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紫气凛然 > 第六零二章 刹那,永恒 大结局

“无知的蝼蚁,你惹怒我了!”圣魔尊单掌按住腹部,单掌起禁,无上魔威,丝毫不弱于双掌同运之招,“魔之谕,黑龙爪!”

单掌似魔,瞬化黑龙巨爪,掠杀而出!

剑气击爪,寰宇惊,虚空灭,宋思顿感紫耀剑一震,一股无匹魔威顺着剑身贯入体内,四肢百骸,裂骨数十。

“呕……”

鲜血喷洒,宋思被强大的气劲震飞万丈,但眼中的血邪杀意却是变得越来越盛。

另一边,圣魔尊也很不好受,一剑破虚的虚无剑气刺入他的体内,与紫邪剑帝的邪煞虚无剑意里应外合之下,护体魔罡顿时破碎。

不妙!

圣魔尊再提魔源,想要重聚护体魔罡,却见陷入极杀的宋思没有丝毫的停顿,最后一剑祭出!

“魔孽,受裁!”宋思无视重伤之躯,激发体内全数剑元,借天道法则,极杀无禁,“天地无极,紫气东来!元神祭剑,天罚道剑!”

霎时间,心之剑域再开,虚无剑意、青莲剑意、纯阳剑意、玄寒剑意、天道剑意,充斥剑域,万化归一,尽归天道!

宋思忘心无我,一身剑道臻至巅峰,一身血肉精气,竟化虚无,融入眼前血肉之中。

一如之前的“紫邪大帝”!

“不妙!”

圣魔尊惊见此景,全力催动魔源,甚至连降临占据这具躯体的那一点魔圣之能也尽数抽取。

因为他看得出,宋思这一剑已远超之前邪剑域天道意志化身的致命一剑!

如果他挡不下这一剑,将难逃归化虚无的劫难,甚至连带他的本尊也将受到致命的创伤,在劫难逃!

“蝼蚁,该死!”

气急败坏,圣魔尊催动魔源,以魔源化成一口黑龙刀,施展最终禁招。

“魔之极,黑龙杀!”

这一瞬,时间仿佛静止,宋思化身为天罚道剑,极杀而出!

他的心变得无比的平静,往昔的记忆也在这一瞬开始复苏,而后定格。

不存于过去,不存于未来,只存于现在。

原来,这句话的真道在于现在,珍惜现在,现在即是永恒,即便因此失去了过去与未来,那又如何!

一直苦苦追寻的问题有了答案!

一直苦苦追寻的命运自由在这一剑后也有了结果!

朝闻道,夕可死,他的现在即是永恒!

只可惜,那三个字,再没有机会对她去说了。

或许,这也是一种永恒。

永恒之下,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就让一切终结在这一刻!

天罚道剑的剑意威能再次攀升,无限攀升极限,整个心之剑域也在这一瞬极速收缩,向着圣魔尊极杀而下!

刹那,永恒,魔龙刀碎!

圣魔尊怔怔地看着天罚道剑自他的破绽贯入,天道法则、虚无剑气开始疯狂地毁灭他的生机,而后他体内的魔源彻底失控,肉身失控,开始陷入极速地天人五衰。

“不……”

圣魔尊张口想要嘶吼出来,想要将残留的魔魂遁出,却惊骇地发现他的魔魂也被天道法则禁锢,一同陷入衰败虚无。

是归墟……

仅仅数息时间,圣魔尊便在混沌的空间之中,星星点点地归化虚无,点滴无存。

“宋思,不要啊!”

墨雪惊呼,奈何战场已陷入混沌,声音神识都无法正常传入,宋思听不到,甚至,整个战场都被极端的魔气、剑气以及无法直观的天道法则所阻碍,让他们无法看清内中的情况。

“宋思……”

叶韵林不知该怎么开口,只是怔怔地看着眼前一切!

这一刻,他体内的毁灭剑蕴不再产生共鸣,那代表着……

络岚只觉内心一空,仿佛什么东西失去了一般。

唐染红手中的仙果掉落,随着宇宙引力漂流不知去向,但她依然看着混沌的战场,毫无所觉。

紫箫默然,在场之中唯有他能模糊地看到里面发生什么。

圣魔尊这具最强的分身陨落,他的师兄也将能借此机会毁灭圣魔尊的本尊,但是宋思,紫邪的师侄,他还能回来吗?

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错?

毕竟这诸天万界,和宋思并没有什么关系,宋思并不需要为他们牺牲。

紫箫自嘲一笑,忽见一道淡紫色的剑虹自混沌之中飞出,来到众人面前,散发着淡淡的寒光。

是紫玉冰剑!

不过,紫玉冰剑此刻剑身上裂痕密布,若非还有仙界天道意志的法则残留,恐怕早就碎裂。

似是见到诸位好友,紫玉冰剑玉碎散开,众人隐约之间似听到一声笑声。

“哈!”

宋思!

墨雪、络岚、唐染红、叶韵林看着碎裂的紫玉冰剑,泪水滑落。

紫箫默然,袖袍一甩,将碎裂的紫玉冰剑收起,就在此时,他的神识一动,隐约见到部分仙界天道意志的能量在紫玉冰剑碎裂之处一动,卷起数粒寒光后消失不见。

还有希望……

紫箫眼睛一亮,但抬头一看,惊见这片被仙界天道意志隔开的邪剑域世界正陷入彻底毁灭之中,暗道不好!

“邪剑域要毁灭了,快走!”

……

多年之后,墨雪、唐染红、络岚都达到了仙帝之境,但他们在玄虚阁每人求取了一片破界帝凤羽,炼化之后成为穿梭万界的时空仙帝。

这一切都是为了寻找他们昔日的好友宋思!

南宫逸枫、叶韵林则没有选择这一条路,但他们加入了诸神游乐园,发布通往各界的特殊任务,传播道统,并借由意志投影等手段来寻找宋思的下落。

紫箫道人说,宋思并未在那一战中彻底消亡,因为他的真灵有部分被仙界天道意志带走,只等复苏后,就会在某一界中转世重生。

只是因为宋思的命格太过古怪,又被各界天道意志保护,即便他们有通天能为也无法算出宋思会在哪里转世。

也许,这只是紫箫道人劝说他们的一种说辞,不过三人都没有任何的怀疑,哪怕没能找到,也能相信宋思还活着……

一个不知名的世界,一座不知名的小山,一间不知名的道院门前,满头白发的老道打开大门,刚伸了个懒腰,低头就见一个婴儿躺在篮子内对着他笑。

“咦,好有灵性的小子!”

老道看看山野,无奈一叹,抱起婴儿,见到婴儿身下还有一枚刻着“慕”字的身份玉牌。

“原来姓慕。你那父母将你抛弃,偏偏又留下身份玉牌,说明未来还是希望和你相认。罢了,既然来到这里,便是与老道有缘,以后就叫你未名,嗯,慕未名!”

听到“慕未名”三字,婴儿脸上笑的更开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