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366章 定北王瞬间有点怂

精美的小册子,外面用了‘孙子兵法’四个字掩人耳目,里面却是一男一女,一阴一阳,各种招式,下面甚至还有详细的文字注解。

沈听雪:“?”

她往后翻了翻,简直打开了新的人生大门。

这么多讲究和玩法的吗?

须臾,沈听雪脸颊红红的合上册子,嘴里念念叨叨的嘟囔着什么。

“小姐怎么了?”

问画奇怪道。

“清心咒,清心咒。”

“啊?”

寻茶问画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家小姐。

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念清心咒?

小姐一不想打人,二不想骂人的,何必清心。

沈听雪将册子塞到了怀里,闭上眼睛想着清心咒,想着想着脑子里又都是那册子上的画面。

这样的那样的,还有那那那个样子的,真叫人大开眼界啊。

念了好久的清心咒也不管用,九姑娘破罐子破摔,重新打开小册子看了起来。

她都是要成亲的人了,念清心咒做什么。

太妃给她这个,肯定就是要她照着学的。

不对,这怎么照着学!

有的还可,有的也太羞耻,太太太难了吧。

她那小蛮腰经得起摧残吗?

问画好奇的伸出脑袋瞧了瞧,结果一瞧顿时吓了一跳。

如果不是那册子是太妃给的。

她都要以为别人想拿这玩意陷害她们家小姐轻浮!

问画对寻茶使了个眼色,寻茶一头雾水的也看了一眼,而后与问画面面相觑。

太妃为什么要送这个给小姐?

问画寻茶乃隐卫出身,从小只知道接受各种残酷的训练,哪里会考虑这些,所以突然看到如遭雷劈。

好在沈听雪在最初的清心咒失败以后,已经破罐子破摔适应了。

甚至还换了个姿势看,到将军府的时候,才匆忙把册子收好,

回到府中,跟着哥哥们练了会武功,便借口说累跑回去了。

回去之后,沈听雪让问画泡了茶,又端了瓜子来,躺在软榻上,嗑瓜子喝茶,顺便拿出怀中揣着的小册子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最初的羞涩到好奇再到沉迷无法自拔,也就前后一个时辰的功夫。

看完上册,看中册,还有个下册在桌上放着。

敏太妃为了找这东西也费了不少心力。

这种小册子不难找,但一个个画的太丑,叫人难以下咽。

万一吓着小姑娘怎么办?

有的则太单调,没什么指导作用。

她命人找了一个月,搜罗了一大箱子,最后才挑出了这一套精品。

封皮还以孙子兵法做掩饰,只要藏得深,不怕别人看到。

这一看便到了深夜。

外面坐着太冷,九姑娘索性上了床,披着被子,盘着两条小细腿,津津有味的研究起来。

坐在外间嗑瓜子的问画寻茶只听自家小姐一声声惊呼。

“天呐,还可以这样啊,是不是太累了,腿会断吗?”

“咦,这个不太行,看上去不是很美好的样子。”

“这个不错,只是这男人的脸画的不如前面的好,有点丑,这怎么下口啊。”

问画寻茶:“?”

王爷果然赢在了容貌上。

定北王刚到院子里,就听到自家小姑娘咋咋呼呼的喊。

声音其实不算太大,奈何定北王武功太好,功力外散没什么听不到的。

只是他没听明白小姑娘喊的什么意思。

什么腿断了,胳膊不舒服,甚至还有句…臀太高?

这丫头看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本呢?

于是,定北王没走门,跳窗进去了。

“看什么呢。”

“哇,这个厉害的……”

九姑娘刚刚看到精彩之处,面前猝不及防出现一张脸,差点把她吓死。

“啊啊啊,十三,你怎么进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沈听雪犹如一个被抓包的孩子,吓的急忙合上了小册子,拼命的想藏起来。

容战挑眉,愈发好奇了,“给我瞧瞧,看的什么。”

“孙子兵法,孙子兵法,我研究兵法呢!”

沈听雪举起小册子的封皮在定北王面前晃了晃,努力证明自己只是个看孙子兵法的乖宝宝。

容战瞧了一眼,疑惑渐深,“是吗?”

“给我也瞧瞧。”

“不给你瞧,这是我的册子,不许瞧的。”

沈听雪吓的急忙往后藏。

容战无奈点了点头,“好,那我不瞧。”

“你转过身去。”

“……”

“转过去!”

