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393章 小九,你得保护我

秦世子也挺冤枉。

他对六公主没什么想法,可他娘却逼着他必须娶公主,换个别的身份的女人都不行。

秦轩娶了八公主,如今八公主还有了身孕。

韩氏也因此成了平妻与鲁阳郡主平起平坐。

鲁阳郡主已经败了一局,儿子的亲事决不能再败。

她本来看中的也是容韵儿,作为皇上最疼爱的公主,若能娶回去自然有面子。

为此她也求了皇后。

然而容韵儿看不上周修染,更看不上秦离非,仁帝也不会答应。

她也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容永乐,好歹比八公主身份还高一些。

秦世子看着手中的花嗤笑一声。

谁能想到除了秦楠以外,跟着他的人全是他母亲的人。

刚刚抽花签的时候,他一直没找机会与容永乐搭话,险些没被身边那个老嬷嬷给唠叨死。

“世子,您快点。”

身后的老嬷嬷低声催促着,“您看别家的公子都折了花送给喜欢的姑娘,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您磨蹭什么呢?”

那老嬷嬷心急的很。

郡主要争面子,必须娶个公主儿媳回来。

世子一表人才,只要肯用点心也不难,怎么就这么不上道呢?

秦离非抬头瞧了一眼。

容永乐正在纠缠沈澈。

她明显怕那蛇,却还蹲在那纠缠着沈澈问那问那的。

沈澈的脸色已经明显不耐烦了,皱眉道:“六公主,您还是回去烤兔子吧,这蛇一时半会烤不好,卖相也不怎么好,一会油流出来怕都要恶心的您吃不下了。”

说着,六公子转了转手上的蛇,特意将蛇头往容永乐那伸了伸,差点把容永乐吓的跳起来。

“这蛇头不错,二哥一会把你那个也让给我。”

“行。”

沈弈点头,“但你要拿蛇尾巴和我换。”

闻此,八公子抖着手晃了晃手中的蛇,“六哥,我能都给你吗?”

他不想吃。

太可怕了,那么粗的蛇,也不知哥哥们是怎么下口的。

沈澈正想开口。

沈弈瞪了他一眼,“想都别想,今个整条蛇都给我吃了,吐出一口捡起来再给你塞进去你信不信?”

沈澈又道:“还有啊,不必完全烤熟,七分熟吧带点血丝吃正好,味道鲜嫩。”

他转头看向脸已经吓白了的六公主,不解道:“公主怎么还在这,难道公主不怕这个?”

“也行,一会烤的差不多了,我将蛇头赠予公主,公主若吃一个不够的话,我把五哥的也给你。”

容永乐的脸色更难看了,还吃带血的这人是不是变态?

“六公子,你把那蛇扔了吧,瞧着挺恶心的。”

容永乐没走,认认真真的教导沈澈。

沈澈转了转手中的蛇,眼神有些冷。

须臾,只淡漠的吐出四个字,“我喜欢吃。”

容永乐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人莫不是有病?

八公子则被二哥那番话吓破了胆,趁着六公主在这胡搅蛮缠,嗖嗖嗖跑到妹妹身边去了。

“小九,小九。”

孔四姑娘刚刚找了个话头和沈听雪搭讪就被八公子火急火燎的给打断了。

宋瑶见他过来,便往旁边靠了靠给他让了个地方。

“怎么了?”

沈听雪瞧了一眼还带着血的蛇,顿时有点懵逼。

再看看自个手中的肥兔子,果断觉得还是肥兔子香甜味美。

“二哥欺负我,让我吃蛇头,六哥也欺负我,不让我烤熟,说带血的吃起来鲜美。”

八公子委委屈屈的跟妹妹告状。

话一出,差点把旁边的姑娘们给吓吐了。

沈听雪盯着沈止手中带血的蛇头瞧了瞧。

如果就这么吃的话……

呕!

“啊,好恶心啊。”

“两位公子欺负人。”

宋瑶觉得自个手中的烤鸡都不香了,气呼呼的为八公子打抱不平。

沈听雪瞧着人家小姑娘都快被气哭了,才大发善心道:“没事,他不敢。”

“小九,你得保护我。”

八公子怕的不要不要的。

生怕二哥六哥真让他吃那带血的蛇头。

沈听雪伸手接过八哥手中的蛇,扬手一扔丢向了六公子,喊了一声,“六哥,接着你的蛇头。”

偏偏九姑娘扔蛇的时候,六公主还在那蹲着烦沈澈。

那蛇正好从她上面扔过去。

“啊!”

六公主能赖在这跟沈澈多说几句话,已经很大胆子了。

但是看到头上飞的蛇的时候,却怎么也镇定不了,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想跑。

谁知站起来的时候,那飞来的蛇头正好被她拦住,狠狠的砸在了她脸上。

“啊啊啊!”

