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小说 > 反派王后拿起替身剧本 > Chapter064(真草包)

chater 064

或许在王城里, 还有那么一些有地位有才华有事业的女性,比如女伯爵蕾切儿。

但在这座北方的偏远小镇里,显然是没有的。

从贵族到镇长, 都没有被女人命令着做事过。

即使宋萩荻是尊贵的王后, 在态度上,他们当然是恭敬的, 只是在心里,他们十分不爽。

因为在他们擅长的领域,在这个只有男人的领域,一个女人跳出来指导他们怎么做了。

哪怕她是王后, 在此时的他们眼中, 那也只是个颐指气使自以为很聪明,其实什么也不懂的王后。

有些人没忍住表情, 翻了个白眼。

有些人则是没忍住声音, 冷笑出声。

还有些人,干脆什么都没忍住, 直接说道:“怎么国王陛下不来参会, 反倒派个女人来?陛下是真不重视我们, 还是在给我们考验?”

面对这些质疑, 宋萩荻说不生气, 那是不可能的。

即便她是做了心理准备才来的, 可宋萩荻依旧震惊于这些人的愚昧程度。

但同时, 她一直是个理智在线的人。

面对只需用身份碾压的场景, 她拍着桌子指着对方鼻子骂,尽情展现王后气势就好。

显然, 在这张桌子上,光靠一个身份, 无法获得别人的尊敬。甚至此时的失去理智大发脾气,反而会被人戳着脊梁骨说:“看,女人果然不能来商量正经事,只会歇斯底里。”

面对质疑,宋萩荻连眉毛都没抬一下,脸上平静得好似她又聋又瞎,既没看见他们嘲弄的表情,也没听到他们质疑的声音。

宋萩荻说道:“哦?我说的不对吗?当然了,当地是什么情况,你们本地人最清楚。如果我说的哪里不对,欢迎指正。如果我刚才的方案,哪里哪里都不好,也欢迎你们提出一个更好更优的全新救援方案。”

愿意指点江山的,还是有很多的。

鸡蛋里面挑骨头嘛,谁不会?把a改成a也叫改呢。

但从无到有,从零散到系统,从抽象到具象,就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了。

“一个更好更优的全新救援方案”,成功堵住了许多妄想逼逼的人的嘴。

大家你看看,我看看你,都有些心虚,都希望对方能想出点压倒王后方案的东西。

然而一分钟过去了。

除了面面相觑,现场除了安静,就是变得更加安静。

宋萩荻微笑。

乖乖听着,这就对了嘛。

她说道:“我也是看大家讨论了快一个小时,都没有一个系统的方案,这才帮你们总结一下。”

一根冷箭,再次直戳大家的心窝,戳得他们头都抬不起来。

“好了,救援时间就是金钱,就是生命。大家快点行动起来吧,有什么问题就找兰斯洛特·罗兰公爵,毕竟我也只懂一点理论,真正搬实事,还是得靠大家。”

前面那些话,成功树立起“这个王后不好惹”的形象,后面这句,又无形中安抚了大家。

一时间,大家也不再站在王后的对立面,纷纷鼓起劲干活去。

只有极少数的人,比如镇长,意会过来了。

他们被“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了。

这个王后,是真的厉害。

这不禁让镇长怀疑,克劳迪亚王后一个女人,都如此厉害了,那身为国王的菲尼克斯,岂不是更厉害?

也就是说,国王陛下刚来时表现出的昏庸,都是装的,只为探查他们的真正能力?

如此的过分解读,不禁让镇长打起精神来,偷偷叮嘱每一位参与者认真工作。

就算宋萩荻再聪明,镇长这离奇的心理活动,她也是没料到的。

倒是另一个“心生不满”的人,直接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了。

散会后,兰斯洛特直接来到宋萩荻的面前,上下把她的男装造型一打量。

兰斯洛特说道:“殿下,您要是个男人的话,恐怕也是个美男子。”

哟,夸人啊。

一般心脏的人,比如兰斯洛特,夸人都带着目的,绝不是单纯的夸,夸得越厉害,他的目的越难达成。

宋萩荻心里的警报直接拉响了。

果不其然,兰斯洛特接下来的一句,仍然是夸赞。

他说道:“而且您在会议上的表现,大大超乎我的意料。这不禁让我好奇,这些是爱德教给您的呢,还是您自己学习、总结来的。”

宋萩荻皮笑肉不笑,“如果我们的对话,止于现在,您后面不要跟上‘不过’‘但是’等词语,我会感谢您的。”