定北王又好气又好笑,只能老实的转过身去。

沈听雪捏着手中的册子,左看看右看看觉得藏哪也不合适。

于是,她打算藏库房去。

哪知因为太心虚,着急起身忘记自己在床上,砰的一下撞上了撑着帘子的竹竿,手中的册子脱手飞了出去。

偏巧不巧砸在了定北王脑门上。

沈听雪都看傻了。

定北王十分淡定的从脑袋上拿下了小册子,漫不经心的瞄了一眼,然后便再也不能淡定了。

容战修长的手指快速的翻了翻手中的小册子,俊脸微沉。

看到最后,脸上露出一种难以言说的神情来。

他捏着手中的册子,抬头看着脸颊红的像煮熟了的虾子的小姑娘,尾音上扬,“哦,孙子兵法?”

“嗯,挺别致。”

“男女切磋,招式千奇百怪,各有胜负,耗费的体力也甚多,若一般小白脸可撑不了几个回合。”

沈听雪:“……”

呵呵呵……

这人黄言黄语的品级又高了。

容战拉着小姑娘坐下,摊开册子从头开始看,“这孙子兵法挺不错的,我们一起看。”

“容战!”

小姑娘急了,气呼呼的在他脚背上狠狠踩了一脚,起身瞪着他,“把孙子兵法还给我!”

气势很足,声音很大,只是说到孙子兵法四个字,气势瞬间掉了下去。

容战轻笑一声,“这个孙子兵法很别致,借我看看,总不能好东西让雪儿一人独享。”

“你嘲笑我!”

小姑娘都快气哭了,“又不是我想看的,是太妃给我的。”

容战一怔,皱起了眉头。

见此,沈听雪急忙解释,“也不能怪太妃!”

“太妃是见我马上成亲了,怕我什么都不懂,才给我的。”

一般这种事都是母亲或者家中的女性长辈教导,再不济身边的婆子嬷嬷也会提点一番。

但沈听雪自幼失了母亲,家中又没有别的女性长辈,上面还全都是哥哥,并无姐姐。

她又不喜欢婆子跟着,除了敏太妃能教导她一两句外,还真没别人可插手。

容战也明白母妃的意思。

不过他觉得也没什么,他的小姑娘他自己教就好了,不必别人来教。

看到小姑娘是真的生气了,定北王瞬间有点怂,伸手拉过小姑娘,摸摸脸捏捏鼻子,拉拉小手,又低头亲了亲安抚一番才道:“不是有我么?”

“为什么要别人教,成亲时候我教就是了。”

沈听雪有些害羞,低头嘟囔了几句什么,突然抬起头看着他,“你很熟悉?”

容战愣了愣。

沈听雪突然瞪大了眼睛,“你你你是不是早就熟悉过了?”

“别瞎说。”

定北王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自个的小王妃的意思。

这可是顶大帽子,他不想戴脑门上,急忙解释道:“男人都是无师自通的。”

“是吗,为什么女人不能无师自通。”

定北王:“……”

“因为你手中这种画册女人不常看,男人却经常能看到。”

他不是没看过这种小册子,有早已成亲的好友,就喜欢相互传阅这些,各种类型的都有。

之前甚至还有人当成宝贝进献给他。

不过他那时候又没什么旖旎的心思,基本看两眼索然无味就扔了。

库房里估计还积压了不少,也是今个看到小姑娘手中的册子才想起来。

“啊,真的吗,那你有多少啊,画册中的男人长的好看吗,如果比我手里这本好看,能不能借给我看看?”

九姑娘指了指画册中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长的还可以,但是有的地方画的不太好,实在难以下咽,我想看长的特别好看的男人,和十三这样差不多的就行了。”

看着小姑娘纤纤玉手,指着画中什么也没穿的果男,定北王俊脸一沉,伸手便将人拉到怀里,狠狠欺负起来。

“唔……”

小姑娘被欺负狠了,对着他张牙舞爪,伸胳膊抬腿。

可惜在武力值上她永远是被碾压的那一方,她那点扑腾动作助兴还差不多。

现阶段狠狠的欺负,最多停留在啃咬上面,再进一步的动作,定北王也不敢干。

偏偏那画册掉在了地上,翻开的那一夜实在春光无限,叫人遐想连篇。

定北王抱着小姑娘狠狠的亲了一通,身体里那股邪火依然不能消散。

小姑娘挣扎的时候,似乎碰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顿时吓的花颜失色,几乎是逃窜的爬起来退后了好几步。

“十三,你你你……”

刚刚看过画册的小姑娘,似乎知道的稍微多了些,扭捏半响,捂着嘴巴,羞答答的看着容战,哼哼了两声,“不行不行的,要等成亲那天。”

容战:“……”

她这样引诱他还成亲那天!

他现在快被逼疯了。

若继续呆下去,保不住会发生什么。

他在最爱的女人面前,自制力可没平时那么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