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428章 就是这么拽

平南王显然是有备而来。

挑出来的美人多多少少与沈听雪有些相似。

只是定北王妃毕竟是万里挑一的美人,能真正比得上的很少。

这些人最多也就半分相似罢了。

容貌不相似的,便是年龄相似。

甚至最后出来的两个美人,还一脸撒娇的模样,大概想模仿定北王妃娇俏可爱的样子。

可惜……

容战话都没说一句,在那些美人靠过来的时候,眼神蓦地一冷,衣袖一挥。

砰砰砰!

只见十几个穿着清凉的美人,身子凌空而起,一个个跟沙袋似的飞出了院外。

砰砰砰!

又是几声声响,美人们叠罗汉似的跌在了一起。

你压我,我压你,压在最下面的美人险些断了气。

在场众人脸色都变了。

平南王更是险些被嘴里的葡萄噎死。

他一脸愕然的看着,有些想不通。

以前这个傻子不近女色,那是没尝到女人的滋味。

如今已经成亲了,该摸的摸了该睡的睡了,早不说以前那个小雏鸡了。

怎么还不开窍?

容战嘲讽的看着他。

平南王摸了摸下巴,颇为不解,“可是这些美人不和胃口?”

“十三弟想要什么样的,我这美人多的是,即刻叫人为你寻来便是。”

“我已经成亲了。”

容战收回目光,坐在一旁喝了口玄彻刚刚泡好的茶。

“我的妻子很好,不是这些庸脂俗粉可比的。”

此话一出,在场的美人面色顿时有些古怪。

那位定北王妃到底长成什么样子,竟然迷得定北王这么专情?

平南王微微一愣,诧异的看着他,“十三弟,你这是?”

“咱们也就两年没见,你怎么还成装成这副深情的样子了?”

皇室里的男子哪个会是深情丈夫?

莫说皇室里的男人,天底下的男人都一样,谁不爱美人。

谁不想左拥右抱?

换着不同的女人玩弄,那滋味可是相当妙啊。

玄彻:“?”

他们爷为什么要装?

容战嗤笑一声,不想与他解释这个问题,冷声道:“以后别往我面前塞女人。”

“否则,她们将和平南的土匪一个下场。”

这话把那些美人吓得不轻。

美人们从地上爬起来,整了整衣裳还想重振旗鼓,再接再厉的。

毕竟定北王侧妃的位子很诱人。

哪怕不是侧妃,只是王府里的侍妾,那也是高人一等。

从此富贵荣华,万千宠爱,不再为生活奔波。

为此多付出些代价也没什么。

美人嘛,哪个男人不爱。

只是没想到这个王爷实在是可吓人,身上的气息冷的吓人。

一群穿着清凉的美人,瞬间止步,你看我我看你。

平常勾引男人的招数愣是使不出来了。

平南王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他见容战的脸色始终冷冷淡淡的,对那些女人的厌恶一点没掩饰,便知今晚的美人计不成。

“都下去吧。”

院内的美人不甘心的退出了小院在外面等,院内只留下了几个服侍平南王的。

“十三弟,听说那些土匪头目你都抓着了?”

“嗯。”

“那好。”

平南王喝了口美人递过来的酒,“今晚我把人带回去,好好审问一番,等把剩下的余孽抓住了,也算能给平南的百姓和皇上一个交代了。”

“这次剿匪,咱们兄弟也算配合默契,等我呈上奏折,皇上定会龙颜大悦,十三弟若有什么请求也可趁此提出来。”

玄彻以及众兄弟们:“?”

没治你一个通匪的罪名就不错了,你还想着抢功劳?

“不必。”

“这些人我亲自处理。”

容战压根没给平南王商量的机会。

平南王冷笑一声,“十三弟这是担心我抢你的功劳?”

容战点头,“你可以这么想。”

平南王笑容一僵。

容战并非好大喜功之人,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容战的确不稀罕那点功劳。

但他不稀罕是一回事,让给别人又是一回事。

老子不要的东西你也别想拿走,就是这么拽。

“十三弟打算何时班师回朝?”

“与你无关。”

“……”

“我好给十三弟践行。”

“不用。”

平南王沉默下来,被这个张狂的弟弟堵到无话可说。

许久之后,平南王才缓和了脸色,“十三弟,你抓的这些贼匪中,有一人伤过我,这人必须交给我处理。”

“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容战神色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技不如人,怪别人?”

平南王差点气出心脏病来。

这弟弟连一声五哥都不叫了?

之后,容战提了自己的要求起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丢下一句话,“没事别来烦我,尤其是你身边那些女人,滚的远远的。”

“下次再敢靠近我的院子,剁碎了喂鹰。”

正在送信的烈风,“!!”

欺负它不会说话吗?

容战带人离开后。

平南王脸上的笑彻底落了下去。

他神色冰冷的看了一眼容战离开的方向,嗤笑一声。

不识抬举的狗东西!

“走吧,回王府。”

平南王扔了手中的酒杯带着自个一堆美人离开。

美人排成两排,跟在平南王后面,占了一条街。

为首的白衣女子紧跟在平南王身侧。

那女子容颜娇媚,肤白赛雪,莲步轻移,楚腰纤细,举手投足间摄人心魄。

平南王身边的侍卫小厮几次都忍不住偷看,眼神痴迷。

“怎么样,有把握吗?”

平南王阴沉着一张脸,浑身上下都透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与刚刚吊儿郎当的模样截然相反。

女子微微垂眸,模样恭敬,“不太容易,据我观察定北王心性坚定,不为美色所惑,媚术对这样的人收效不大,也可能毫无收效。”

平南王皱眉,声音不悦,“所以,你一点办法也没有?”

“除非用…情蛊。”

两人的声音渐渐低下来。

烈风的速度很快,第三天沈听雪便收到了容战的信。

容战预估半个月后能回来。

沈听雪收了信便回了趟王府,添置了些东西,让管家重新布置一遍。

王府里新挖了一个鱼池,沈听雪在集市上买了不少鱼苗,打算养鱼。

以后没事的时候,她与容战就坐在一旁钓鱼吃。

鱼苗长起来很快,等他们去边疆的时候,大概就吃没了。

“之前那个厨师回来了吗?”

“明天让他去一趟将军府,先让他试试那几道菜,等十三回来……”

沈听雪回来的空隙,严清姿去了将军府。

恰巧沈祁不在。

沈祁难得出府一趟。

“那我在府中等吧,三公子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严清姿淡淡一笑,假装没听出管家委婉让她离开的意思,直接带着丫鬟进了府。

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