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305章 拖下去,杖责三十

“嬷嬷,我还有事……”

高小姐下意识的想跑。

芸嬷嬷出言厉喝,“怎么,连太妃都请不动高小姐了么?”

高小姐没有办法,随便收拾了下自己,跟着芸嬷嬷去了永安宫,心中有些忐忑。

但是想了想自己爱慕王爷也没什么错。

更何况做娘的哪个不希望儿子身边多几个女人红袖添香的伺候着。

再看那沈听雪明显就是妒妇一个,太妃肯定不喜欢。

王爷这么着急的来陪着,就是担心太妃刁难她吧。

想到这,高小姐反而得意起来,觉得太妃看到自己这样温婉贤淑的女子肯定会喜欢,说不定会允诺自己侧妃一位。

毕竟以自己的家世做个侧妃也是可以的。

高小姐沾沾自喜的想着,完全没注意到旁边芸嬷嬷看她的眼神愈发不屑。

芸嬷嬷在宫中呆了那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

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她可见多了。

更何况,她拿什么与九小姐比?

竟然也有脸看不上九小姐。

永安宫地处偏僻,芸嬷嬷走的又快。

而高小姐前几日刚刚闹出了投湖的事,又不吃不喝的要挟自己的父母,因此身子弱的很根本跟不上,喊了好几次芸嬷嬷也不理她。

她只能作罢,勉勉强强一路小跑跟上,等到永安宫时已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敏太妃本想小憩一会,结果听到高小姐在宫门外堵容战,着实气的不轻。

小夫妻两人还没成亲,这人便又是自杀又是绝食的,简直晦气!

“臣女参加太妃娘娘,娘娘金安。”

高小姐跪倒在地,行了个大礼,努力想在敏太妃面前表现自己。

“抬起头来。”

闻此,高小姐急忙抬头,想着自己姿色也不差,太妃定能相看上,然后将自己赐给王爷。

然而,敏太妃却是冷冷瞧了她一眼嗤笑道:“你想入王府伺候?”

高小姐没想到敏太妃问的如此直接。

她心一横咬了咬唇柔声道:“臣女爱慕王爷数年,求太妃成全。”

“若能侍奉在王爷身边,臣女愿当牛做马,衔草结环以报太妃与王爷的大恩。”

“哦,那你的意思是不要名分也可以,做个通房丫头?”

敏太妃含笑问了一句。

只是那笑让人冷的发慌。

高小姐瞬间怔住,脸色又白了一层。

她身边的小丫头没忍住为自家小姐辩驳了一句,“娘娘,我们小姐的身份能做侧妃的,怎能为通房丫头?”

“放肆!”

敏太妃脸色一冷,怒斥道:“本宫问话,你一个小丫头也敢插嘴?”

“太妃恕罪。”

小丫头吓的连忙告罪。

敏太妃更是冷笑连连,不屑道:“王爷的侧妃一位,你当是什么便宜物件,想要便要,简直不知好歹!”

“来人,拖下去,杖责三十!”

立刻有太监进来拖人。

高小姐吓傻了,这可是她的心腹丫头,太妃怎能说处罚就处罚?

“太妃娘娘,求您饶了臣女的婢女这一次吧,这丫头也是为臣女好。”

“为你好?”

敏太妃轻叱一声,“怎么莫非你也是这个意思,想做王爷的侧妃?”

高小姐浑身一颤。

敏太妃继续道:“就你这种不懂规矩的,也想进王府的大门,简直痴心妄想!”

“还没进门,便敢顶撞当家主母,你这样不懂尊卑的东西,哪个敢娶回去给主母添堵?”

“太妃,臣女没有!”

高小姐快气疯了。

她怎么就顶撞沈听雪了。

况且那人还没嫁入王府呢,算哪门子主母。

太妃莫不是老糊涂了!

然而,高小姐的丫鬟还是被拖了出去,打了三十棍,打完的时候人已经浑身是血昏死过去。

敏太妃看着高小姐满脸不甘的样子,气的扔了手中的茶盏,喝道:“滚出去,我儿不会要你这样的女人,以后给本宫绝了不该有的心思,否则本宫下次打的就不是你的丫头了。”

“太妃娘娘,臣女是真心爱慕王爷的,没了王爷臣女可怎么活啊。”

高小姐被打击的太狠,终究是没忍住心中的悲伤痛哭出声。

“那就不必活了。”

敏太妃不耐烦道:“你活不活与王爷何干,与本宫何干,想死也滚出本宫的永安宫再死。”

“来人,带出去!”

高小姐与自己的丫鬟被扔出了皇宫。

她那个丫鬟挨了这么一顿打,奄奄一息,几乎殒命。

好好养着保住性命是没什么,只怕以后伺候主子就难了。

高小姐在宫门口被容战羞辱一顿,进了宫又被敏太妃羞辱一顿。

原本还做着定北王侧妃的梦,如今看来这梦却要破碎了。

所以,高小姐回去之后还真的认真的寻了一次死,拿了三尺白绫上吊自杀,幸亏下人发现的早,才被救下这条命。

沈听雪与容战回了将军府。

小姑娘斜躺在定北王怀里,时不时在马车里抬抬腿,哼哼唧唧嘟囔,“好生气呀,那个高小姐凭什么要扑你身上,我吃醋了,我难过了,我不开心了!”

