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402章 羞辱

容恒抬头看了一眼沈听雪,神色阴沉,“你做的?”

沈听雪莫名其妙的瞪了他一眼。

这人怕不是有病!

前世那些账,她都没算呢,之前那些小小的教训算什么。

她倒是想干这事,不过有人捷足先登了。

而且三皇子与五皇子突然闲得发慌不请再来,说没有猫腻谁会信?

容恒突然将目光移向了容深与容臻,冷笑出声,面容近乎扭曲,“三弟,五弟,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杀了我?”

“你们以为,你们杀了我就能成为太子了!”

“二哥,是非曲直,自有定论,这事我们不掺和,你还是向父皇去解释吧。”

五皇子不卑不亢,又看向沈听雪道:“这事婶婶也看到了,若父皇问起还请婶婶如实回答。”

沈听雪翻了个白眼,“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设的计自个去狗咬狗,为什么把她拖进去。

她今日受了惊吓,还要回去补觉,可没心思掺和皇家这些内斗。

仁帝是个小人,她若掺和了这事,指不定怀疑是她陷害容恒。

五皇子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沈听雪转身带人去厢房里换衣裳。

剩下的戏怎么唱,就看这二位皇子多大本事了。

在场的女眷也因为周倩蕊那被砍掉的三根手指吓得不轻。

如今又目睹了这么一桩糟心事,一个个吓的花颜失色,尖叫不已。

作为主事人,长安长公主只能硬着头皮,让丫鬟们先安排诸位小姐夫人先去休息休息,喝杯茶压压惊。

本来后面她们还要在一起赏花喝茶的,如今也没那个兴致了。

那些公子们则留了下来。

容恒这事非同小可,这些世家公子的家族立场不一。

有三皇子的人,有五皇子的人,当然也有容恒的人。

有人想把事情闹大,有人想把事情压下来,热闹的很。

沈听雪换下了骑马装,换了一条颜色比较浅的裙子,比之前少了几分凌厉,又变回了那乖巧无比的样子。

让人瞧着心生好感,不自觉的就想去接触。

众人聚在一个院子里。

之前有不少人打着巴结定北王妃的主意来,但被这场比赛打乱,也没说上几句话。

现在得了空,不想白跑一趟便来刷刷脸,说几句话,哪怕瞧一眼也行。

这其中最难受的是高小姐。

她虽然没被切手指,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她之所以答应十公主凑数,无非是抱着自个能行,一定能打败定北王妃的想法。

她上马的时候,看定北王妃的眼神很不屑,一副看不起的样子,压根不觉得定北王妃的骑射功夫有什么了不起的。

如今惨被打脸,定北王妃那箭法便是在场擅长骑射的世家千金也没能比得上的。

有位年轻的夫人掩唇一笑,朱唇轻启道:“王妃,您的箭法今个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了。”

“不像有些人,平常在姐妹中话说的满,一直自诩神箭手,结果呢也就射中了几箭而已。”

另外一个小姐接口,“可不是吗,这京中善骑射的夫人小姐们可不止她一个,偏偏就她能耐吹的那么响,今日还要去王妃您比,结果呢?”

“结果怕是连给王妃提鞋都不配。”

与那位小姐交好的世家千金大胆的接了一句,顿时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这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算是明着指出是谁了。

高小姐站在那,本想喝口茶润润喉咙,听了这些人的讥讽却是气的差点摔了手中的茶盏。

但哥哥还在那边处理事情,她这时候也不能走。

若出去只有她一个人,又担心遇到什么事。

毕竟今日闹出的事挺大,而且她怕周倩蕊找她的麻烦。

是以只能站在那,冷着脸强行憋着心中那口气,愤恨不已。

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不就是因为沈听雪嫁给了定北王,这群眼皮子浅的便上赶着巴结?

来日等自己也进了定北王府,分走了沈听雪的恩宠,看她们还要如何!

这些世家小姐夫人,越是想贬低她以此讨好沈听雪,她便对容战越是执着,势在必得。

“啊,对不起,对不起。”

一声惊呼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沈听雪循声望去,却见人群中的容清漪脸色有些白,眼睛无神的站在那,也不知在想什么。

一位世家小姐,不小心撞到了她,茶水撒了她一身。

而容清漪也只是神色淡淡的看着那位小姐,并没说什么。

“临安郡主,对不起。”

“没事。”

一旁的周少夫人倒是笑着开了口,“小事罢了,王小姐不必惊慌。”

“妹妹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怪罪王小姐的,是不是妹妹。”

“嗯。”

容清漪点了点头,依然面无表情。

就在这时一个小童似乎有什么事,着急的挤了进去,因为太着急险些将另外一位夫人撞倒在地。

那夫人是个急脾气,扬起手就扇那小童,怒道:“不长眼的东西,往哪挤呢。”

不料就在那位夫人的巴掌落下去的时候,一直面无表情的容清漪突然冲了过去,将那小童拉到了身后护着。

啪!

