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420章 您猜母妃会怎样

提敏太妃在苏大侠这永远好用。

苏不归没再乱动,看着身上的伤语气清淡,“这点小伤算什么,不碍事。”

“我要赶紧离开将军府,免得给你们惹麻烦。”

昨日遇到那些人的时候,他以为鲁阳郡主想报复他,所以透露了他的消息出去。

后来才知道,鲁阳郡主不仅要报复他,还要利用他毁了将军府。

是以他今日才祸水东引,反将了鲁阳郡主一军,让她好好尝了一回自己酿下的苦果。

苏不归从不屑于与女子置气。

可这次鲁阳郡主的所作所为实在惹怒了他。

一旦那些人对将军府出手,鲁阳郡主肯定会浑水摸鱼,派死士混进来屠杀将军府的人。

心思恶毒的令人发指。

将军府的人何其无辜,只因他在这住了几日,只因敏儿是沈家丫头的婆婆。

沈家便要遭受这一切。

虽然那些人暂时被引走,可苏不归知道鲁阳郡主不会放弃,她肯定还会想办法把那些人引到将军府来。

不将将军府闹个底朝天,她是不会罢休的。

“苏伯伯,您担心什么呢,我们将军府可不是国公府,他们若敢来,我就让他们有去无回。”

苏不归摇了摇头,“如今所有人都盯着将军府,皇帝老儿巴不得抓你们的把柄,我不能留在这。”

他担心鲁阳郡主会借此为难敏太妃。

一旦他与敏太妃的关系公诸于众,敏太妃会被牵连,将军府也会被牵连。

这是给沈家安插罪名最好的机会。

“苏伯伯去王府住吧。”

沈听雪沉默片刻道:“鲁阳郡主肯定想不到您敢去王府住。”

“一来,她认为十三并不知道您的身份;二来,她估计您也没那么大的胆子。”

而且王府里里外外全都是隐卫,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就算鲁阳郡主的人想去王府查看情况也根本做不到。

更别说那些江湖人士,招惹谁也不敢招惹这位铁血王爷。

别看他们去国公府闹的凶,又是伤人,又是抢夺金银财宝的。

可遇到手握重兵的定北王,他们根本不敢乱来。

“不用。”

苏不归几乎都没考虑,便摇头拒绝。

他没脸躲去王府养伤。

“那我一会就去看母妃,告诉母妃您快死了,您猜母妃会怎样?”

苏不归一怔,随后苦笑一声,“当年是我糊涂,害了敏儿一辈子,我的死活她不会管的。”

“您怎么这样?”

沈听雪瞪了他一眼,气的浑身颤抖,“母妃才不是那种人。”

“她是什么人,您还不了解吗,若她知道您受伤不会坐视不理的。”

“您真的把母妃想的太无情无义了,难怪你追不到老婆,难怪母妃不想与您重修旧好,榆木疙瘩!”

沈听雪气的一脚踹在门槛上,扔下一句话走了。

“我会让人送您去王府的,不想去王府,您就去皇宫吧。”

苏不归:“……”

他从未想过,自己这个第一剑客有朝一日居然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训斥。

苏不归摸了摸鼻子,本想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但是想到敏太妃又怂了,老实的坐了回去。

之后,苏大侠背着包袱,乖乖的跟着人去王府了,没再反抗。

正如苏不归所料,国公府遭了这一场劫难之后,鲁阳郡主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她不停的派人放出苏不归藏在将军府的消息。

还故意让人散播了苏不归与沈成廷是至交好友的事。

如此一来,苏不归就有理由躲藏在将军府养伤了。

鲁阳郡主还派人买通了几个江湖人士,利用他们在江湖上的地位与威望,让那些人相信了苏不归在将军府的消息。

于是,晚上一波又一波的杀手悄悄潜入了将军府。

然而他们偷偷摸摸查了半天,所有院子都找了,压根没找到苏不归的半点影子。

反而听到几个丫鬟私下里聊起了鲁阳郡主与那位定北王妃的恩怨。

“国公府被烧,明明就与我们没关系,可那鲁阳郡主三番五次的来找咱们小姐闹事,可真够恶心的。”

“可不是怎么着,咱们夫人已经去了多少年了,鲁阳郡主与夫人有些恩怨,死活抓着那些陈年旧事不放,为难公子和小姐,不就因为将军不在,府中没有长辈主事,她便这般欺负人嘛。”

“可也没这样欺负人的啊,上次她还非要诬陷咱们府中藏了采花大盗,愣是让皇后娘娘下旨让刑部来查,咱们将军府就这么点人,平日里冷冷清清的,藏什么采花大盗啊。”

“上次是藏采花大盗,下次说不准我们窝藏反贼呢,咱们公子身子不好,总被她这样折腾那还了得?”

