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499章 你家主子看脸吃饭的

唯一可惜的是,白词昏迷后。

两边便直接断了联系。

南岳那些忠诚以为白词已经遭遇意外。

所以,现在态度如何,白词也不敢确定。

但既然是先皇亲自选出的人,想必也不会太差。

有了这份名单,白陌与白景寒的前行之路便顺利了许多。

这些年,虽然两人暗中收服了不少势力。

可狗皇帝严防死守,内部的核心势力他们很难触碰。

而白词的名单里,有两人二十年前不过是小官吏一枚。

如今却已经权倾朝野。

其中一位还有众多门生。

若这两位都反水支持白景寒,那么他们想夺回政权就容易了许多。

“我即刻找景寒去商量,外甥女你要去吗?”

“不去,我要去看我的铺子。”

“你们要商量的事情太头疼,做事的时候再叫我。”

“比如,暗杀哪位大臣,掀哪家大臣的房顶,或者偷听这种事我也在行。”

白陌:“……”

他算是看出来了。

他这外甥女就不喜欢走寻常路。

“那行吧,你自己继续吃吧,我走了。”

“不过你这鹰真不错,能拔几根毛给我吗?”

烈风:“?”

“你干嘛?”

“做鹰毛毽子。”

啄死你!

烈风突然飞了起来,对着白陌便冲了过去。

狠狠的一下,差点把白陌的肩膀给撕咬下来。

作为空中之王,烈风向来无所畏惧。

白陌快哭了,“我错了,我开个玩笑而已。”

“我去拔鸡毛,拔鸡毛做毽子。”

烈风威武一番,又落在了桌上。

沈听雪拍了拍烈风的脑袋,“想吃什么吃吧。”

白小白凑过来,“主子,我能喂它吗?”

沈听雪点头,“可以,不过烈风喜欢吃肉,你得去拿点肉干来喂它。”

“好!”

白小白跑到厨房里,直接将锅端了过来,里面有各种腌制的肉干,还有中午没吃完的红烧肉。

烈风低头看了一眼。

嚯,还挺丰盛。

它没动弹。

白小白拿了一块肉递到它嘴边。

烈风才勉为其难的开了尊口。

白茶等人见此,也都围了上来,一个个拿着肉干逗烈风,还大胆的去摸烈风的毛。

“烈风好威武。”

“好聪明。”

“这是怎么养的啊,我也想有一只。”

烈风吃着肉干,昂起头得意的不行。

它可是第一聪明鹰。

再想找它这样一只鹰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等白小白他们把烈风喂的躺在软塌上飞不动的时候。

沈听雪抱了两封厚厚的信件走了出来。

烈风:“?”

卧槽,你怕是要累死小爷。

“烈风,先去找我大哥,然后再去找十三,明白吗?”

明白个锤子,你知道南岳帝京距离北启边疆有多远吗?

更何况,我还要横跨北启一趟。

给烈风绑上信之后,沈听雪便出了门,一身白衣飘飘,手拿折扇,身骑白马,端的是如玉贵公子的模样。

问画寻茶换回了女装,但依然是易容过的。

而白小白则成了沈听雪的随从。

“哇,那位公子是哪家的,怎么从未见过。”

“长的好好看啊,面如冠玉,貌比潘安,我喜欢。”

“那你快去,你爹天天催着你嫁人呢。”

“这位公子……”

于是,那位姑娘真的拦住了沈听雪的去路,顺便摘下了腰间挂着的香囊。

南岳的民风当真开放。

女子只要有本事,身份地位并不比男子低。

所以,这的女子都会主动追求男子。

没办法沈听雪的男装实在过于耀眼。

女子也如同那日的方小姐一样,对沈听雪一见钟情,着急的要送香囊。

沈听雪在女子开口说后面的话之前,着急的解释,“姑娘有心了,我已有家世,与家中眷属感情甚笃,实在无法接受姑娘的一片芳心。”

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但咬了咬唇,还是多问了一句,“敢问公子,可介意再娶二妻。”

南岳娶平妻是一件很寻常的事。

有些面容姣好的男人,会成为女子的争抢对象,家里两位妻子还可能都很有背景权势。

当然,这里的男子有权有势也一样可以纳无数妾室。

若没地位的男子,则只能听妻子的驱使。

沈听雪吓了一跳,“不必了,多谢姑娘。”

“快走。”

九姑娘实在扛不住这南岳女子的热情,急忙打马离开。

中途,还有一位年轻姑娘跟白小白表达爱意。

白小白快吓哭了,“这位姐姐,我还是个孩子,求求你放过我吧。”

那位姑娘温和一笑,“不要紧的,等你年纪够了,我们再成亲便是。”

“而且你这年纪也不算小了,已经到成亲的年纪了。”

“不,姐姐你看错了,我只是个子长得高,我其实才八岁。”

“姐姐告辞,再也不见。”

白小白骑马追上了沈听雪,面红耳赤,“主子,我下次能在脸上弄一道疤吗?”

沈听雪果断摇头,“不行,太丑了。”

“你家主子看脸吃饭的。”

“可这里的女子太热情了,我有点害怕。”

“你怕什么啊?”

沈听雪翻了个白眼,“你不答应,难道人家姑娘能把你拉家里强迫你洞房成亲,把你睡了不成?”

白小白:“……”

真的好阔怕。

幸亏他有武功。

若真遇到…那样的,他应该能用轻功逃走吧。

真羡慕首领,长的那么祸国殃民,却从来不出来露脸。

转眼,一行人在一家首饰铺子前停下。

沈听雪的人正在往下拆牌匾。

里面有伙计正盘点首饰。

沈听雪原本就打算做首饰生意。

问画画工不错,这半年跟着她走了许多地方,逃亡的过程也见识了不少风土人情。

尤其是在东辰那段日子,她们接触了许多贵妇。

她们的首饰很特别。

沈听雪便打算结合东辰南岳以及北启三国的特点,做一些与众不同的首饰出来。

第一,能赚钱。

第二,可以结交那些官宦人家的夫人小姐,借此为白景寒他们打探消息。

而且这些女人最擅长八卦,能从她们嘴里打听出不少官员的隐私,也算一个收集对方把柄的好办法。

至于这铺子前面的掌柜留下的一些首饰,她也让人全都盘了下来,有自己的用处。

“这家铺子被谁买了,我出三倍的价钱,不知能不能让给我?”

沈听雪刚进铺子,便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她心中暗道不好。

果然,下一刻那人便着急的进了铺子,惊喜的很,“沈公子,居然是你。”

“沈公子是过来看首饰吗?”

“方小姐,真是巧啊……”

沈听雪转过身来,看向富贵逼人的方小姐一脸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