那位夫人狠狠的一巴掌落在了容清漪脸上。

所有人都愣了。

打人的夫人看到容清漪脸上明显的巴掌印也是一愣,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眉头轻蹙,“临安郡主,你做什么?”

容清漪捏紧了拳头,抬头看着她脸色有点冷,与刚刚的那个她简直判若两人,“这位夫人,他也不是故意的,还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一个奴才,一个下人不会规规矩矩的走路,过来便往我身上撞,这算小事吗?”

那位夫人并不惧怕容清漪,咄咄逼人,“这种奴才可都是要拖出去打死的!”

容清漪紧紧护着那小童,回呛道:“他只是个孩子而已,你还想怎样?”

“住嘴!”

不等那夫人反驳,周少夫人已经开口喝止了容清漪,冷着脸瞪了她一眼,“不懂规矩,下人犯了错本就该责罚,阿奴言行无状,冲撞了郑夫人,打他一巴掌还委屈了?”

“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堂堂少夫人竟然站出来护着一个低贱的下人成何体统!”

“来人,把阿奴带下去!”

周少夫人一声令下,身边的两个婆子立刻过来扭着小童的胳膊拽下去了。

两个婆子粗鲁的很。

小童被扭的胳膊生疼,却不敢出声,只能咬牙忍着。

被带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

“向郑夫人道歉!”

周少夫人拿出了当家主母的架势呵斥容清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愣是一点面子没给容清漪留。

郑夫人得意的瞧着容清漪。

在场的人也没有要帮容清漪的。

毕竟她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郡主,背后压根没人撑腰。

而且她虽然是周学成的平妻,但嫁给周学成的方式叫人不耻,没人把她放在眼里。

沈听雪皱了皱眉正要开口。

容清漪却已经对郑夫人行了礼,垂着头很是谦卑,“郑夫人,对不起,是我过分了,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别与我计较。”

一句话瞬间让在场的人哑然,就连郑夫人都没再说话。

堂堂一个郡主卑微到这种地步,真是叫人唏嘘。

沈听雪并不相信周学成是真的喜欢容清漪。

若真的喜欢,不会让周少夫人这么欺负人。

周少夫人也不是个没脑子的,之所以敢这么嚣张,不过平时就是这样罢了。

容清漪在周家的地位应该一直都是这么低,在周少夫人身边卑躬屈膝习惯了,背脊怕是再难挺直。

沈听雪想起容清漪托人给沈辰送信的事,微微叹了口气。

不管她的身世如何凄惨,他们可以力所能及的帮忙,但当时容清漪提的要求她大哥不可能答应,她也不会答应。

没有谁有责任为了你的幸福,而牺牲自己的幸福。

“王妃。”

一声轻唤让沈听雪回过了神。

沈千芸与沈元霜两人也是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与沈听雪说几句话。

那两位皇子让沈家这两位小姐今个来的原因也是一目了然。

即便容韵儿与沈听雪关系不好,也没阻碍五皇子打一些小心思。

“两位姐姐今日可好?”

“托王妃的福,一切都好。”

“听说二叔与大哥过几日就要离开了,我们想回去看看,不知王妃近日可要回将军府,我们也好做个伴。”

两人鼓足勇气来找沈听雪,想回去看沈成廷与沈辰,为两人送行。

沈千芸与沈元霜之前在将军府也是透明人的存在,沈将军怕是都不记得这两个侄女,关系实在谈不上亲厚。

只怕是那两位皇子的意思。

沈镰仕途无望,后院乌烟瘴气,升官的希望不大。

沈千芸与沈元霜若能与将军府走动的近一些,对她们以后也好一些。

沈听雪并没拒绝,点了点头应下来。

小事而已,她不会让两人难做。

沈千芸与沈元霜连连点头,掩饰不住面上的喜色,就连冯侧妃都跟着高兴不已。

那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长安长公主便撤了局叫人都回去了。

容恒容深容臻三位皇子去见仁帝。

另外还有几位世家公子一同前去。

众人互相道了别出了园子。

周围有惊呼声传来,沈听雪抬头一眼瞧见了站在门口等她的男人。

男人一身轻甲,身姿挺拔的立在那,眉目清俊,那双墨色的深眸中只有他最疼爱的小姑娘。

容战练完兵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便忙着来接自个的小王妃。

在场的姑娘们实在羡慕。

“十三。”

沈听雪再顾不得其它,拎着裙摆跑了过去。

一旁的高小姐看的眼睛都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