六公主吓的哇哇大叫,伸手抹了把脸抹了许多血在手上,顿时两眼一翻白,昏了过去。

众人惊呆了。

罪魁祸首定北王妃瞬间愣在那,手中的肥兔子都差点掉火里去。

六哥转头冲着她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悄悄的给她竖了下大拇指。

小九够义气!

知道及时解救哥哥于水火。

“嫂嫂,你扔的还挺准……”

长安长公主吓成了结巴。

“公主,公主。”

穗儿抱着昏过去的主子哭成了泪人,须臾转头看向沈听雪质问道:“定北王妃,您怎能打人呢?”

“误会,误会。”

沈听雪叹了口气,“你们家公主怎么能乱蹦跶呢。”

六公子将那蛇扔进火堆里烧了,“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公主何必大惊小怪?”

穗儿气的面红耳赤,但她只是个小宫女,就算是六公主的心腹也不敢与定北王妃辩个你错我对出来。

长安长公主命侍卫送了六公主回去。

六公主只是被吓昏,也不是什么大事,回去休养休养,喝两幅安神药便好了。

她一走,六公子总算轻松了,开开心心烤起了自个的蛇头,“小八,你那个差不多了,你可以吃了。”

没人回。

“小八?”

六公子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个蛇头好像是小八的?

他转头向妹妹所在的方向找去,果然便找到了人。

那小子那么大个男人,蹲在女人堆里烤起了鸭子。

沈澈抽了抽嘴角,“小八这猪胆子也太小了,三哥怎么教的,小九胆子都比他大。”

沈弈伸手戳了戳自个的蛇头,“三弟身体不好,一个小九就够费心了,哪有功夫管他。”

“你不是过阵子再走吗,这阵子小八就交给你了,好好练练,别弱的跟个鸡崽子似的。”

兄弟二人交谈的时间。

五公子将自己那个蛇头扔给了初五,然后去那些有钱的公子身边走了一遭。

就走了这么一遭的功夫,又谈下了几单生意,甚至还叫人拿了纸笔来,当场立了字据。

这些公子们名下或多或少也都有自己的产业,若只靠着家里发的月银过日子可不敢这么大手大脚。

因此,有人带着他们赚钱,他们自然是乐意的。

沈听雪烤好了肥兔子,撕下来一个兔子腿给了宋瑶。

又撕下另外一个兔腿打算自个吃的时候,孔四姑娘秀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而沈听雪手中剩下的兔肉,已经让问画她们拿过去分了,就剩了这么一个腿。

她看了看孔四姑娘,沉默片刻摇了摇头,“我就剩这一个了。”

说着,先咬了一口,味道是真的鲜美,表情十分享受。

孔四姑娘伸出的手顿时僵在那。

她有心和沈听雪套近乎,便想得到宋瑶一样的待遇,娇滴滴的开口要兔子腿,以后还能炫耀炫耀。

让别人都看看,定北王妃对她多好。

换做别人,这兔子腿肯定就给了。

可九姑娘向来不是个自己吃亏的人,她并不介意帮别人一点小忙,给点东西也无妨。

但那是在自己不受委屈的前提下,她烤了这么久就剩了一个兔子腿,为何要让给孔四姑娘?

宋瑶正在卖力的啃兔子腿,看到这一幕也是十分尴尬,想把手里的兔子腿让出去,但是低头看一眼被自己咬了好几口的兔子腿,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中。

周围的姑娘全都好奇的瞧着。

孔四姑娘羞的快哭了。

那边,沈钰谈完生意,便找了个树木多的地,往里一坐借着树木挡住了自个的身影,而后拿出腰间挂着的那把金算盘,噼里啪啦算起了账。

“五公子,你在算账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沈钰吓了一跳,手中的算盘都拨错了。

他抬头,便看到长安长公主不顾那繁杂的裙子,闯入了花丛中,裙摆甚至还被地上的枯枝刮了一下。

“长公主。”

沈钰收了算盘,也不顾身上的土便想溜。

“五公子似乎很喜欢做生意。”

长安长公主拦着没让沈钰离开。

沈钰礼貌一笑,“是啊,我就是个俗人,只喜欢银子。”

长安长公主微微一愣,似乎没法接这个话,想了片刻也只能憋了一句出来,“银子挺好的。”

“在下离开太久了,兄长怕是一会要来寻了,告辞。”

沈钰侧身绕开长公主跑了。

长安长公主站在原地瞧着沈钰急匆匆的背影,眼中满是无奈,轻叹一口气,“是我痴心妄想了。”

“公主,您要不再挑挑别家的公子,今个来的世家公子可多着呢。”

青黛站在一旁犹豫的开口,心里替自家公主难受。

长安长公主摇了摇头,“我如今的身份,谁又看得上呢?”

那边突然传来了喧闹声。

不多久,小丫头急急的跑了过来,“公主,二殿下来了,差点跟沈公子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