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419章 苏伯伯,我去请母妃来治您

“世子呢,还没回来?”

“没有。”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那秦轩都娶了媳妇多久了,他们母子都骑到我头上了,本以为离非回来能帮我这个做娘的争口气,也娶个公主回来,谁知给他几次机会,一次也没把握住,蠢!”

提起秦离非的婚事,鲁阳郡主顿时没了摆弄胭脂水粉的心思。

“这几日盯好世子,他的亲事可不是他自己说了算的。”

“我让他娶公主,就算绑着他上床,也必须给我娶个公主回来。”

“我安如意的儿子,绝不能输给任何人!”

鲁阳郡主烦躁的打翻了梳妆台上的首饰。

旁边伺候的小丫头,也都是战战兢兢的,大气都不敢出。

这位主子脾气不好,近来更是喜怒无常。

府中已经被责罚死不少丫头了。

初三急匆匆外出买药。

“小乞丐,这个给你。”

走到一家药铺前,初三见药铺的人太多,便找了个小乞丐,给了他一个铜板,又嘱咐了几句。

小乞丐很快跑回来,“贵人,大夫说药卖光了。”

“知道了,你去吧。”

之后,初三又走了两家药铺,毫无意外一副药也没买到。

初三立刻觉察出了不对劲。

公子要的那味药也不是什么名贵药材,更不是什么常用药材。

药铺里绝对有存货,一家没有货,不可能接连好几家都没货。

半个时辰后。

初三两手空空的回了将军府,吓的他连正门都没走,偷偷摸摸跑回来的。

沈听雪见他跟做贼似的,十分疑惑,“初三,你后面有狗?”

“药呢?”

“小姐,药没买到,不仅咱们需要的那味药没有,所有解毒的药材都没了,全被人买空了。”

“而且,我还发现有几家药铺外面有人蹲着,所以我没自个进去买药,找了几个小乞丐问的。”

“回来我都没敢走正门。”

“你钻狗洞进来的?”

沈听雪怔了怔,而后拍了拍初三的肩膀,“委屈你了。”

“小姐,我没钻狗洞,我走的侧门!”

初三急的面红耳赤,“小姐,重要的是我们买不到给苏大侠解毒的药。”

沈听雪嗤笑一声,“能在京中把药突然买空,那些江湖人士可做不到。”

“寻茶,你回王府一趟,去问问总管王府的药房里有没有,实在没有我明日进宫一趟,御药房里应该有。”

“若再没有。”

沈听雪眼眸半眯,“谁拿走了药,我就让谁吐出来!”

看到初三没买药回来,她便知道这是一个局。

有人算计好了一切,提前买空了他们要用的药材。

幸好初三留了个心眼,不然只怕将军府很快就会被人围了。

而且苏不归这么多年,踪迹一直隐藏的好好的,怎么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了?

尤其是苏不归那些死敌,更是早早的到了京城。

若说没人故意把消息散播出去,她是不信的。

好在王府还有些存药,王府药房里的药比将军府的药房存药更多更全。

存药已经足够给苏不归解毒了。

沈听雪松了口气。

不然她只能明日入宫求敏太妃,想办法去御药房拿药了。

只是那样一来,容易落入对方的圈套。

“三哥,虽然初三没出面买药,可我担心将军府还会有变故。”

“嗯。”

沈祁点了点头,“我们要早做准备。”

翌日一早。

城门刚开,鲁阳郡主的人便着急的出了城,去给那些江湖人士送信去了。

暗杀苏不归的人,如今联合在了一起,加起来有上百人,全都是江湖高手,还有一部分死士。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要能杀了苏不归什么阴险的办法他们都会用。

然而,他们并不敢轻易相信鲁阳郡主的小厮。

正在盘问的时候,忽然有人喊道:“苏不归出现了,就在那,快追!”

“他受了伤还中了毒,挺不了多久的!”

苏不归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迅速消失。

武功最好的几个先追了上去。

“假的,肯定是假的,苏不归在将军府呢,你们往哪追呢?”

前来送信的小厮着急的直跺脚,生怕自个完不成任务回去会挨罚。

有人嫌他聒噪,手中的刀利落的斩下。

小厮的头颅瞬间被斩了下来,也不知被谁一脚踹飞,骂道:“呸,苏不归就是化成灰,我们也能认得出来。”

“居然敢送假消息叫我们去将军府送死,老子把你的头当球踢。”

这些人可不是普通的贼匪,都是江湖上恶贯满盈的大盗。

穷凶极恶之人,向来不讲道理,想杀便杀。

可怜那小厮还没完成任务脑袋便掉了。

国公府内,鲁阳郡主起的晚了些。

她今个心情好,一个人坐在梳妆台前仔细的描眉。

“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年,可本郡主依然觉得自个风姿不减当年,依然是那般美艳无双。”

站在旁边伺候的松青笑道:“那是自然,咱们郡主才是这上京的第一美人。”

虽然这话谁都知道水分很大,但鲁阳郡主还是心情好的应了下来,“本郡主也这么觉得。”

“郡主,不好了出事了。”

主仆说笑间,凌嬷嬷突然推门进来,急道:“咱们的人被杀了,那些人根本不相信我们的消息。”

鲁阳郡主手中的螺子黛一歪,好好的柳叶眉瞬间粗了一大截,看上去像条歪歪扭扭的毛毛虫。

“为何?”

