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349章 妹妹那坑人的气魄又拿出来了

“沈成廷也是个拎不清的,堂堂大将军竟然娶个身份那么低贱的女人做正妻,难怪生出的女儿不像大家闺秀,这从根上就坏了的事,谁能解决的了。”

张侧妃拿沈听雪没办法,也就只能嘴上耍耍威风。

“侧妃说的对,将军夫人那个根已经坏了,沈家女儿也好不了哪里去,跟咱们表小姐肯定没法比……”

小丫头为了讨张侧妃欢心,倒也知道说什么话会让张侧妃开心。

果然这一番话说完,便得了张侧妃的赏。

将军府内,哥哥们神色复杂的看着两人手牵手回来。

他们刚刚也去偷听了下定北王是怎么怼人的。

现在再看妹妹和妹夫在一起。

嗯,真是绝配。

一个不知不觉坑死你,一个我就坑死你能把我怎么样。

能怎么样?

打不过,身份也压不过,说多了还可能被揍,连个说理的地都没有。

遇到这两人真的挺糟心的。

四公子觉得,妹妹当年那股坑人的气魄又拿出来了,如今有了容战撑腰,坑起人来就更不会手软了。

先前他们一直担心妹妹被容战欺负。

现在看来连容战他们妹妹都敢坑。

容战很快就能体会到他们小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了。

张侧妃回去便被气病了,大半夜的到处找大夫看病。

她想救女儿救不出,想教训沈家人一顿,偏偏沈家背后站着个定北王。

更让她忧心的是,沈听雪手中到底有没有她们计划那些事情的证据。

按理说她的人把痕迹清除的干干净净,不应该留下什么把柄才对。

张侧妃喝了大夫开的安神药,第二日一早还没醒。

没人敢去打扰侧妃休息。

朱灵云还在跪祠堂。

下面的人也没个主心骨,因此也就没人去找顺天府尹放人。

张侧妃因为睡得太沉,没来得及去救女儿。

鲁阳郡主却一大早到了顺天府。

褚大人饭还没来得及吃,便听人说鲁阳郡主带人闯了进来。

“她怎么来了?”

褚大人皱了皱眉,赶紧让人去给容战送信。

小厮刚想走,褚大人又道:“派两个人去,一个去定北王府,一个去将军府。”

“王爷说不准在将军府。”

听说王爷十分热衷于去岳父家蹭饭,一日三餐都蹭。

将军府已经习惯多添一副碗筷了。

这会王爷也下朝了,说不准又去王府蹭饭了。

小厮得了吩咐,立刻分头去找那位王爷。

鲁阳郡主带了十几个随从,直接砸开了顺天府的大门。

褚大人住在顺天府后院,前面办公,后面住人

他身边的人其实不多,昨晚能打张侧妃个措手不及,那是对方太大意。

而鲁阳郡主这种有备而来的人却不好对付了。

“不知郡主来此有何贵干?”

“若有状要告,还请郡主去前堂。”

褚大人走到院中,正迎上颐指气使的鲁阳郡主。

他淡淡一笑,态度不卑不亢。

“我没有状要告,找褚大人一点私事罢了。”

鲁阳郡主直接进了屋,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熟悉的跟在国公府似的。

“郡主都闯进来了,若下官不听似乎也不好,郡主说吧。”

“来人,上茶。”

鲁阳郡主身边的松青拿了一个盒子打开放在了褚大人面前。

一盒子银票,银票的数额不是很大,在一百两左右,目测有三十几张,也就是三千两左右。

三千两对于褚大人这种小官来说,已经非常多了。

“郡主这是什么意思?”

褚大人皱起了眉头,眼神冷冷的看着鲁阳郡主。

“褚大人抓了我王府的郡主,我父王已经知道了。”

“父王如今正在赶回来的路上,若褚大人一直不肯放人,这官怕也做不成了。”

“再怎么说,那也是我王府的郡主,况且大人有失公允。”

“据我所知,昨个那件事就是沈成廷做的,沈成廷应该给了大人好处,大人才会错判的吧。”

鲁阳郡主并不是多好心专程来救庶妹。

她只是非要沈家背了这一烂摊子账。

她要逼褚大人放了庆阳郡主,然后再找人到处宣传,事情已经查清楚,的确是沈成廷轻薄庆阳郡主。

然后,她再鼓动这庶妹去沈家门前天天闹。

她就不信了,这么闹下去大家还不相信沈成廷轻薄安玉真这事。

“郡主,下官虽然官职低微,比不上王爷,也比不上国公爷,但身在其位谋其政,下官既然管着这顺天府,只要有人告状就会秉公办理。”

“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便是皇上问起这事,下官也有话可答,怎么到郡主这就成了下官错判了?”