兰斯洛特的话语一顿,眸色加深。

面对宋萩荻的无情封堵,兰斯洛特并未住嘴,而是按照原计划说道:“不过,这个救援工作组的组长由您担任,我相信更能凸显您的能力。”

这句话换个方面理解就是:烂摊子还请您自己来,别推给我。

这也的确戳中了宋萩荻的小心思。

救援这事,上到人命财产,下到分发一块面包,事无巨细,非常繁琐。

她制定计划,要不了多久,真正执行起来,其实是一地鸡毛。

组长这个位置,谁坐,谁就别想好好休息了。

兰斯洛特不乐意也是正常的。

她立威,直接把他坑了,提前都不带打下招呼的。

宋萩荻心里清楚,但她其实,也坐不了组长的位置。

第一,她还是缺乏实地救援的经验;第二,她推进工作,远没有兰斯洛特推进工作来的方便,救援又是和时间赛跑的工作,她不如隐匿于幕后。

宋萩荻讪笑,“毕竟在场的所有人中,我最认可您的能力,也最信任您。”

夸嘛,谁不会?

“而且……我们不是自己人吗?”宋萩荻直勾勾地看着兰斯洛特隐藏在面具后的眼睛,“这个时候,也只有您能帮我了。”

两人对视了一秒、两秒、三秒。

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拉扯。

一声比纸还轻,几乎和呼吸声差不多的叹息,从兰斯洛特的嘴边溢出。

“不得不说,您的制衡术用得越来越好了,看来……我没押错宝。”兰斯洛特说着,伸手,执起一缕散落在宋萩荻肩膀上的发丝,轻轻抚摸,黑发男人的视线,陡然上抬,蕴藏着收不住的锐利。

“除开外表,有的时候我真会以为,您是个男人呢。”

宋萩荻还是微笑,“我全当是赞美了。”

……

提出方案的是宋萩荻,实际组织、管理并执行的,是兰斯洛特。

宋萩荻的方案不赖,兰斯洛特的执行力,也同样惊人。

于是原本进展缓慢的救援工作,他们来了不过一天,就展现出完全不同的风貌来。不过三天,救援工作便在有条不紊的开展中,还取得了很大进展。

当然,这当中,不论是兰斯洛特还是宋萩荻,都帮助各个执行小组,解决了不少实质性的困难。

这也让当地不少人,对这两位来自王城的贵族,刮目相看。

是的,一开始国王来慰问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只是捐点物资,走个过场。

包括镇长在内,他们觉得他们和王城的贵族们最大的不同,只是投胎能力比不过对方罢了。

而这三天下来,镇长是真心实意地服了。

这连带着,更让他认为,初次见面时国王陛下的昏庸,肯定是装出来的。

有这样的臣子辅佐,又和这样的王后是夫妻,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菲尼克斯国王陛下,也不可能是平庸之徒才对。

这三天里面真的救援工作取得了很大进展。

比如被雪掩埋的粮仓,挖出来了;比如他们救援了至少三位数的被困村民;再比如,大家齐心协力,他从未见过小镇如此和谐努力的样子……

镇长觉得,这些都是菲尼克斯国王带来的。

即便克劳迪亚王后很有可能都给国王陛下汇报了,但他身为镇长,一定要再向国王陛下表达一次感谢。

镇长来到菲尼克斯国王暂居的小楼门口,刚到门口,就被卫兵们拦住了。

卫兵们一脸的“生人勿近”,他们冷声说道:“没有陛下的召见,不许进入。”

于是镇长赶忙表明来意。

可是卫兵们仍生硬地表明:“没有陛下的召见,不许进入。”

他们好似只录了这一句话的士兵人偶。

见状,镇长虽然失望,却也只能打道回府。

也正在这时,一阵轻佻的嬉笑怒骂声,伴随着密集的脚步声,从房间里传来。

女人在一边笑,一边叫着:“抓我呀,哈哈哈陛下您抓不到我。”

“等我抓到你,就有你好看的了。”男人回道,“不过还真别说,本来我还嫌弃这荒山野岭,可在这雪景的衬托下,普通的游戏也比以前好玩了许多,比在皇宫里刺激多了。”

门外的卫兵们:“……”

门外的镇长:“……”

卫兵们冷硬的表情,在接触到镇长极其无语的视线后,也微妙地变得有些尴尬,好似他们都替如此昏庸的国王羞愧。

而镇长:“…………”

他赶紧走了。

他一边无语,一边羞愧。

把草包当高人,能不羞愧么?国王厉害个,呸!

与此同时,他更好奇了。

在王城里,国王的政事是不是也由王后代理?如果是这样,王后为什么还没有取而代之?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