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431章 我对三公子情根深种

这个大夫是傻子吗?

自己给他塞银子是为什么,他难道看不出来?

要么别收银子,要么就按照规矩办事。

收了银子却不办事,不怕被人打死吗?

茯苓气的心肝疼。

如果大夫能夸大严清姿的伤情。

不但沈止要倒霉,严清姿能利用的把柄也就更多一些。

谁知这大夫银子拿了,却没办事,气的茯苓险些当场把银子要回来。

送走了大夫,严清姿在茯苓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她的脸色很难看,眼睛红肿的厉害,有气无力的开口解释,“八公子不是有意的,是我自己没站稳,你别怪他。”

沈祁点头,“小八是我弟弟,他的脾气我很了解。”

“他虽然冲动了些,但绝不会做出伤害人的事。”

两句话将严清姿欲要装作大度的解释全都堵了回去。

她本想说自己不会怪沈止,毕竟是沈祁的弟弟,也算自己的弟弟。

还想说回去之后,不会告诉爹娘真相,只说自己不小心。

然而,让她意外的是沈祁不但没有安慰她,向她道歉,反而一开口便偏袒沈止。

严清姿气的藏在袖子里的手一直发抖。

她没说什么。

茯苓不乐意了,“三公子,八公子动手推自己的嫂子,这本来就不对。”

“我们小姐受伤后,他连句道歉都没有,这也是能用冲动解释的?”

“八公子年龄也不小了,十六了,还这么不懂规矩,以后谁家姑娘愿意嫁给他?”

“严姑娘不会管教下人的吗?”

沈祁突然开口,神色微冷。

“什么?”

严清姿一愣,诧异的看着沈祁,以为自己听错了。

“将军府的公子,岂是一个丫鬟能编排的,严家平时就是这样调教下人的?”

沈祁的声音冷的有些可怕,眸色沉沉。

这是严清姿第一次见沈祁发脾气。

她不了解沈祁。

三公子虽然常年坐在轮椅上,但脾气并不阴郁,向来温和。

可那只是在没有触及他底线的原则上。

他是看着弟妹长大的,自家人关起门来怎么教训都没事。

但无论何时外人不行。

尤其这个外人还只是个丫鬟。

他沈家的公子,不是一个丫鬟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严清姿身子一晃。

茯苓还想说什么为自己辩解,却正对上沈祁阴沉的目光,顿时吓的魂飞魄散,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不轻易发火的人,发起脾气的时候,往往比那些脾气暴躁的人还要可怕。

“出去跪着。”

严清姿反应过来怒斥一声。

“是,小姐。”

茯苓委屈的应了一句,出去跪着了。

“是我管教下人不严,阿祁你不要……”

“严姑娘。”

沈祁皱眉,对她口中‘阿祁’两个字十分排斥。

“未成亲之前,我们不必如此亲密。”

“为什么?”

严清姿眼圈红红的瞧着他,声音透着几分无助于委屈,“我,我们不是已经定亲了吗,你是不是嫌弃我,不想娶我?”

“严姑娘人很好,何来嫌弃一说。”

“严姑娘不必多想,我只是不习惯而已。”

闻此,严清姿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三公子不嫌弃我便好。”

她抬头看了初三一眼。

初三:“?”

看的他心里毛毛的。

“三公子,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想同三公子说。”

严清姿鼓起勇气,“还望三公子屏退左右。”

“那不行。”

初三果断摇头,“我是必须跟在我们公子身边不离左右的,您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严清姿抿了抿唇,言语里满是哀求,“此事非同小可,还请三公子屏退左右。”

“我一个弱女子,也不能对三公子做些什么。”

“更何况,我只要他们在外面守着,并不是离开这院子,三公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沈祁面色平静的看着面前娇滴滴的美人,无悲无喜。

“三公子,我们是未婚夫妻,你难道非要防我至此?”

沈祁没有说话。

严清姿继续道:“我长话短说,用不了多久。”

“若没有很重要的事,三公子以为我会费这么大周折?”

“你我这门亲事为什么会匆匆定下,其中有没有别的缘故,三公子真不想知道?”

“初三,你在门外守着。”

沈祁沉默片刻,神色淡淡的点了点头。

他有些不耐烦,并不想与严清姿多说。

只想试试她的目的。

“是。”

初三知道自家公子的脾气,不敢多说只能退了出去。

初三退出去之后,屋内便只剩下沈祁与严清姿了。

沈听雪正在王府养鱼的时候,收到了严清姿乱闯沈祁院子的事。

九姑娘那个暴脾气,拎着鞭子便快马加鞭的赶了回来。

“我一直爱慕三公子。”

严清姿在沈祁面前站了一会,突然笑着开了口,“很久了,我对三公子情根深种。”

“这门亲事也是我求了爹爹,爹爹去皇上那求来的。”

“严家二爷没那么大的面子。”

沈祁神色淡淡的看着她,一脸漠然的拆穿,“严家二爷到不了皇上跟前求这事。”

“沈家的家门也不是谁去求就可以进的。”

“这门亲事,皇上看的是严大人的面子,而不是你父亲的面子。”

“所以,严姑娘这话言重了。”

严清姿怔了怔,面色羞赧。

她没想到脾气温和的沈祁,戳穿人的时候一点余地都不留。

“我爹官职不高,是没那个资格,可我是真心爱慕三公子,想与三公子在一起的。”

严清姿突然上前一步,解开了衣衫。

只有一层外衣,一层中衣,再里面竟然就只剩肚兜了。

幽幽香气在严清姿解开衣衫的时候扑鼻而来。

沈祁面色一冷,正要出手。

外面突然传来初三惊喜的声音,“小姐,您回来了。”

太好了,小姐终于回来了!

沈听雪也没问什么,见房门紧闭心头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二话不说,砰地一声踹开了房门。

严清姿脱掉衣衫,朝着沈祁怀里扑了过去。

她以为沈祁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

而她又刻意将沈祁逼到了墙角的位置,沈祁肯定躲不开。

谁知,沈祁身下的轮椅快速转动。

在她扑过去的时候,桌子被推开,轮椅绕了个方向,绕到了她身后。

而她因为扑的太狠,整个人重重的撞在了墙上。

脑袋磕出了一个大包出来。

沈听雪看到她衣衫不整的样子正要骂人。

严清姿已经双眼一闭,昏过去了。

“……”

即便如此,沈听雪还是气的一脚踹飞凳子骂道:“严姑娘是找不到男人了吗,来祸害我三哥,脸都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