“再者说了,沈将军那等英雄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何会轻薄庆阳郡主?”

“难道沈将军就喜欢强迫人不成?”

“褚大人这就不识抬举了。”

鲁阳郡主不屑的瞪了褚大人一眼,“国公府与安王府的面子你也敢驳,你以为皇上会听你一派胡言?”

“你那点证据还能给安王府抹黑不成?”

“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不需要你出面解释错判这事,你只要把我妹妹放了就是了。”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真是我妹妹做的如何,他沈成廷一个男人有什么损失?”

“郡主这么说才是真的不讲理,这跟男人女人有关系吗?”

“做错了就是错了,人下官是不会放的,不但不会放,还会严格按照律法办事,郡主请回吧。”

褚大人不耐烦与鲁阳郡主纠缠,冷着脸让人送客。

谁知鲁阳郡主身边的侍卫突然身影一闪,上前死死掐住了褚大人的脖子。

褚大人身边的侍卫见此也立刻出了手,想要将褚大人救下了。

奈何鲁阳郡主今日铁了心来抢人,带的都是身边专门培养的高手。

褚大人身边的那些普通侍卫,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

侍卫们倒在地上,被死死的压制着。

褚大人被鲁阳郡主的随从死死掐着脖子,脸色青紫,几乎喘不上气来。

鲁阳郡主冷笑一声,嘲讽道:“我看大人是自己的命重要,还是所谓的公道重要。”

“本郡主说是沈成廷轻薄了我妹妹,那就是他沈成廷做的,你若敢不放人,按照本郡主的意思来,就别怪本郡主让你今日下葬了!”

褚大人上个月才调任顺天府尹一职。

鲁阳郡主特意查过这位顺天府尹,得知这位是个很有才华的人,曾经高中状元,只是太过迂腐,过于刚正不阿得罪了不少人,因此混了那么久,才混到顺天府尹的位置。

褚大人背后没什么大人物为他撑腰,实实在在的清官,因此鲁阳郡主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为了让沈成廷身败名裂,为了送庆阳郡主去将军府折腾沈家人,鲁阳郡主竟然大胆到要杀朝廷命官。

褚大人并没低头,虽然已经快要窒息,却依然梗着脖子不肯认输。

鲁阳郡主是个极其强势的人,看到褚大人这般顿时怒从心起,“杀了他!”

“郡主,可是他……”

“可是什么可是,谁让本郡主不快,本郡主就让他死,包括沈家人还有敏太妃和那个小贱种!”

掐着褚大人脖子的随从骤然用力。

褚大人脸色一青,几乎失去了意识。

就在这时,一道寒光闪过。

掐着褚大人的那只手手被当场削去,血溅了褚大人一脸。

褚大人:“……”

随后鲁阳郡主那些侍卫哀嚎声阵阵,一个个全部从墙头扔了出去。

鲁阳郡主只看到一道影子闪来闪去,并没看清楚人影。

之后,她身边的人除了两个丫鬟之外,全都不见了踪影。

“鲁阳郡主真是好大的脸啊,诬陷我爹还想杀了朝廷命官,安王府的郡主怎么了,安王府的郡主就能滥杀无辜了?”

沈听雪坐在墙头上,单手托腮看着还没回过神来的鲁阳郡主嘲讽道:“郡主真是厉害死了,要不要我们家十三跟皇上说说,郡主你是怎么耍威风滥杀无辜的?”

“沈听雪,你这个小贱人怎么在这?”

鲁阳郡主一看到沈听雪便气不打一处来。

尤其是她知道沈容救了秦离非之后,更加认定本就是沈家人将她儿子重伤,后来又故意救了她儿子,好以此离间她们母子间的关系。

“娘,你怎么这样骂人?”

秦世子不知从哪冒了出来。

鲁阳郡主一愣。

秦离非看着面色灰白的褚大人更是怒道:“娘,你为了陷害沈家,还想杀楚大人?”

“我没有!”

鲁阳郡主脸色一冷,伸手指着沈听雪道:“她的话你也信?”

“我早就说过肯定是沈家人伤了你再救你的,你还不信。”

“看看你现在都开始相信沈家人的话了,难道还不能证明我是对的?”

秦离非瞬间怔住,万万没想到母亲会这般想。

沈容救他还救错了不成?

“离非,娘跟你说……”

鲁阳郡主的话还没说完,电光火石间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脸色一白,下意识的疯狂的追了出去。

“苏不归……”

秦离非听到她追出去的时候喊了一个名字,只是喊的太含糊,他并没听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