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355章 小九,你是不是有点矮啊

容战低头看着怀中要生五个娃娃的小姑娘,顿时轻笑出声,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爷,到了。”

沈听雪一觉醒来,马车正好到山脚下。

护国寺修建在青阳山顶,几百台阶。

来的香客多数都会亲自爬山,当然也有些娇气的千金小姐或者官家夫人受不了劳累的,会坐轿子上山,多给轿夫些赏钱就是了。

沈听雪与容战下了马车拾阶而上。

这点路程对他们习武之人来说不算什么。

若不是怕不够诚心,沈听雪大概会用轻功直接飞上去。

但想想自己是来求子的,九姑娘便立刻浑身都是力气,满脸虔诚的拉着容战往上走,“十三,我们要认真点。”

容战:“……”

定北王想了想,低声道:“求子无需求观音娘娘,需要求我。”

沈听雪诧异的看着他。

容战唇角微勾,眉梢微挑,“生孩子这事还得需为夫夜夜努力,辛勤耕耘才是。”

“娘子无需处理,只要配合为夫就好。”

沈听雪羞的脸颊通红。

她可是诚心诚意来求的,这人怎么这样。

容战长的太高,沈听雪只能跳起来敲他的脑袋,小声道:“马上要上山了,不许黄言黄语的往外冒,老实点!”

黄言黄语是九姑娘自个给定北王私下里贴的标签。

沈珏与沈容走在后面看着,颇为不解。

沈容正想说什么。

沈珏突然大声道:“小九,你是不是有点矮啊?”

都要跳起来才能打到容战的脑袋,这不是矮是什么?

“你也矮,你还没我们十三高,你这个小矮子!”

沈听雪回头气呼呼的瞪了沈珏一眼。

沈珏不以为然,“我和定北王也没差多少啊,小八比我还矮呢,你七哥也比我矮,你怎么不说他?”

“不过你是我们家最矮的,这倒是真的。”

“啊啊啊,四哥,我一会要在佛祖面前许愿,愿你这辈子都会被媳妇管的死死的,以后四嫂说一,你绝对不敢说二,四嫂让你打狗,你绝对不敢撵鸡!”

沈珏哼了一声,“她敢,大不了我去青楼睡。”

“那你就等着被爹爹打死吧,哼!”

“……”

欸,不对劲啊,他还没媳妇呢。

说不准以后的媳妇是个温柔似水的姑娘呢,如同他兄弟夏婉那样的。

但是想想夏婉最近拿着树枝抽人,还叉腰骂人的样子,算了……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到了山顶。

护国寺虽是皇家寺院,但也接待普通香客。

达官贵人来的不少,普通百姓也有不少。

因此寺内一直香火鼎盛,僧人众多。

百年寺庙,古朴庄重,处处透着庄严肃穆之感。

来往的香客也都很有规矩的往寺院里走。

寺院门口则有不少僧人迎接香客。

容战他们一道,立刻有一名瘦高的僧人带着两名小僧过来迎接,“阿弥陀佛,小僧见过王爷,见过几位公子小姐。”

“悟法师傅不必多礼。”

容战虽然不怎么信这些,却还是入乡随俗,虔诚的行了一礼。

沈听雪则显得更诚心,双手合十,微微低了头,“今日有劳师傅了。”

“施主客气了,几位里面请。”

一行人跟着悟法师傅进了寺院,寺院中央矗立的玲珑佛塔尤为瞩目。

据说这座玲珑宝塔,乃是建寺的时候就有的。

当年高祖皇帝还是太子的时候,被人追杀至此险些丧命,恰巧遇到去上京化缘几个僧人,其中有个僧人出家前曾是江湖上有名的侠客。

那人救了高祖皇帝。

高祖皇帝登基后,便命人在这青阳山顶建了一座佛寺,安置那几名僧人,并且命人花费数万黄金,建了这座玲珑宝塔。

之后,随着僧人越来越多,护国寺也就慢慢成了皇家国寺,名声也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这玲珑塔已有三百年的历史,又经过每日佛法的加持,早被当做了神物。

故而来护国寺的香客,先要拜玲珑塔,在玲珑塔的桌案前上一炷香。

悟法师傅将香递给了沈听雪与容战。

二人接了香跪了下来,按理说要磕三个头。

可刚磕完第一个头,忽然轰的一声,玲珑塔竟然径直朝着沈听雪砸下来。

容战脸色一变,扔了手里的香伸手便将沈听雪拽到了一旁。

砰!

