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沈听雪容战 > 第505章 刁蛮的公主

“那长生道长,就那个大骗子,说要择一处福地为皇上炼制长生不老丹,还要寻找天定的有缘人。”

“据我所知,这个长生道长原本打算找的是别处,临时出了问题,罗盘随便指引了个地方。”

“所以我就成了那个有缘人?”

沈听雪诧异道:“这是撞大运了?”

也就是说那个道长原本想联合自己的人骗圣帝,结果却因为出了意外。

自己便成了那个人,被迫拖了进去。

如今圣帝一门心思求仙问道,希望能长生不老。

所以长生道长比任何人的地位都高。

他若说想杀了谁,那就是一句话的事。

他若想保谁,也是一句话的事。

因此即便皇后那日去闹了一场,自己都没什么事。

长生道长做法中途出了差错,为了不被怀疑,只能把自己这个被阴差阳错选中的幸运儿极力保下来。

如果她猜的没错。

接下来,她便能成为圣帝身边的红人了。

能接近圣帝,还能接近那长生道长,实在是个难得的机会。

若能好好利用,他们的计划就能更快的实施了。

“我就说我运气好,小舅舅不信我。”

“上次我去东辰,运气也是这么好的,不然我怎么能从墨君衍那变态手中把娘亲救出来。”

闻此,白景寒忙道:“话虽如此,可这事太危险。”

“小九,你要想清楚。”

“不到万不得已,我真不希望你被卷进去。”

“你是姑姑唯一的女儿……”

他不想沈听雪出任何事。

他不能伤害到姑姑的女儿,否则他还怎么有脸见姑姑。

“表哥,你就放心吧,我没事。”

“我见到你们口中的皇后了,还真是个狠角色。”

“对了,那个陈贵妃到底什么来路,我总觉得她不像没脑子的。”

虽然那日只打了个照面。

可沈听雪总觉得那位陈贵妃,不只是传说中的妖妃。

那双眼睛实在太聪明。

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甘心做一个祸国妖妃。

要知道,圣帝若突然暴毙。

以皇后的性子,她的下场会很惨。

闻此,白景寒叹了口气,“她是陈阁老的孙女。”

“陈阁老也是皇爷爷当年特意摘出来的人。”

“陈阁老假意效忠当今皇帝,因此家族并没受到任何牵连。”

“可惜后来,陈阁老的小公子得罪了皇后的娘家侄儿,被打断了双腿。”

“之后,皇后蓄意报复,给陈家安插了许多罪名,陈家男人全部被杀,女眷则充为军妓。”

“而陈贵妃当年年纪小与两个姐姐被留了下来,被皇后悄悄的送去了青楼,由青楼的老鸨调教长大。”

“皇后的本意是利用陈家姐妹赚银子,也是为了刺激远在军中为妓的陈家其他女眷。”

“不想那陈贵妃运气好,遇到了皇上,入宫之后便被封了贵妃,之后……”

之后,陈贵妃宠冠六宫,风头无两,经常勾着圣帝不去上朝。

而且她入宫以后,还盯着皇后的毒害,想办法求圣帝为陈家翻了案。

当年被充为军妓,还活着的几个陈家女眷,也回到了京城。

白景寒与白陌也摸不准这位陈贵妃是敌是友。

陈贵妃要为陈家报仇是肯定的。

但她未必想与他们合作。

而且陈家当年接了密旨的乃是陈阁老,结果陈阁老被杀,全族男子无一生还。

陈贵妃应该不知道先帝与陈阁老的约定。

这几年白陌也试探过陈贵妃,但并没试探出什么。

所以,他们便一直没敢拉拢陈贵妃。

牵一发动全身,若不是特别肯定,白陌与白景寒谁都不敢删词行动,生怕功亏一篑。

“那就再等等看。”

“对了,这个长生道长是谁的人?”

沈听雪挑眉,“他是个单纯的骗子,还是背后有人?”

白陌摇头,“长生道长到京城也才三个月的时间,藏的很深,底细我们没摸清楚。”

“小九,与他打交道一定要小心,无论何时绝对不能暴露你的真实身份。”

沈听雪点头,“放心,放心,我可聪明着呢。”

“……”

沈听雪的铺子选在两日后开张,取了个俗气的名字金玉满堂。

白陌带了几个朋友来捧场。

既然通过了圣帝的追查,他也就不必担心什么,光明正大跟沈听雪来往。

反正他狐朋狗友多。

这些年,他一直在小心翼翼的布局。

这次圣帝查沈听雪与白陌的关系,发现他们只是普通的酒肉朋友,也就放了心。

白陌这种纨绔,满大街都是朋友,跟谁认识还真不稀奇。

沈听雪也就成功躲过了一劫。

“沈公子,恭喜恭喜。”

说话间,有人送了不少礼物过来,大张旗鼓,甚是热闹。

“方小姐,里面请。”

沈听雪有些诧异。

来人竟然是方千月,方千月还带了另外一名女子。

那女子眉眼有些熟悉,看上去傲慢的很。

方千月低头跟女子说了句什么。

女子嘟囔道:“真的吗,外面这种铺子有什么好东西,我可不信。”

“也就看你的面子上来瞧瞧。”

“见过王爷。”

结果两人一进门,便看到了坐在一旁喝茶吃东西的白陌。

方千月弯腰行礼。

女子却是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嗤笑一声,嘲讽的意思很明显。

白陌不以为然。

女子也不搭理他,走到柜台前低头选金饰去了。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全都拿给我看看。”

女子戳了戳柜台,挑了好几样金饰。

沈听雪看到女子这样,总算想起来为何女子的眉眼如此熟悉了。

跟皇后很像,尤其是眉眼间那股戾气。

小小年纪,不好惹的很。

再看她对白陌这态度,就知道她肯定是皇后的宝贝女儿。

伙计将金饰拿出来给那位公主看。

那位公主挑挑拣拣,不满意的大力往桌上摔。

沈听雪:“?”

“这位客官,您慢一些,我们这金饰……”

“啪!”

伙计的话还没说完,那位刁蛮的小公主便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了伙计脸上骂道:“闭嘴,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

“这位小姐。”

沈听雪示意伙计去给别的客人拿货,走过去拦住了那刁蛮的小公主,“我们这金饰的确不经您这样摔,万一摔坏哪里,咱们面子上都过不去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