚。

定北王光明正大的留下来蹭饭,顺便跟沈成廷商量了下之后的事。

走的时候,还一口一个岳父大人叫着。

沈成廷也懒得再骂他,默认了自己岳父大人这个称呼。

问画和寻茶被接了回来。

虽然两人的伤依然很重,无法动武,但每日被灵药养着,如今已经能下床走动了。

沈听雪叫人拿了库房的钥匙,开库房清点嫁妆。

问画寻茶就在一旁瞧着,时不时帮忙对个数。

两个丫头也实在憋的太久了,出来活动活动有利于身体恢复。

虽说这些年嫁妆被挥霍了些。

可因为总体数量庞大,因此库房里的嫁妆还是多的惊人。

而沈成廷还觉得不够,又拿出了不少这些年置办的田产、铺子给女儿做陪嫁。

沈辰与沈祁私下里也有准备。

沈辰俸禄丰厚,赏赐也多,刘氏挥霍掉的也只是一部分而已。

再加上这次他回京,仁帝前前后后又赏了许多东西,件件珍品,价值连城。

他也都留给了妹妹。

而沈祁平日里一直管着整个将军府的花销往来,手下也有不少盈利的铺子。

他拿了一大半出来给妹妹。

沈止当场看傻。

原来哥哥们都这么有钱?

所以他给妹妹添什么!!

沈止闷闷不乐的跑了回去。

虽然他平时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可妹妹出嫁这么大的事,不添点东西他心里总是难受的很。

更何况二哥他们还没回来,一个个都是有钱的主。

到时候一对比,他可能是假的哥哥。

哥哥们还没到齐,沈听雪的嫁妆便放不下了,开了整整三间库房。

若是当日出嫁,这些嫁妆要抬好几条街,比她娘当年出嫁的时候还要惊人一些。

沈听雪不想如此高调,一来是麻烦,二来也是怕招惹是非。

所以她划出了一部分嫁妆,先送到王府。

出嫁的时候,再抬另外一部分。

即便剩下的那些也够一百二十八台嫁妆。

普通百姓多数只有十六台,勋贵人家四十八台也出得起,再多的便不是一般勋贵人家了。

沈听雪最终定下的这一百二十八台嫁妆,只怕也会成为奇事被人们议论许久。

不过她毕竟是亲王妃,又是一品大员的女儿,如此高调些也没什么。

第二日,媒婆上门,逮住沈听雪便是各种夸,把沈听雪吹成了天上地下仅有的小仙女,吹的沈听雪自己都觉得太夸张了。

郑老将军夫妇还给沈听雪带了礼物过来添妆。

郑老夫人拉着沈听雪的手,也是不住的夸奖,“这孩子啊长的可真好,不愧是她娘的女儿,小词也是个好姑娘,可惜啊……”

提起白词,大家都有些沉默。

郑老夫人见此微微一怔,而后急忙笑着转了话题。

媒婆上门后,翌日一早定北王府的聘礼便上门了。

容战带了两队亲卫亲自去送聘礼。

定北王来将军府下聘,好些百姓跑来围观,想瞧瞧王爷给的聘礼有多少,结果一看便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