三百年历史的玲珑塔,就这么轰然倒地,塔身断成几节,重重的砸在了院中,砸出了好几个大坑。

“阿牛,阿牛啊。”

“我女儿,我女儿埋在下面了……”

有人大喊大叫的冲向倒地的玲珑塔。

沈听雪这才发现,竟然有孩子被砸在了玲珑塔下面,还有男人被砸断了一条腿,正躺在那哀嚎。

“快救人。”

沈听雪喊了一声,冲过去想把小孩子救出来了。

孩子实在太小了,也就两三岁的样子。

“玄风,玄彻,先把孩子救出来。”

容战伸手拦住沈听雪,命玄风玄彻下去救孩子。

就在大家齐心协力,将玲珑塔塔身一点点挪动位置,把被砸的血肉模糊的孩子救出来的时候。

有人惊呼,“地上有字,快看快看。”

沈听雪顺着众人的视线望去,脸色顿时变了。

地上的确突然出现了一行小字,清晰的写着:女命,年十六,天煞孤星,亡神降临,早年丧母,克夫克父克兄克六亲克国运,唯死可解,而后还有具体的生辰八字。

那是沈听雪的生辰八字。

容战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将小姑娘圈在怀里,不让她去看。

四哥与七哥更是面露厉色,不敢置信的瞧着。

玄风悄悄的摸过去,想毁了那行字,至少不能让人看清生辰八字。

否则,沈听雪就要成为千古罪人了。

然而,玄风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

便有一少女指着沈听雪大声道:“是沈听雪的生辰八字,天煞孤星是她,她娘死了,她克死的,是她克死的!”

众人纷纷转头看来。

沈听雪被容战护在怀里,却仍然止不住颤抖。

完全是被气的。

她不是天煞孤星,娘亲不是她克死的,不是……

“滚!”

很少发火的七哥,此刻却挡在妹妹面前,眼神喷火的瞪着那少女,像一头发怒的小豹子。

“就是她,她就是天煞孤星,我知道她的生辰八字,而且她刚刚跪拜玲珑塔便倒了,就是她!”

少女声音尖锐的喊着,甚至带了些许兴奋。

“阿弥陀佛。”

“来印大师来了!”

一年逾古稀穿着袈裟的老和尚,走到了沈听雪与容战面前。

沈听雪心中咯噔一下,预感不妙。

果然,下一刻那位德高望重的来印方丈便对容战道:“这位姑娘乃天煞孤星的命格,杀气太重刑克六亲,夫君也在六亲之内,老衲奉劝王爷一句,还是早早与这位姑娘解了婚约吧。”

容战脸色一冷,手腕一翻,强劲的内力打出。

来印方丈被震的退后几步,面色煞白,吐出几口血来。

“方丈,方丈。”

一众僧人立刻上前扶住了来印方丈。

刚刚带他们进来的悟法师傅,顿时怒道:“王爷怎可动手?”

“这位姑娘若不是命格杀气太重,镇寺的玲珑塔又怎会无缘无故的倒塌。”

“我们方丈是为您好,您乃北启一代战神,身上背负着保卫山河的重担,方丈不忍您被天煞孤星累及,您竟然出手伤人!”

容战这一动手,顿时引起了香客们的不满,纷纷出言讨伐。

北启人信佛,对僧人很是尊重,尤其是护国寺的僧人。

容战动手打伤来印方丈,那就是对佛祖不敬。

忽然,有个中年女人扑了过来要厮打沈听雪,“你这个天煞孤星,你害死我女儿,她才三岁啊,你还我女儿命来。”

“你这个贱货!”

女人的女儿被埋在了玲珑塔下,挖出来的时候已经断气了。

另外一户人家也冲了过来,“还我儿子的命来,妖孽妖孽!”

“听说将军夫人早亡,肯定是她克死的。”

“这种天煞孤星不能留啊,要活埋才能驱除煞气,不然会影响国运的。”

“沈将军深明大义,女儿既然是这般妖孽,想必沈将军也会大义灭亲的。”

“我儿子的腿算是彻底废了,你这克死人的妖女,我也要毁了你一条腿。”

“天煞孤星,我们打死她。”

“打死她!”

周围的香客加起来有上百人。

他们被人煽动,义愤填膺的想杀了沈听雪,因为有侍卫的阻拦冲不过来,就捡起地上的碎石头往沈听雪的脑袋上砸。

被砸死孩子的父母亲抱着孩子的尸体要沈听雪偿命。

许多人喊着她克死了母亲,很多人朝着她扔石头,扔贡果。

容战将她牢牢的护在怀里。

偶尔去有石子冲破隐卫的防线,也都被他挡了回去。

容战弯腰抱起怀中瑟瑟发抖的小姑娘,纵身一跃,眨眼间便离开了寺庙。

那些疯了的香客还想冲出去拦住沈听雪。

来印大师在这些香客心中很有威望,今日来的不少人是这位大师的忠实信徒。

来印大师被伤,他们不认为是容战的错,反而觉得是沈听雪克的容战迷失了自我,才会做出这种事。

“杀了妖女,杀了沈听雪那个妖女!”

“沈听雪不能与定北王成亲,她会克死定北王,克死我们的战神的!”

“将军府年纪轻轻就没了,肯定是被这个女儿克死的。”

沈听雪被容战带离寺庙,还能听到这些声音。

她紧紧抓着容战的衣裳,埋在容战怀里微微颤抖着,眼圈微红。

她没有克死娘亲,娘亲不是她克死的,她一点也不想娘亲死,她想娘亲……

容战低头看着怀中微微颤抖的小姑娘,顿时心如刀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