“等王爷回来吧,王爷回来他们就不敢欺负咱们了,王爷会护着小姐和公子的。”

“对,王爷快回来了,到时候好好收拾收拾那个满嘴谎言的老妖婆。”

蹲在树上听了半天的探子,回去复命了。

那些人派出的几名探子,听到的情况差不多。

再加上一连三日,他们都没搜到苏不归的下落,渐渐回过神来。

鲁阳郡主那老女人是想借刀杀人啊。

想让他们与将军府都斗起来,万一能杀了将军府的公子,或者那位定北王妃便除去了她最厌恶的人。

而他们得罪了将军府,还得罪了那位定北王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等回过头来定北王杀了他们,鲁阳郡主挑拨这事就算彻底揭过去了,死无对证。

鲁阳郡主能收买人,放谣言。

沈听雪也能。

况且沈家几位公子江湖上的人脉比鲁阳郡主广多了。

沈弈派了几个人去搅合一番。

于是,那些刺杀苏不归的江湖人士便一致认为自个被鲁阳郡主骗了。

苏不归还活着不假,可人根本没在将军府。

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吃亏的主,因为容臻在调查此事,也不敢再去国公府闹事。

转而去了安王府,抓了安王妃出府。

等安王妃被找到的时候,衣不蔽体的躺在路边昏迷不醒。

那些人并未对安王妃怎样,只是故意撕坏她的衣服扔在路边毁了她的名声。

办完这事,便都离开了上京,免得被那位太子殿下追查到。

安王妃出了这种丑事。

对鲁阳郡主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这几日鲁阳郡主都在安王府里陪着自己的母妃,同时还要提防王府那些侧妃庶妃生事,趁机鼓动她父王休妻。

将军府。

沈听雪听说安王妃出事的消息后,脸色便一直不太好。

她并不想连累无辜,设计这么一手,只是想让鲁阳郡主吃点苦头。

鲁阳郡主想引来江湖人士与将军府火拼,甚至浑水摸鱼对她下毒手。

她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不会对鲁阳郡主的所作所为不管不顾,定要出手报复。

只是连累到安王妃,还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主子,严八姑娘来了,正要与三公子出府呢。”

问画急急忙忙掀帘进来。

沈听雪凝眉,“三哥要出府?”

问画点头,“严八姑娘特意约三公子陪她出去买东西,三公子同意了。”

“三哥最近旧疾复发,怎么能出府呢?”

沈听雪顾不得太多,径直去了前院,拦下了欲要出府的两人。

沈祁这几日身体情况并不是太好。

前天晚上下了场雨,沈祁的腿经不得凉,因此最近不是很舒服,最好便是在府中静养。

若非迫不得已,沈祁这个时候不应该出府。

“三哥,这几日你身体不好,怎么还出府?”

“正好我也想出去逛逛,我陪严姑娘出去吧。”

“无妨。”

沈祁笑看了妹妹一眼,“没什么大事,你不必太担心。”

“我怎能不担心呢,你的身体经不起折腾的。”

“初三,推公子回去。”

沈听雪转头看向一身清雅打扮的严清姿,淡淡一笑,“我陪严姑娘出去转转,不知严姑娘可介意?”

严清姿原本要对沈祁说的话,还没来来得及说出口,便被迫噎了回去。

“当然不介意。”

“王妃能陪我出去,这是我的荣幸,本来也想叫王妃出去的,怕王妃忙一直没好意思开口。”

“不忙,不忙,若是严姑娘有事相约,我一定赴约的。”

“天气正好,咱们现在走吧。”

“好。”

严清姿无奈点了点头,离开的时候一步三回头的往回看。

初三最听自家小姐的话,早推着三公子跑了。

严清姿看不到沈祁,只能回过了头,自责道:“都是我不懂事,三公子身体不好,还要三公子陪我去买东西。”

“其实我想同三公子一起去挑选我们成亲时用的物件,成亲是两个人的事,我希望选的东西我们两人都能喜欢。”

“以后成亲了,也有些特殊意义。”

说到这,严清姿面颊一红,目光含羞。

“严姑娘有心了,近来雨水多,天气潮湿,三哥的腿实在不宜出门。”

“严姑娘想买什么,不如我陪姑娘看看?”

严清姿点了点头,“好。”

两人上了马车,直奔打造家具物件的铺子。

成亲的规矩,女方那边会去新房量尺寸打造家居,包括床、橱柜、书柜这些,都要由女方这边打造好,成亲之前送到男方家中。

距离成婚的日子也没多久,如今开始准备这些,倒也不算早。

“之前我几个姐姐出嫁,也是在这家铺子里定制的,檀木、红木、黄梨木都有。”

“也不知道三公子喜欢什么样的,算了等我先看看,改日拿几个图样去给三公子看。”

沈听雪沉默听她说着,看她欢呼雀跃的表情,心头微微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