定北王低头在小姑娘脸上亲了一口,手中把玩着小姑娘一头乌黑的秀发,从善如流的开始哄,“她没扑成,我也不会让她心愿达成的,别气了,一个不值得的人罢了。”

“反正就是不开心,以后再有这样痴心妄想的,你还要跟今日一样揍她!”

“好,揍她,一切都听夫人的。”

“谁是你夫人,还有三个半月呢。”

“提前适应一下。”

容战伸手抱住那柔软的腰身,将人往上一提,而后低头熟练的吻上去。

他没问沈听雪今日入宫是为何事,虽然他看出了母妃的异样,也联想到了一些事情。

但母妃不想说,她也不想说,他便不会多问。

回去之后,容战陪着沈听雪睡了一会,便外出练兵去了。

之后有几日都不会回来。

他要赶紧把手头积压的事情处理完,过年闲下来的时候可以多陪陪媳妇。

“小姐,苏大侠在院外等了一个时辰了。”

沈听雪睡了个回笼觉起来,才知道苏不归等了她许久。

想了想,九姑娘还是出去了,抱着胳膊似笑非笑的看着站在那的苏不归,眉梢微挑。

苏不归:“……”

“小丫头,可以把帕子还给我了吗?”

“您知道我进宫了是吧。”

沈听雪美眸半眯,神秘兮兮道:“您还知道我去见太妃了是吧,您猜我去见太妃做什么呢?”

苏不归别过脸去,努力维持着面上镇定的神色,只是藏在袖子里的手是抖的。

心口发涩,这么多年了也没人跟他如此直白的提起她。

如今的感觉就是,明明近在咫尺却无法相见。

再加上沈成廷对他说的那些,他更是悔恨不已。

当年若再勇敢一些,他就可以带她离开了,也不会一错这么多年,让她在宫里蹉跎青春。

沈听雪让人拿了一个沉香木盒子来,交给了苏不归。

里面是他心心念念的那条帕子,保存的好好的。

苏不归顿时安心许多,拿了帕子将盒子还给问画就要离开。

沈听雪看着苏不归的背影,皱眉道:“苏大侠,既然太妃已经入宫,您又何必写一封绝情信给她,杀人诛心,您可真会算计。”

“绝情信?”

苏不归一脸愕然,“我……”

沈听雪等着他解释,然而苏不归想了想突然明白过来,无奈一笑离开了。

“……”

看苏不归震惊的意思,那封绝情信应该不是他写的?

但他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

所以……

沈听雪眼眸一转,仔细分析这事。

她猜测包括这封绝情信都是有人设计,故意送到敏太妃手中。

苏不归就是脑子差点,对敏太妃却是情深义重,不会做出那种伤人的事。

那么这个一手破坏两人感情的人是谁?

沈听雪大约心中有了答案,她让问画派人再去打听一些事,若打听的跟她想的那样,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小姐,您怎么了?”

问画见沈听雪神色不太对劲,眉眼间染了一层寒霜。

“想打人。”

沈听雪握了握拳头,“问画,明天早些喊我,我要起来练剑。”

“练好了我就砍死那人,为太妃报仇!”

她实在想不通敏太妃与苏不归怎么能那么平静。

一辈子都被别人害了,真是越想越气。

白日还晴好的天,晚上便下起了雨。

入冬之后鲜少下雨,一下便冷的彻骨。

沈听雪早早的窝在被子里睡了。

容战在军营练兵,晚上难得不会回来爬窗户跟她说话。

夏府。

夏婉刚刚抄完佛经。

桃夭见她穿的单薄,脸色又不好难免心疼的很。

“小姐,歇了吧,外面下雨了。”

“您身子不好,别熬了。”

“我没事。”

夏婉放下手中的笔,轻轻叹了口气。

从那日与梁氏闹过之后,她就再也没出过门。

梁氏这几日各种疼痛,引得夏尚书一直留在她屋里,连带夏夫人也受了冷落。

夏婉对这个父亲已失望至极。

今晚梁氏又不舒服,又是吐血又是昏迷闹的人心惶惶,因为人手不够用。

她院子里的人也被调过去不少,能用的也就桃夭和另外一个小丫头了。

桃夭服侍着夏婉睡下之后,便端了水盆出了屋子,想收拾完回来守夜。

另外那个小丫头已经在廊下裹着被子睡着了。

雨下的很大,哗啦啦的雨声遮盖了许多见不得人的声音。

夏婉刚刚睡下,便感觉到有什么压在了自己身上,闷的自己喘不过气来。

而后,有人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夏婉猛地惊醒,睁开了眼睛。

黑暗中,她什么也看不清,只隐约看到那一双骇人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