“这群人是蠢吗,苏不归不在将军府还能在哪?”

“郡主,我们的人……”

凌嬷嬷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前院闹哄哄的。

接着,便听到了丫鬟小厮们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啊,有贼,有贼啊。”

“世子!”

“快来人,保护世子。”

“离非怎么了?”

鲁阳郡主脸色一白,心中闪过不好的预感。

她急急忙忙的想要往前院奔,却被护院给拦住了。

“郡主,府中突然进了许多贼人,世子正带人与他们打呢,您可别出来。”

“那些贼人穷凶极恶,见人便杀,您千万躲好,别被他们抓了。”

“光天化日之下,谁敢来国公府闹事?”

鲁阳郡主心下一沉,“是不是沈家的人?”

“他们是不是装作贼匪来闹事了!”

鲁阳郡主还以为自个昨晚做的事败露,沈家人故意装成贼匪来找茬。

不管是谁,国公府今个算是遭了殃。

秦离非武功虽然不低。

可对方人太多,且个个是高手不说,一个比一个手段卑鄙,暗器与兵器上全都涂了毒。

甚至还有人用了迷药,一撒倒一大片。

鲁阳郡主的院子也没能幸免,几个人打伤护院闯进来,到处翻找。

没找到苏不归,却找到了不少金银首饰,顺手牵羊的全带走了。

等官兵赶到的时候,这些人没找到苏不归一气之下放了一把火烧了国公府,逃之夭夭了。

好在火刚刚烧起来,官兵赶来及时扑灭,才没让国公府化成一座废墟。

秦离非中了毒,昏迷不醒。

韩氏与秦轩也在府中,这母子两人脑子足够好使。

贼人来的时候,一个装晕躺在了院子里,一个躲进了茅厕里。

那些人基本没杀人,毕竟是在天子脚下不敢闹的太过。

在他们眼中,珠宝比人命更值钱。

因此,没能找到苏不归,却洗劫了整个国公府,能拿的全部拿走,连丫鬟身上的碎银子都没放过。

国公府虽然有护院,可那些人的功夫也比不上江湖上这些恶贼。

秦离非与秦楠还有自己的隐卫全都受了伤。

若不是有他们在,国公府的情况只怕会更严重。

“老爷。”

韩氏抹了把别人的血在自己身上,哭着扑倒在魏国公怀里,“吓死妾身了,妾身差点就见不到您了。”

“这些贼人怎么这么大胆,大白天的就来抢国公府,天理何在啊。”

京中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因此,事情出了之后,大理寺刑部等全都派了人过来。

仁帝特意派了太子来处理此事。

容臻瞧了两眼秦离非的情况,眉头紧皱。

他这太子的位子才坐上没多久,便接手了这么一件棘手的事。

若处理不好,他这太子还没建立起来的威望,怕是就要没了。

苏不归刚刚回了将军府,比昨晚的情况没好到哪里去,身上的伤口又多了几处,黑色的衣衫全被鲜血染透。

他本就中了毒,行动受限。

为了引那么多人去魏国公府,又刻意放慢了速度。

如此做的代价,便是将自己折腾的半死不活。

沈听雪抬头望天,一脸无奈,“初三,扶苏伯伯进去。”

“初八,让人去烧热水、熬药。”

苏不归天不亮便不见了。

她就知道肯定会出事。

果然,不久后国公府被江湖飞贼洗劫一事传来。

沈听雪这才知道,这位看上去心性淡泊,不理俗事的第一剑客若真要生起气来也挺可怕的。

她能猜到事情是鲁阳郡主一手策划。

苏不归也能猜到。

半个时辰后,王府养的大夫给苏不归处理好了伤口。

“王妃,这位大侠伤的太重,脾气又不好,若这样下去,怕是不利于养伤。”

大夫对于不听话的病人也很无奈。

“劳烦大夫了,剩下的事我来处理便好。”

“王妃言重了,这是在下的职责。”

沈听雪掀帘进了屋。

虽然开了窗,屋内的血腥味依然很重。

明明已经半死不活的苏大侠,却还执意要起身。

旁边伺候的小厮劝都劝不住,急的直冒汗。

沈听雪站在那,抱着胳膊挑眉瞧了一眼这位不听话的病人,笑道:“苏伯伯,不然我去请母妃来治治您这受了伤还乱跑的毛病?”

苏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